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5)
時間  2014/10/25 Sat 09:55:03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5)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14 Mon 07:06:34)

第五章:怒戰松柏嶺,入魔人不清,茶莊顯古意,俠少會群英。





周陽的手機響了,他接起電話表情嚴肅,然後關掉手機站起身:「麻煩了,我們

要到茶莊一趟。」



「茶莊出了什麼事?」朱妍。



「西螺群武盟知道我們抓了虎溪武館的人,現在聚了一百多人來要人。」周陽。



「這些人不好處理,我找古師父陪你們去。」朱妍。



「好的,這些人解釋不清的,有古師父陪同較好。楚兄弟一起來?」周陽。



「阿,又要打架了?我們不是伏魔組織嗎?老是跟人在打……」楚英傑。



「你不知,西螺群武盟的會長,叫做杜真英,正是杜君英的後人……」周陽。



「真的麻煩了,算起來跟我還是較親呢。可惜我祖父成家後搬離雲林,到彰化市

去定居了,要攀關係恐怕不易。」楚英傑眉頭深鎖。



「傑哥!可以的話,你看情況說說情?」朱妍。



「我試試!」楚英傑。



周陽、古師父、楚英傑,另外還帶了幾名手下。經過大廳,過了一道門出來便是

松柏嶺的一個隱密茶莊。楚英傑好奇的回頭看看,通道消失了。外面鬧哄哄的一

團,充滿著打鬥聲。



周陽急著:「我們動作快一點。」說完便加速往前跑。



楚英傑跟在其後,穿過幾個迴廊。古色古香的茶莊,腹地頗大。還有花園、水池

,九彎十八拐後來到了廣場,見一大群人已經打起來了。



「各位住手!」古師父大喊。



這群人正打的面紅脖子粗,沒人停下來。古師父衝進人群,空中轉了三圈旋風腿

,雙掌拍地,震出一個空心圓形地,十幾人倒在一旁。所有人此時終於停手了,

楚英傑看的是目瞪口呆,餘光瞥見遠方的老茄冬樹上躲了一個人影。



原本站立在十幾公尺外觀戰的杜真英,後面跟著數十人緩緩走向前:「原來是古

師父,這件事你要插手嗎?」



「杜會長,三教伏魔組織與西螺群武盟原本是不相往來的。然而虎溪武館的人受

魔氣入身,引發濁水溪的水患害人無數。我們將之制住,正在想辦法解除魔氣,

並非故意抓人,此時更放不得。」古師父。



「魔氣之事我們自會處理。只問一句,放不放人?」杜真英。



「不如這樣……我到武術會當人質,等魔氣解除後再來與我交換放人。」古師父

。



虎溪武館的館主王應怒言:「人都被你們抓光了,是要滅我武館?不放就來拼命

。」語一畢馬上衝向前,一個泰山虎崩勢往古師父頭部襲去。周陽看他竟然出此

重手,古師父卻不回避,因此急忙往前替他接招。豈知對方拳勁甚強,周陽右手

脫臼倒地。古師父見狀壓抑不住怒火,出招相迎。纏鬥兩回合,王應很快趨於下

風。



杜真英開口:「就是要打是吧?」立刻也飛身過來,一掌兇猛打的古師父也招架

不住,吐血跌坐於地。



楚英傑急了,覺得這些人真是蠻橫不講理,脫口而出:「你們這些野蠻人!」此

話一出,所有人都停下手看著他。



杜真英訕笑著:「那堥茠煽小子?伏魔組織都沒人了,輪到你來說話?」楚英

傑不理他,趕緊去扶起古師父、周陽,其他手下也過來接手。



「你這臭小子,老子出道幾十年,還沒有人敢不回我話的,想死阿?」杜真英盛

怒。



「出什麼道?你做黑的嗎?」楚英傑無名火也上來了,不知那來的膽量。



這下杜真英按耐不住,顧不得身份,對一個二十多歲的無名小卒出手了。



周陽急得喊:「楚兄弟!」但是杜真英拳風已到,楚英傑一個轉身閃過,腳踩騎

龍步。



杜真英再補一個衝拳,楚英傑一個螳螂擒拿手抓住,不過對方近身用肩運勁切進

。楚英傑胸腔被撞,人彈出兩步,疼痛難忍。在地上掙扎了兩秒又爬起來,咬著

牙,擺了個游龍開架勢。杜真英似乎猶豫了起來,心中盤算著,一個無名小卒火

候雖不足,但是招招扎實。武功路數有點眼熟,抗擊能力也不弱,甚是奇怪。



楚英傑見對手雖厲害,但是自己因魔氣入體,內勁充沛。就算贏不了對手,也能

耗去他大半氣力。心生一計:「我今天要是怕了你輕易認輸,就不是楚天雲的曾

孫了!」



杜真英一聽果然被唬住了:「什麼?你是楚天雲的曾孫!」



