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10)
時間  2014/10/25 Sat 09:55:47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10)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18 Fri 02:43:19)

第十章:奇兵恣意搗,龍吟化險招,恩怨兩難定,岳老傳奇藥。




經過了幾天,受重傷的粘玉婷終於又醒了。她原本住在彰化縣的福興鄉,一個活

潑外向,但是聰明機警的小女孩。高中時認識了一個男孩,彼此相戀。直到高中

畢業,把男友帶到家堥ㄓ鬙嚏C結果父親勃然大怒,說出祖訓「粘岳不通婚」,

還把他轟出門。原來粘姓是遼國女真人的後代,跟岳家軍有深仇大恨,因此發下

重誓,要子子孫孫都不能與姓岳的通婚。他的男友岳成文,無奈之下選擇分手,

到外地讀大學。粘玉婷則離家出走,成了街頭女混混。直到三年前,一次兩派年

輕人的鬥毆中,險被欺負。張路恰好出任務經過解救了她,苦勸改過向善,於是

加入了伏魔會。伏魔會有一架金星人留下來的戰鬥機,是用腦波感應控制的。二

十年來無人能駕馭,直到粘玉婷的出現才能操控,重新投入戰鬥。



粘玉婷躺在醫療床上,哀戚的說:「我是不是活不久了?」



「婷妹妳放心,我們已經在想辦法了,妳不會有事的。」朱妍。



楚英傑跟陳芸回到了基地馬上趕了過來,陳芸蹲下來牽著粘玉婷的手:「婷妹妹

,妳醒了!太好了!」



「傑哥,找到朱前輩了嗎?他願不願意來幫忙破譯天書?」朱妍急切問著。



「他說暫時還不能插手我們的事,不過他有救治玉婷的方法,要我們自己去辦。

」楚英傑。



「什麼方法,請快說!」朱妍臉上一掃陰霾。



「這個方法很容易,但是辦起來卻有點棘手。油條前輩說,岳家軍有一種祖傳的

療傷奇藥,不止藥材取得不易,煉製方法也只有岳家後代知道。可惜數量極少,

通常都是保命用,不救外人,包括手下外姓大將也不例外。」楚英傑詳細說明。

這一席話勾起傷心往事,粘玉婷默默流淚。朱妍堅定的說:「既然有了方法,我

們就不能輕易放棄。」



陳芸自動請纓:「朱姐姐,這件事就交給我跟楚大少去辦。剛好他臉皮厚、肉也

粗,一定能勝任的。」楚英傑繃著臉,斜眼瞪著陳芸。



「那太好了,傑哥有你真好!」朱妍牽著楚英傑的手。



楚英傑紅著臉,用手抓抓後腦、陳芸看見了,用力的說:「楚─大─少!你一臉

笑淫淫的,在想什麼呢?」



兩人根據情報找到了岳成文,說明來意。岳成文表示,從他父親那代就沒在習武

,因此對於祖傳秘藥的製作也完全外行,只能去找他爺爺。只不過幾年前跟粘家

的那次衝突,爺爺當時很生氣,會不會幫很難說,而他自己也已經有新女友了,

不方便再管這事了。



「岳先生,你對婷妹的這麼無情。你不知道她為了你離家出走,甚至在街上差點

被糟蹋,你卻高高興興的另結新歡!」陳芸很生氣指手劃腳罵他。



岳成文淡淡的說:「當初是他們粘家自己的選擇,不能把責任都歸在我頭上。」

他去櫃子堮野X一張名片:「這是我爺爺開的武館,你們自己去找他吧,別再來

打攪我的生活。」



陳芸按耐不住,往前又要痛罵。楚英傑摀著她的嘴巴,用另一手接過名片:「我

們知道了,謝謝你!」然後拖著陳芸的手離去,到了門外。



「你是要吃豆腐吃多久?」陳芸似乎消了氣。



