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11)
時間  2014/10/25 Sat 09:55:55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11)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19 Sat 03:24:13)

第十一章:龍氣自散逸,戰神遍古籍,玉山恐間現,全貫記憶齊。





在楚英傑修養的期間,陳芸並沒有出任務,天天陪著他。朱妍請曾老挑選了一些

有用的書,希望他能好好研究,陳芸也一起閱讀。只不過那些書籍,雖然其中有

不少三教相關的的書,卻鮮少出現在市面上,甚至是一般圖書館也沒有。原來有

許多都是代代相傳的密卷古籍,不曾編入四庫全書之內。讀起來是本本驚奇,楚

英傑從小就受到父親影響,閱讀能力不錯。古籍所書之事,不懂之處看個兩三遍

依然能豁然開朗。陳芸有疑難,還要請他解說。



玉山基地之內,據說只剩下一架金星人所留下的戰鬥機。自從粘玉婷遭襲,至今

仍在修復中。因此這段時間內,有發現遭魔氣入身的人作亂,都由張一海與粘玉

婷搭擋,出外勤處理。曾老說過,張一海的武功比張路更上一層。原因不只是岳

老的得意門生,他還曾拜員林鎮東門的一位人稱「老羅仙」的人為師。這位「老

羅仙」據說跟西羅七崁的人有所交集,本身則是專精於漢學、醫術、武功。說起

來,張一海更是一位深藏不露的人。只不過他當時覺得,在科技與物質發達的時

代,過著窮苦的武人生活沒啥意義,因此專心經商。粘玉婷雖然只到伏魔會三年

,所受的訓練跟陳芸相同,但是她非常獨立勇敢,所以在各方面表現也不弱。



朱妍時常閉關修練,很難想像她只有二十六歲,跟楚英傑、陳芸都同年,肩上卻

要扛著重任。閉關期間,許多事物都交給各組組長全權處理,像是科學組的林程

遠、行動組的周陽、資料組的曾老;另外,還有一個的特別的長老議會,這個議

會跟一般人並不接觸,通常只有朱妍跟他們有聯繫。也因此,沒人知道這個長老

議會是哪些人、長什麼樣、做什麼事。



某天張一海在探視張路之後,來找楚英傑。他眉頭糾結:「楚少俠,你是三教制

元者,聽說當時魔龍入身之後,能化魔氣而成金龍,難道救不了我兄弟嗎?他跟

虎溪武館的那些人一點起色都沒有。」



「這一陣子我研究了不少奇書,也是試著尋找各種方法,其中有幾項可以一試。

」楚英傑。



「是嗎?快說!」張一海睜大眼。



「三教制元者能對魔氣免疫,是因為三教海納百川之內周天運行,能將魔氣化除

。因此不受危害,還能納為己用。另一種很特別,就是本身具有帝王龍氣。當然

這個也是天生的,勉強不來。小妍說她不受魔龍入侵,大概就是此理。」楚英傑

專心分析。



「還有呢?」張一海催促著。



「本身擁有道制元能力的人,如果學習到高深的道教除魔術;或者釋制元者,能

夠學到高深的禪修術,都能將己身魔氣壓制。」楚英傑繼續緩緩的說著。



「我兄弟在武學方面造詣不錯,但是據我所知,他並沒有三教的任何一種制元能

力。畢竟這是少有的能力,玉山基地的人大多也沒有。」張一海垂頭喪氣,失望

的說著。



楚英傑吞了吞口水:「別急,我還沒說完。」



他拿出一本書,翻了幾頁停下來。上面有一篇是文天祥的正氣歌,旁邊有一則註

記,寫著「正氣歌暗訣」。這本書是清朝初年一位儒制元高人寫的,他破解了正

氣歌暗訣,不過用另一種密語寫成「浩氣除魔精要」。這是要儒學淵博精透的人

才能解開,楚英傑先想到的就是朱由迢大師。他要張一海拿著書去拜託朱由迢,

豈料朱大師又不知雲遊何處。張一海想到了他的另一位恩師,也同住在員林,就

是「老羅仙」。來到了老羅仙住所,發現他年事已高,一樣不收門生了,在自家

的院子內的躺椅上,抽著煙斗看著書。張一海甚喜,將事情一五一十說清楚。老

羅仙決定出手相助,但是破解不易,只能要他先回去等破解完再通知。



