/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1)
時間  2014/10/25 Sat 09:54:20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1)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10 Thu 04:50:34)

第一章:半線卦山坡,帝氣金龍捉,凡塵英傑問,伏魔添薪火。




節令立秋,櫻花與油桐竟如同約定似的紛紛探出頭。位於彰化縣八卦山脈上的一

三九縣道附近,翠綠鋪張在紅土上一處懸崖旁的密林間。一群衣著各異掛滿奇特

裝飾的男女,彷彿視覺系、前衛與文藝復興的聚會。現場氣氛緊張致眾人屏住呼

吸不語,時巧烈日當空,迫人煩燥的強度也不知是秋老虎還是秋獅子。所有人不

停擦著汗。其中一個青髮矮壯男人盯著手錶,說了一聲:「下!」


另一名高挑壯漢手拿一柄珠光寶氣的仿古之劍,運勁奮力的往地上一刺,不料劍

卻應聲而斷。那人原本如被刨過的柏油路面般的臉孔,此時又多了幾道未填平的

回補痕跡。他不吝嗇的扯開喉嚨,一邊噴著斷磚之勢的口水怒罵了一聲:「幹!

」


其他幾人失聲尖叫,有一名長鬚掃地的老者更是即刻昏厥,險些滑落斜坡,幸而

旁人急忙拉住他。一位體態勻稱的年輕女子臉色發白跪在地上,雙手不停顫抖。

她非是祈導,以常人兩倍慢的速度伸出了右手,撿起斷裂的劍身端詳半天。終於

忍不住在清秀的臉龐,顯露出扭曲不協調的肌肉,潰堤如潮迸出了兩行淚:「哎

呀!太夭壽了,這把封魔神劍……」


嬌陽的火熱在此一刻急速凍結,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斷劍之上。青髮男人四平

八穩的伸出手,接過劍身一瞧:「可恨!耗資三億新台幣,外包給神器廠打造的

神劍竟偷工減料,大事不妙!」


話剛說完,一陣陣黑氣從劍刺之地裊裊升起。青髮男見狀驚恐萬分,號令眾人急

速離去,他在離開前取下手上玉扳指埋於土中。此時雨驟然下起,是年最後一場

山區午後雷陣雨。


一名因工廠不堪虧損,被優先裁員失業回鄉不久的男子出現在附近,他叫做楚英

傑。有點菜市場名,聽起來還算有氣概。讓人不免猜想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西楚霸

王,大概也是他父母的最愛。工作態度堪稱盡心盡力,只是個性比較不拘小節,

自我感覺幽默的說話方式卻容易得罪人,在主管眼中不甚討喜。他騎著老舊機車

,緩緩在八卦山脈的銀行山上晃悠。一望滿是綠蔭的山路地處稜線上,君臨天下

般的俯視兩旁的山下城市,映襯著雨霧甚是快意。他沒穿雨衣,自我陶醉地邊騎

車邊唱歌。恰似脫出鳥籠般輕鬆,暫時拋開名與利的桎梧,沐浴在自由的空氣中

。忽然一女子從樹林堜b出,他緊急煞車仍舊撞到了女子的左邊側身。見那女子

倒地痛苦萬分,心慌不已下車察看。女子伸出滿是血的左手想拉著他,他即刻從

縹渺仙鄉的逍遙之巔,墬落到枷鎖臨身的惶恐迷霧。拿起手機停頓了一下,腦中

閃過各種可能的畫面。已經失業的他,可能還要賠償大筆的醫藥費。一番天人交

戰之後。手指微微的顫抖,決定打電話叫救護車。按下第一個冷硬的按鍵時,那

女子竟抓住他的手:「別打電話!」


楚英傑一愣:「小姐,妳被我撞傷了,要趕快叫救護車才行。」


女子神情緊張的轉頭往後看,又轉回來對著楚英傑說:「別打電話,快帶我離開

這堙I」


出其不意的要求讓楚英傑覺得莫名奇妙,還沒回過神林堣S衝出一名青髮男子。

那男子看到路旁的兩人,先是遲疑了一下然後喊著:「快離開!」


語一畢,楚英傑忽見上頭一道黑氣直逼青髮男子。仔細一瞧,竟然是一條若隱若

現的小黑龍。盤旋空中數圈,鎖定著將入口的獵物。青髮男子手中拿著奇形金屬