「被妳發現了,呵!別氣了,人家都有新女友了,何況他們祖先的誓言也很難違

背。時代進步了,有人還是拋不開過去的包袱的。」楚英傑笑嘻嘻的放開了手。



「就知道你很會耍嘴皮子!走啦辦正事去,別以為我小鼻子小眼睛的。」陳芸嘟

著嘴。



楚英傑盯著陳芸看:「其實……妳烏溜溜的眼睛水汪汪,又大又迷人說。」陳芸

聽完臉又紅了,低頭輕笑不語。



岳家武館在芬園鄉的半山腰,附近都是果園。據岳成文的說法,岳爺爺是最後一

代的館主,因為子孫都不想接,所以他收的徒弟都是外人。不過由於年紀大了,

徒弟不到十人。楚英傑二人很快就循著名片找到了地點,門外無人,進了門庭也

一片安靜。楚英傑覺得情況有異,趕緊到後院察看。只見地上十幾具屍體,有幾

個人還在哀號,想必是經過了一場激烈的廝殺。另外有十幾個壯漢圍著一名老頭

子,那老頭子已氣喘噓噓。陳芸拉住他的手作勢安靜,躲在牆邊偷聽。只聽一個

帶頭著壯漢說:「我說岳老,都這個節骨眼了你還不投降,就怪不得我們了。」



岳爺爺:「你們這些邪魔歪道,我岳家是不可能跟你們同流合污的,要打要殺就

別廢話了。」提了一口氣,重新擺了個開架勢。



帶頭壯漢:「岳家軍果然名不虛傳,折損了我們好多手下,想不到骨頭還這麼硬

。上面有交待,不降者殺!」



十幾名手下正要往前衝,陳芸抽出三根針射向他們,馬上倒了三個。楚英傑跟著

也搶出,凌空飛躍,兩腳各踢翻一個。對方先是一驚,馬上將目標轉向兩人。交

手之間,明顯感覺到這群人的武功,比西螺的虎溪武館更強。而且觀其眼神無著

魔跡象,除了剛剛偷襲之外,剩下的人並不好對付。之前在興賢書院,朱由迢有

傳他一些儒教武功的口訣,他趁打鬥的空檔,試著將內勁運行經脈。然後學著古

師父之前在茶莊的動作,空中使出三個旋風腿,一掌拍地,果然震退眾人。陳芸

跟他搭擋的默契越來越好,左轉身、右轉身連發六針。只剩一旁觀看的帶頭壯漢

,與另外兩名穿大衣的男人。帶頭壯漢見楚英傑竟如此了得,雖是驚訝,卻很快

鎮定下來:「那堳_出來的渾小子,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不過你的好運到此為止

。」



兩名大衣男往前一步,陳芸對他們各射一針,卻噹噹落地。那兩人臉上邪笑,掀

開大衣露出身上的金屬鎧甲。手中都握著一把怪樣手槍,對準陳芸。陳芸往後正

要退,那兩人高舉槍。楚英傑一急,衝到陳芸前面擋著,被手槍發出的兩道閃電

擊中,痛苦的躺在地上哀號。陳芸見狀,不顧敵人當前蹲下去扶著楚英傑。一手

摸摸他的胸膛,緊張的看著他。



那兩個鎧甲大衣男再度舉起閃電手槍,對準陳芸。帶頭的壯漢喊聲:「慢!這個

辣妹姿色不錯,別傷了她。我們抓回去慢慢享用吧,哈哈哈!」



岳老爺不顧身上的傷,走到壯漢面前:「你們的目標是我,我不反抗了,你放過

這兩個年輕人吧。」



壯漢:「早知如此,識相一點早早投降,何必犧牲著麼多人?你要跟我們走沒錯

,但是這個辣妹放著不用太可惜了,她也得跟我們走。」岳老爺一聽,口吐鮮血

咳嗽不已:「你們這些畜牲,咳、咳、咳……」



壯漢對著兩個大衣鎧甲男說:「好了,把地上的廢物弄醒,帶走這三個人。」被

陳芸細針射中的手下們紛紛醒來……



楚英傑止住了哀號,吐了兩口痰:「說什麼呢?」然後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壯漢睜大著眼:「不會吧,中了閃電槍還站的起來,你皮可真厚。」