楚英傑翻遍古籍,除了記載三教各種制元的能力、各種秘術。卻找不到能力的由

來,苦悶不已。朱妍出關後再次來探望,楚英傑將疑問向她提起:「小妍,為什

麼有人會有制元能力,妳知道這是怎麼來的嗎?」



朱妍:「其實有制元能力的人很少見,曾老只知道這種能力如果加上深厚的修為

,可以互相感應到。而我的父親那一代還知道秘密,可惜他跟金星人因為同一個

意外過世,來不及將秘密告訴我,當時我才滿週歲。」



「原來如此,又害妳想到傷心往事,真抱歉!」楚英傑。



「說起來有點奇怪。」陳芸。



「哪堜ョH」楚英傑。



「聽說我也是一歲的時候被收養,帶到玉山基地的呢?」陳芸托著下巴。



楚英傑想起楚老爹說過的話,也覺得事情有所蹊蹺,三教聖老也是二十五年前去

找他的。三人說著說著,覺得二十五年前同時發生了不少事,越發疑惑。



朱妍把曾老找來,一起加入談話:「曾老你能再說一下二十五年前,玉山基地的

那場意外嗎?」



曾老有點激動,又咳了幾下:「當時我歲數已經不小,但是能力太差。一樣只是

做一些打雜的工作,不過多少知道一些事情。」



他坐下來,努力的回想著。在二十五年前的某一天,玉山基地很熱鬧,來了很多

客人。他記得這些客人有金星人自己在地球結交的朋友,有的則是其他國家的科

學跟伏魔組織人員。三教聖老之中的道制元者─朱由甦─也在其中,還有玉山基

地上一輩的成員,以及很多未知身份的人。當時是個秘密會議,伏魔會的首領,

也就是朱妍的父親─朱昭天─,協同金星人帶著貴客到一個實驗室。他們開會的

內容,除了參加的人知情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怎知幾天後,實驗室爆炸,時

空塌陷。科學組的林程遠只好將實驗室時空凍結,當時他只是個二十歲的天才小

子。周陽當時也才十幾歲,只是行動組的成員,很快的把基地內的混亂場面控制

住。最後,由長老議會決定讓朱妍接班,重整伏魔會。但是她才一歲,主要都是

由長老議會決議大事,林程遠跟周陽則升為組長,曾老也被任命為資料組的組長

。朱妍跟陳芸都被同一個長老的侍女收養,陳芸據說是其中一個與會人員的女兒

,但是無從考證。不過那次意外之後,伏魔會的精銳盡失,只留下長老議會,以

及資深的較低層人員。靠著剩下的設備跟資料,一點一滴重建伏魔組織。



「為什麼會發生爆炸?」楚英傑問。



朱妍並不回答,面色有異。曾老吞了口水:「聽說是有人暗中破壞的。」



「原來我不是路邊撿來的,之前都沒人跟我說。」陳芸抗議著。



「呃……我年紀大了,環境污染食物殘留重金屬的吃多了,很多事都記不起來,

妳也沒問過我」曾老辯解著。



楚英傑觀察到朱妍的表情相當不自然,眼神越來越奇怪,似乎對著他做出小到可

以忽視的搖頭動作。覺得她有什麼話想說,卻不願開口。陳芸認真的追問曾老有

關自己的身世,曾老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著,打著迷糊仗。



朱妍要陳芸扶曾老回圖書館,順便整理一些要帶來給楚英傑看的書。兩人離去時

,楚英傑先開口:「小妍是不是有什麼話跟我說?難道是跟陳芸的身世有關怕她

聽見?」



「不是的……」朱妍低聲說。



楚英傑掀開病床的棉被勉強站起來,但是有點重心不穩又坐回去。醫療室設計的

很人性化,雖然是在山洞中,卻弄了一個大螢幕偽裝成窗戶,真的可以看到山外

的景色。



「我是不是沒用了?」楚英傑淡淡的問。



「怎麼會?你加入伏魔會不久,建立不少奇功,怎麼有如此想法?」朱妍急著說

。



「可是你看我現在成了廢人,什麼事也做不了,連妳的心事也不願跟我說。」楚

英傑嘆著氣。



「傑哥你誤會了,我是想跟你說一些事,但是很猶豫該不該講。」朱妍面露憂慮

。



「妳就說吧,經過了許多事我現在觀念已經改變了不少,況且妳都已經把人支開

了不是?」



朱妍搬了張椅子朝向偽裝成窗戶的螢幕,扶著楚英傑的手臂讓他走下床坐到椅子