,口中唸唸有詞。小黑龍衝撞未果,不知是嗜血之能還是敏銳的察覺弱者,朝向

受傷在地的女子而來。楚英傑在無心理準備當中驚嚇不已,卻是本能的用身體護

住女子。隱隱約約感覺小黑龍的特殊應力,從他的背後穿過去。似乎鑽進了體內

,但是沒有穿出來,在堶措C蕩著、啃蝕著。但這只一種自我催眠式的演繹,事

實上只是先一陣涼,再一陣熱就沒了。溼漉漉的身體,難以分辨是汗是雨,還是

褲底也……


青髮男跟受傷的女子見狀,不能免俗的大吃一驚。女子忍著痛楚自己坐起身來,

近距離的觀察楚英傑眼睛,彷彿能從眼窩中尋獲什麼奇珍異寶。接著又伸出右手

摸著他的左胸,輕輕按著,並稍作游移。若說是挑逗,卻無輕挑之情。她著急的

問:「你沒事?有沒覺得那邊不舒服?」


楚英傑初次跟女生如此動作親密,甚至是連肢體接觸的感覺都不熟悉,或許這就

是學妹們口中常說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漲紅著臉,亢奮的神經卻讓發音困難,吃

力的回答著:「我……我沒事,剛剛那個是龍嗎?好像妖怪……」


「該不會是三教制元!」女子竟然張嘴一笑,還挑動兩條柳葉眉。嘴角還滲著豔

色的血,她竟然還笑的出來。只是搭配著強忍痛楚而扭曲的臉部肌肉,外表依然

狼狽不堪。楚英傑聯想到日前才看過正夯的吸血鬼系列電影,身體不免「加冷損

」顫動了一下。


「依我看是三教制元無誤,我們或許有機會了!」青髮男步伐沉穩走到了旁邊,

竟然不先理會受傷的女子,認真盯著楚英傑全身打量說著。


楚英傑從小就愛聽靈異故事,既刺激又讓人毛骨聳然的感覺讓人興奮。在這幽暗

的樹蔭下,雷雨聲、怪女子、怪男人、小黑龍讓他怎麼想都不對勁。心驚肉跳的

樂趣,與實際發生在身旁的情境完全無法相連。他退後了兩步帥氣熟練的跨上機

車,正準備溜之大吉。青髮男和受傷女子看到他的舉動都傻了眼,被梅杜莎石化

般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他。最後楚英傑還是良心不安的又走下來,蹲在女子旁:「

好吧,妳不讓我叫救護車,我載妳去醫院吧!」


「不可!請這位兄弟載她到八卦山大佛那邊去躲避。」青髮男很乾脆的說。


「開玩笑,被車撞了不送醫,竟然去拜佛?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個責任我擔不

起阿。」楚英傑腦筋恢復著理智。


突然林子又衝出一壯漢,手中握著一柄亮晃晃的斷劍,朝青髮男背後刺來。青髮

男發現時已然太晚,雖機敏的跳開,仍被劃了一道長痕。壯漢再度攻擊,楚英傑

鼓起勇氣衝向前,一個掛面腿輕鬆踢掉斷劍。壯漢改用赤手空拳攻擊他,他往後

跳跳開一大步,右腳在後微蹲,左腳在前踩了個虛步,雙手擺了個拉弓勢。壯漢

再度接近時,楚英傑看清了他的面貌。心一驚再往後退兩步,擺出同樣防禦姿勢

。原來那壯漢竟無眼白,眼框內盡是一片空洞的黑。那壯漢揮空了兩拳,怒吼一

聲,曲折反射的音浪在整個山谷都迴盪著。楚英傑只知今天恐怕是真的遇鬼了,

雙腿開始不爭氣的發軟使不上力。壯漢毫不鬆懈直取他而來,女子虛弱的站了起

來,手中彈出一細針,正中壯漢右肩。一旁的青髮男見機不可失,連續兩個空翻

閃到了壯漢背後重擊一拳。那壯漢重心不穩往前跌仆,單腳跪著、雙手伏地。晃

了兩下似乎想再站起身,卻欲振乏力。女子再拔出一細針,直接上前插進壯漢左

肩,那壯漢終於直挺挺的趴在地上安安份份的一動也不動。楚英傑緊張的再拿出

手機,女子偏著頭問:「這麼愛打電話?」


「事情越來越怪了,我還是趕快報警才是。」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不必報警,危機似乎暫時解除了。不遠處有座涼亭,我們不妨先進去躲雨療傷