楚英傑臉部肌肉抽搐著:「還你一句你剛剛說的話,你的好運到此為止!」接著

運勁,雙手左比右畫。最後雙掌向前用力一推,天靈蓋衝出一道金光,變成一條

小金龍,穿過兩個大衣鎧甲男。那兩人慘叫一聲,跪倒在地。



帶頭壯漢先是一愣,回過神下令:「快撤!」



一群人扛著受傷的,暈倒的人快速離去。楚英傑不一會兒跌趴在地,接著暈死了

過去,再醒來時,發覺自己已躺在醫療床。揉了揉酸軟的眼皮,發現粘玉婷坐著

輪椅守在他旁邊。陳芸則是直接坐在醫療床旁的地板,半身趴在床邊睡,微露豐

滿的上圍,楚英傑偷瞄了一眼。他想起身,覺得全身無力的像軟糖一樣。粘玉婷

發覺了:「楚大哥,好點沒?」



楚英傑看看粘玉婷氣色是好多了,反倒換成自己躺在床上,傻笑著說:「妳好呀

,我被閃電擊中的地方不痛了,不過全身都沒力氣,軟趴趴的……」



粘玉婷露出了微笑:「都是我害的,素昧平生,竟然讓你冒著危險去幫我找藥,

真過意不去。」



陳芸被兩人的對話吵醒。看著楚英傑已經醒了很是開心,不過笑中帶淚:「楚大

少,你醒了,嚇死我了!」



楚英傑試著活動雙手,勉強撐起了身體坐著:「陳芸阿,妳偷哭喔?」陳芸一聽

,伸出手指又往楚英傑頭上敲下去。



粘玉婷在一旁要阻止已來不及,搖了搖頭。此時有位陌生的男子走了進來。那人

步伐沉穩,身體精壯,兩眼迥迥有神看不出年歲。楚英傑跟陳芸都轉頭看著他,

粘玉婷則是先開口:「謝謝你!朱姐姐說我恢復的很快,這個傷藥的配方很有幫

助,以後伏魔會也能派上用場。」



那男人點頭致意:「要說感謝的應該是我,要不是這位少俠捨命救了我師父,我

會懊悔一輩子的。」



這男人叫做張一海,是張路的大哥,也是岳家武館最傑出的弟子。原本已經在台

北作生意,聽說張路出事,特地趕下來。沒想到岳家武館也出事,幸好楚英傑即

時救下老館主。當初張路被吸收進伏魔會,張一海並不贊成。他覺得自古以來,

練武之人都是一窮二白,決心到台北發展。



楚英傑:「救了你師父?」



張一海:「是的,我是岳老館主的關門弟子,不過十幾年前就離開彰化,到台北

去發展了。感謝楚少俠救了我師父,他老人家決定關閉武館了,而我是特地來協

助伏魔會的。」



朱妍聽說楚英傑醒了,也特地來探視。看到眾人正聊的起勁,露出輕鬆的表情。

楚英傑一見到她,眉開眼笑:「小妍妳也來了,想不想我阿?」朱妍被他這麼一

虧,倒是平淡,面帶微笑:「傑哥,我好擔心你呢?這次你跟陳芸救了好多人,

當初真沒看錯你!你們幾位都已經相互認識了吧?」



楚英傑:「對阿,沒想到岳家武館有這麼英挺的弟子呢,還是張路的親兄弟。粘

小姐也好多了,看了真是開心。不過,我怎麼全身軟趴趴的?這該如何是好阿?

」



朱妍走近床邊,握著楚英傑的手:「傑哥,你被閃電槍擊中的傷,我已經用金星

手套幫你治好了。不過,唉……」



楚英傑聽朱妍唉了這麼一聲,緊張了起來:「不過?很嚴重嗎?難到換我該沒命

了?」陳芸這次變的溫柔,雙手抓著楚英傑的手臂:「楚大少,你為了救我把原

本吸收到的龍氣放出,現在龍氣已經散逸。內勁虛耗過度,一時半刻是恢復不了

,但是啥大礙,靜養就好了。」



「所以,我又變回遇到妳之前的那個弱雞了?」楚英傑點了點頭,神情有點落寞

。



「你是我的英雄,不是弱雞!」陳芸語氣堅定。



「哈哈,我的地位提升了,真是難得阿,什麼時候要開慶功宴?」楚英傑勉強擠

出笑容。



眾人在一旁聽了也笑嘻嘻。陳芸瞪著他嘟嘴,奪命指又出現狂戳楚英傑的頭:「

吃吃吃,吃你個頭啦!」



「是該好好辦一桌,我們不但救回了婷妹,還多了一個張大哥。加上傑哥也醒了

,辦桌的事就包在我身上。」朱妍倒是一本正經。



「咦?我好一陣子沒看到周陽了呢,他在出什麼任務嗎?」楚英傑東張西望。



「嗯!」朱妍不多說,只是輕輕的一個字。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70.6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7760200.A.59E.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