上。她緊貼著楚英傑的耳旁說話:「我們要提防一些人。」



楚英傑不解其意,睜大著眼睛看著朱妍:「提防?」



朱妍深吐一口氣:「是的,伏魔會出過許多狀況,但是其中的幾件都太不尋常了

,我懷疑玉山基地出了內賊。」



這麼重要的秘密基地出了內賊可不是小事,楚英傑有點驚訝:「不會吧?」



朱妍緩緩說著:「有幾件事你仔細想想:封魔神劍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會偷工減

料?八卦山的魔龍之氣是近百年來最嚴重的問題,竟然被一個偷工減料的事就搞

的前功盡棄。我們可是花了五年,耗盡人力、物力才找出淨化魔氣的方法。怎麼

就在最重要的一刻突然出錯?」



楚英傑一聽深覺有理,追問:「還有呢?」



朱妍拿出金星手套:「這隻左手套傑哥看過了,而右手套早就失竊了,誰會去偷

?」



楚英傑搔搔頭:「妳之前不是說遺失了嗎,現在能確定是被偷的?」



朱妍戴起手套:「這雙手套是會互相感應的,我只要催動思想,就能感應到右手

套在地球的那個位置。可是我感應不到,表示手套被刻意屏蔽了,而且還是很高

超的屏蔽技術。」



她脫下手套繼續說:「自從魔氣外洩後,目前只有張路跟虎溪武館的人被入侵,

之後就再沒消息。已知出現的小黑龍有一百零七條,被你吸收掉又少一條,再扣

掉十幾條在虎溪武館的人身上,那剩下的呢?」



楚英傑越聽越有興趣:「經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我們剛要去找岳爺爺,他們

就馬上出事。好像事先有人知道消息,早了我們一步?」



朱妍:「對!有太多事太奇怪了,這是相當嚴重的問題,傑哥也注意到了?」



楚英傑點點頭:「嗯,本來是妳要我做啥我就做啥,高層的決策我也不太在意。

不過跟油條老前輩聊過之後,想法漸漸有了改變。那麼妳覺得誰是內賊?」



朱妍又猶豫了一下才說:「我不該隨便懷疑誰,隨便就將人扣上內賊的大帽子,

只能說我們要開始提防一些人了。」



楚英傑眼睛直盯著朱妍,期待她說出人名。



「這件事我只告訴你,我們要提防林程遠、周陽跟曾老,他們之中的一個必是內

賊,只是無法確定是誰。」朱妍。



此話一出,楚英傑差點從椅子跌落:「哩工瞎毀?」他扶著倚背坐穩:「玉山基

地的三大組長都是握有重權的前輩呢,這還得了?可是妳把這麼重要的事告訴我

,不怕我是來臥底的?」



「我知道你不是!」朱妍斬丁截鐵的說。



「這麼相信我?呵呵!不過妳怎麼知道內賊是他們三位之一呢?」楚英傑。



「要不是發生了那麼多事,我也不會考慮到內賊的問題。開始思考、調查之後發

現一件奇怪的事,二十五年前那場爆炸,出現在附近的就只有他們三位。」朱妍

說。



「這樣是有點可疑,不過證據薄弱阿。也許是預先裝炸彈,遙控或定時引爆,也

說不定是什麼超高科技隔山打牛之類。」楚英傑搖頭。



「你說的可能性是有,問題是他們三個當天都不該出現在附近。林程遠那天的行

程是在神器廠談和約;周陽那天應該在大肚山打骷髏怪;曾老應該在中央圖書館

開會。以他們當時的職位而言,都是難得的機會。結果他們竟然都沒去,而是出

現在現場。」朱妍仔細的回想調查內容。



平常只看推理劇,但是沒仔細用過腦子思考,只是呆呆看完。這下許多疑點出現

,倒是讓楚英傑的腦神經恢復了連結。「經妳這麼一說真有點不尋常。」他睜大

著眼睛。



「你能幫我嗎?」朱妍。



「怎麼幫?」楚英傑豎起耳朵。



兩人就這樣交談十幾分鐘直到陳芸回來……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70.6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7849054.A.118.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