,我會請求支援。」青髮男似乎不在意背後傷口的血如涓涓細流。說完話一手提

起地上的壯漢,輕輕一甩扛上了肩,跟工地的勞動者扛沙包沒兩樣。女子也簡單

的整理一下衣服,跟在其後。


「不來幫我們?」她看著楚英傑。


楚英傑傻媔怌薵漲^了一字:「喔!」然後牽著機車跟著他們來到涼亭,大概也

已覺得應該再沒更奇怪的事了。


四人到了涼亭,青髮男把壯漢穩妥的放在石椅上,先拿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女

子則從牛仔褲袋取出一個小粉盒,打開後可見到如凡士林之類的膏狀物。她自己

先塗抹在受傷處,然後再幫青髮男塗在背後劍傷處。楚英傑在一旁看著她們的一

舉一動,然後擔心的問:「真的不要緊嗎?我看妳都吐血了。」


女子一聽低頭竊笑,蝴蝶結繫在背部的長髮隨即翩翩飛舞。楚英傑這才發現,沒

有痛苦表情的女子竟然長的如此清秀。那女子跟楚英傑要了一瓶保特瓶裝的礦泉

水,楚英傑拿了出來沒有馬上遞出手:「我喝半罐了,這……」


女子二話不說,接了過去咕嚕咕嚕喝進兩大口,然後吐在地上。地板面染著鮮紅

,她表情似乎輕鬆多了:「沒事的,剛剛逃命時撞到樹咬破了嘴,不是什麼吐血

。」


「我還以為內傷,嚇死我了,要是真有事我可賠不起。」楚英傑鬆了一口氣。


「這位兄弟想不到你也會武術!今日巧遇,適時救了我們。」青髮男露出笑容。


「我原本想說一路上沒人,騎車漫不經心的,豈知太大意撞到了這位小姐。反而

幫到你們了,真是誤打誤撞。我的武術是隔代學的,祖父是一個厲害的拳師。但

是父親沒學只給了一本祖父手繪的武術精解,我從小著迷就亂練。」楚英傑不好

意思的抓抓頭。


「原來如此,忘了介紹我叫周陽;這位是我的夥伴陳芸;躺著的這位也是我的夥

伴張路。」青髮男緩緩的用手比著。


「我叫楚英傑,原來你們都是夥伴?張路先生的眼睛真怪還攻擊我們,這是啥情

況?還有那隻像龍的黑氣是什麼鬼玩意,你們知道嗎?」楚英傑像個受驚嚇的小

孩子。


周陽低頭嘆了一口氣:「我太大意了,任務執行失敗,還讓夥伴們受了傷。張路

兄弟應該是被龍氣入身了。就是你看到的黑龍,那是一種魔龍化身之氣。」


魔龍聽起來不可思議,尤其是在科學發達的二十一世紀。楚英傑摸摸鼻子,似乎

還在懷疑現在是在夢中,不然就是真的走衰運遇鬼了。他突然想起啥的驚叫了出

來:「阿,我好像也被魔龍入身了,怎麼辦?」


「的確如此,不過竟沒事。可以推測楚兄弟為三教制元體質的人,理當無礙。」

周陽不急不徐的說著。


「什麼是三教制元?」楚英傑對這個被一直重複提起的名詞發問。


陳芸:「看來你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一種特殊體質。能將儒、釋、道三教精元於

體內相互呼應,形成一種特殊能力,駕馭三教奇理。並且化卸邪魔之氣的能力,

因此稱之為制元。通常有特殊能力者為儒制元、釋制元、道制元,更強的有雙教

制元;但是,能化卸魔龍之氣的必須要三教制元才行。」


聽完如藤蔓掛了一串銅鈴般長長又饒舌的解說,似懂非懂。此時雲霧漸開,陽光

又露臉了,水珠就這樣散布在小欖仁樹晶瑩剔透,有種歐鄉浪漫的氣氛。但是楚

英傑此時卻詩意不起來,看著喪屍樣的張路更是皺著眉頭:「這位張路先生該怎

麼處理?」


「只能暫時抑制魔氣再想對策,救援已經到了。」周陽表情凝重。


「沒有人阿,什麼救援?」楚英傑狐疑的看來看去,只恨沒長出第三隻眼。


「你看!」陳芸輕鬆的說著,指著一個方向。


他跟著陳芸所指方向望去,天上有一隻大冠鳩俯衝下來,身體竟被陽光照的非常

刺眼。再仔細一瞧原來是金屬製的老鷹,還發出忽溜忽溜的叫聲。這金屬鷹停在

了涼亭外的半空中,隨即張著嘴發出一道光線,形成一個大圓光環。周陽又是一

手抓起張路,輕鬆的扛上了肩。楚英傑估算著周陽雖然有著六塊肌、人魚線。不

過那個張路,更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塊頭,目測也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體格之壯