楚英傑暗喜這次是賭對了,接著發話:「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下楚英傑,曾祖

父就是貓兒干的楚天雲。」



西螺群武盟一群人議論紛紛。王應:「少唬人了,你要是楚天雲的曾孫,怎麼會

當了伏魔組織的走狗?」



「什麼走狗?伏魔組織是伏魔救民的,難道不對嗎?習武之人的俠義精神哪堨h

了?」楚英傑振振有詞。



「小子倒會教訓人,就算你說的對,你也是欺師滅祖了。當年朱一貴忘恩負義跟

杜君英反目成仇,互相拼殺的事你都不知道嗎?」王應橫眉豎眼。



楚英傑估量著這位館主大腹便便、渾身酒氣,打起架來喘噓不停步伐紊亂,應該

是當館主享樂過頭。於是改用台語說著:「歹謝,借問一下,阿謀當年是民國幾

年?」



「幹!」王應正要衝過來,杜真英單手攔下了他:「算了,看在楚老前輩的面子

上,就別再計較了。」



楚英傑見狀也收了勢,只不過雙手下垂拳頭未鬆。樹上的人影突然放聲大笑,聲

音非常洪亮:「哈哈哈!江山輩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諸位就握手言和吧

!」眾人朝著發聲出看去。樹上躍下了一個戴著斗笠、身穿破汗杉、頸掛粗金項

鍊、手戴勞力士金錶的老者。



「你終於現身了,剛剛注意你很久,怕你發暗器偷襲呢。」楚英傑身形不變。



老者蜻蜓點水,飛快的輕功奔到楚英傑與杜真英之間,托高斗笠打量著楚英傑:

「小夥子真有精神,初生之犢不畏虎阿!」



「哇!田橋仔阿伯,你功夫真好,請問阿伯是何方高人?」楚英傑面露驚奇。



「沒禮貌,真是沒見過世面,這一代的三教聖老之一的朱由迢大師都不認得,還

說你是伏魔組織的?」杜真英喝斥。



「豬油條?」楚英傑聽的嘴開開,左手搔搔腦袋,右手摸著自己肚子。



「時代真是變了,哈哈哈!老夫來自我介紹,姓朱、理由的由、路迢迢的迢,不

是你流口水想吃的油條。」老者又哈哈大笑。



楚英傑:「阿伯抱歉,我耳背了。對了!八卦山大佛那邊的朱由老前輩跟您是?

」順手摸出口袋的一個花瓣,竟然沒有枯萎現象。



朱由迢看了一眼:「拈指花、恆河沙。原來你見過我二哥了,真是機緣。」他抓

著楚英傑的肩膀運勁,不一會兒放開手:「奇哉怪哉!竟然是三教制元,妙哉妙

哉!」



「前輩一直哉下去,我聽的快倒頭栽。」楚英傑聳了聳肩。



朱由迢從身上的粉紅色霹靂腰包,摸出一個小小髒髒的玉印,交給楚英傑:「採

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今天趁著假日來山上的農舍耕了些菜園,要下山回家了

,這玉印送你了小夥子。」



「前輩幹麻送我東西?」楚英傑接過手看了看。



朱由迢:「封玉印,照古今。切記!」說完拉低斗笠,轉身飛奔而去。



楚英傑大喊:「前輩!」朱由迢頭也不回,只是右手高舉一揮:「小夥子!有興

趣可到員林公園找我下棋,哈哈!」



王應一副垂頭喪氣貌,杜真英開口:「楚少俠真是有福氣,既然三教聖老都出面

了,我們也不好說啥。古師父,就依你們說的,虎溪武館的人就交給你們照顧了

。」說完便帶著一百多人悻悻然離去。



古師父坐地運功療傷完畢,幫周陽把脫臼的手接回,起身問:「你真的是楚天雲

的曾孫?」



「是阿!江湖事擺不平,拿出我曾爺爺的名號唬唬人,還真好用。可惜我們公司

老闆不吃這一套,也不能用拳頭扁他!」楚英傑點頭。



「當年楚前輩打遍雲林、彰化、南投無敵手,不敬他者也要畏懼三分。不過當時

他爭強好勝,樹敵不少。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以後還是少用的好。」古

師父笑著說。



「嗯嗯,古師父傷勢要不要緊?」楚英傑。



「這點傷還好,剛剛自行運功調理,等等回基地找朱小姐幫忙治療就沒事了。」

古師父。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47.203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7430395.A.93D.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