碩讓人覺得有摔角選手的氣勢,周陽能卻輕易的單手提起他,不得不讓人佩服。


「走吧!」陳芸也站起身,毫不猶豫的拉著楚英傑的上臂。


眾人一走進光圈之內,彷若到了另一個世界。楚英傑哎呀一聲:「死定了,我真

的見鬼了,求求你們放我回人界吧!」


「見你的大頭鬼啦!這是個空間傳送器,我們已經到玉山內部了,什麼人界不人

界的亂七八糟的。」陳芸瞪著他厥著嘴,從剛剛的豪邁女俠突然變為淘氣小女孩

。


「陳芸!來者是客,更何況他是我們的救命恩人,稍微注意一下語氣。」周陽板

著臉。


「喔!」陳芸低著頭斜眼瞥著楚英傑。


楚英傑發現陳芸跟剛剛的表現判若兩人,心中浮現不少疑問。不過相較於現在的

處境,根本不是該在意這件事的時候。一邊走著,左顧右盼。這地方果然像是秘

密洞穴,見不到陽光,而是有許許多多的發光體照亮著整個通道。剛進入時的通

道佈滿岩石,除了開鑿平整之外,沒作過多的修飾。就這樣徐徐前進,來到了一

個諾大的空廳。這個大廳很難形容,不知是半球形還是蛋殼形,總之說是大到可

以當巨蛋棒球場也不為過。大廳四週有許多門跟通道,周陽領頭進了一個自動門

,陳芸跟楚英傑就這樣跟了進去。門後是類似一個圖書館的空間,內部擺設看起

來相當古老,像是走進時光隧道返回古代。書架上還有許多陳舊的書籍,跟四周

滿是金屬牆與儀表板的環境相襯,顯得不甚協調。圖書館的盡頭是一張檜木製大

桌,散發著特殊的氣味。桌後坐著一個戴著古代員外帽的白長鬍子老者,兩隻眼

直挺挺的盯著來人。


「小伙子你也回來了,咳咳咳!」老者見到周陽,高興的站了起來。


楚英傑估算著周陽大概也有四十好幾了,被叫著小伙子甚是有趣。不過這老者只

能約莫看出大概七、八十歲,叫他小伙子也是天經地義。


「曾老見你沒事真好,你是如何逃出?」周陽跟老著說著。


「我那跑的動?還不是你肩上的張路背著我逃跑,逃到一處民宅後院將我藏了起

來。他又回去想救其他人,嗚嗚……」曾老一邊流著眼油。


「這人雖個性粗曠,做事倒也細心。此番真難為他,我們要想對策解救。」周陽

找個長椅放下張路。


 「咦,你身後那小屁孩是誰?」曾老視線一偏。


楚英傑本能的轉頭往後看,後面並沒有人,那有什麼小屁孩。陳芸掩嘴笑著說:

「說你呀,還看後面,呵呵。」楚英傑聽完垮著臉,嘴巴不知在碎碎唸著什麼。


「我說曾老阿!他是我跟陳芸、張路的救命恩人,不是什麼小屁孩!更何況他應

該是三教制元者呢。」周陽一臉尷尬。


「阿!你沒唬我,這小屁孩竟然會是三教制元?」曾老一聽從桌後繞到前面來,

一邊吃力的擤著鼻涕。


「曾老!你個老不修,講話真沒禮貌,怎麼這樣叫我的救命恩人?」陳芸不服氣

。


「小芸兒怎麼又發作了?」曾老搔搔頭苦笑。


「沒事的……今天受刺激太大又受了傷,過一會應該就恢復了。」周陽平靜的說

。


周陽要眾人先到旁邊的大方桌旁坐了下來。曾老又咳了幾聲,陳芸則是睜大著兩

個骨碌碌的眼睛盯著楚英傑看。不多時一位小姐推了一車飲料跟點心過來,楚英

傑看著服務小姐長髮飄逸、眉清目秀、動作優雅,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色胚,你是要瞇瞇眼看多久阿?」陳芸又怪堜ヴ薵熊o話了。


「一邊要曾老有禮貌,自己卻很無禮;一邊盯著人看個不停,卻又罵別人亂看。

」楚英傑一臉欲哭無淚,心想這女人大概是瘋了。


只見周陽跟曾老在一旁靜看,也不搭腔。服務小姐倒是打圓場:「楚先生請別介

意!芸妹個性比較特別,她沒惡意的。對了!我叫朱妍,叫我小妍也可以。」


「服務小姐妳人真好,我就叫妳小妍吧,這樣真親切。」楚英傑靦腆的笑。


周陽跟曾老止住了笑,陳芸倏地站了起來:「服務小姐個頭!朱姐姐是我們上司

呢,整個玉山基地就你敢叫她服務小姐了。」這下楚英傑聽的差點下巴脫臼,連

忙道歉。


朱妍掩嘴輕笑:「沒關係啦,我本來就是服務小姐阿,大家別光說話請用點心。

」她坐在陳芸旁邊,檢視著傷口:「芸妹,妳受傷了?」


她將一隻鑲滿碎寶石的黃金手套戴在了左手,然後搭在陳芸的右肩閉眼不語。陳

芸深呼吸了一會:「謝謝朱姐姐,我感覺全好了。」


「那就好,辛苦妳們了。」朱妍睜開眼。然後對著楚英傑說:「楚先生,你的事

我已經知道了,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的協助,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忙呢?

」


「朱姐姐,楚大哥他人很好,如果能夠當我們夥伴真的很棒呢!」楚英傑本來要

回話,一聽陳芸這樣說他,斜眼看著她。然後緊閉著嘴唇,又把話吞了回去。


突然有人急急忙忙的跑來:「朱小姐不好了,魔龍陸陸續續衝出了一百零七條,

向四方散去。不過有一條不見蹤影,跟原本預估的數目有落差。」


「原來有一百零七條,比梁山泊少一條。」楚英傑抓抓下巴。


「小屁孩,你也知道梁山泊?」曾老嘴邊流著口水。


「沒有讀過水滸傳,也要看過豬走路吧?」楚英傑實在很想罵人,這媟|不會沒

一個正常的?不過忍了下來。


「水滸傳跟豬有什麼關係?」朱妍也噗嗤笑出聲了。


「想當年,魯提轄一拳打死鎮關西,那位鎮關西就是個賣豬肉的……」楚英傑一

派正經的說著。


「對了!情況越來越糟了,楚先生你還沒決定呢?」朱妍忍住了笑。


楚英傑一時也沒有想法,今天太多事都超出原本的生活經驗。總覺得再睡一覺起

來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了,就只是個南柯一夢。好奇問:「這一百零七條魔龍會造

成什麼問題?我不太懂。」


曾老:「小……呃……小朋友,魔龍入體以後就像張路一樣;張路是個武夫,身

強體壯的容易傷人;要是像我這種見識廣博、術德兼修的智者,就會……就會,

這一點我倒還沒想出來。」


楚英傑聽了只是摳摳鼻頭,曾老繼續說:「要是魔龍附了周陽小子的身,他有極

高的領導統御才能,可以控制各種組織,也是很可怕的。」


楚英傑看著朱妍,朱妍悶悶的說:「放心,魔龍是不會附我身的。」聽起來是好

事,不過朱妍卻露出一點淡淡的憂傷。


楚英傑心有不忍卻不好意思再問,心婼L算反正這段期間也無所事事。從小就幻

想著當大俠,能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過真正遇上了,難免還是很害怕。既然

聽眾人說自己是什麼很厲害的三教制元者,被魔龍入身了也沒事,說的活靈活現

的。倒不如當一次正義使者為民除害,只是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


「好吧!看我能幫上什麼忙,妳們就開口吧。不過先說好我是沒什麼本事的,到

時幫不上忙可別怨我。」他正經的看著朱妍。


「真的?實在太感激你了,楚先生!」朱妍笑得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楚英傑偷瞄著陳芸,一邊對朱妍說:「我叫妳小妍,妳叫我楚先生會不會太見外

了?」沒想到陳芸並沒什麼反應,只是靜靜的聽著他們的對話。


「好的,那我叫你傑哥?」朱妍。


傑哥聽起來是有點俗氣,不過總比先生兩字自然多了,楚英傑喜孜孜的點頭同意

。朱妍拿出一個小哨子給楚英傑:「今天有點晚了,請你先回家休息。這個哨子

能召喚時空之鷹,就是帶你來的金屬老鷹,你就能透過空間傳送器來到此處,等

你想來時就使用它吧。」


 「這玩意真新奇,謝謝啦!」楚英傑很高興接過哨子,掛在脖子上。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38.49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7076635.A.74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