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14)
時間  2014/10/25 Sat 09:56:14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14)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22 Tue 03:24:31)

第十四章:現實盡崩毀,科技如危累,計中仍有變,河沙凝成堆。




浩浩蕩蕩一群人回到了玉山基地,兩幫人馬都各有損傷。朱妍將傷者分批治療,

敵營的人則空出一間大房關押。聽取了周陽他們幾位的報告,似乎整件事都已經

相當明朗了。科學組的人員堻ㄛO無辜的,林程遠的人馬全都轉移到了嘉明湖,

而他本人在知道玉山基地這邊的行動時,第一時間也溜走了。朱妍傷心的趴在會

議桌流著淚:「為什麼林叔叔要這麼做……」



「朱小姐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了!嘉明湖基地擺明就是想要取代伏魔會的地位,

究竟還有多少隱藏實力,不可不積極處理。」周陽相當鎮定。



「根據我的評估,我們這邊科學組元氣大傷,但是行動組的實力不受動搖。相對

的根據那賊壯漢的說法,林程遠那邊的戰力已明顯不足。我們還是非常有優勢的

,第一步就是找出他正確的巢穴位置。」楚英傑努力的聽眾人說法及讀取各項資

料,做了一些分析。



「楚兄弟越來越了不得了,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再過不久我大概可以退休了,哈

!」周陽豎起大姆指,楚英傑倒是低頭害羞起來。



「既然周叔叔也同意傑哥的說法,那我們就擬定計畫一舉反攻嘉明湖吧!」朱妍

稍稍寬心。



眾人正在熱烈討論,基地內突然傳出一聲爆炸巨響。有人緊急來報說二十五年前

爆炸的實驗室又再度爆炸了。眾人大驚,當初爆炸後引發時空塌陷,是靠林程遠

凍結時空的,想必這次是他的絕地反撲。如果不及時再度凍結塌陷的時空,估計

影響範圍是整個玉山基地,將被微型黑洞吞噬。朱妍緊急召集所有科學組的小隊

長及最精英者到場研商,只來了三位女子。



「不會吧!科學組就剩……」朱妍臉色蒼白。



「報告朱小姐,科學組的主力都被林組長帶走了,因為他重男輕女,所以從來不

把我們三位當成延攬對象。」一名女子說著。



「請問這位是?」楚英傑好奇的問著。



「楚先生你好!我在基地見過你幾次,聽說過你精彩的事蹟真讓人佩服。我叫沈

昭蘭,我們三位是目前玉山基地內最後還有能力掌握核心技術的人員。還有,和

平島基地失蹤的沈宏是我弟弟。」那女子說著。



「我們到現場沒發現他,也不在傷亡名單中,有可能被抓走了。」陳芸補充。



「我知道,至少他曾經堅守到最後一刻,我感到非常榮耀。」沈昭蘭雖然這麼說

,仍難掩臉上的哀傷之情。



「時空塌陷的處理情況如何呢?」朱妍焦急的問。



「這個我們已經處理了,馬上能修復,不過……」沈昭蘭。



「不過什麼?」楚英傑自從受傷後不能出外勤任務,對於其他問題的關切倒是越

來越熱衷。



「林隊長安排的這個襲擊計畫不太合理,他應該知道以我們的能力可以輕易的化

解。只怕這是個起手勢而已,經過這次爆炸,我們基地對外的最高防火牆要花時

間才能修復。」沈昭蘭明白的說。



「基本上沒了最高防火牆,第二級防火牆還是可以擋掉所有入侵吧?」朱妍托著

下巴。



「是這樣沒錯,除非……」沈昭蘭話正說一半,會議室內閃出了八道人影。眾人

一驚,分散開來。陳芸跟周陽快速地擋在朱妍前面,張一海站到楚英傑旁邊,古

師父則原地不動擺出開架勢。



人影漸漸清晰,其中一人開口:「除非用心靈傳輸術,否則過不了第二級防火牆

,哈哈哈!」另外七個影子也排成了陣勢。



周陽通知大批行動組的人員過來護衛,將會議室團團包圍。八個人影終於完全成

形,帶頭的就是林程遠,另外七人竟然是各色人種,個個人高馬大全身重裝備。

林程遠不急不徐的說著:「你們人再多也沒用,我旁邊這七位是美國政府跟澤塔

星人經過基因改良培繁殖出的最強人類。無論是戰技、體能、裝備都不是你們任

何一個人比的上的。由於事發突然,我的計劃被你們提早知道,不然是不會動用

這最後王牌的。」



朱妍:「原來你跟澤塔星人搭上線了,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林程遠嘆氣搖頭:「情勢所逼,反正你們都要死了,講再多也沒用。」



兩名行動組手下用閃電槍射擊林程遠,豈料被一個力場牆擋住。七名戰士之中一

個人隔空揮動一把水晶短劍射出光芒,兩名手下當場弊命。玉山基地眾人皆冷汗

直流,不敢再輕舉妄動。林程遠緩緩的說:「你們還不懂嗎?我們是用心靈傳送

術過來的,這個技術是先開啟一個空間結界,結界內外是兩個世界。講明白一點

,我們八人在這堙A也不在這堙C」



朱妍激動的說話的聲音都有點沙啞:「林叔叔你為什麼變成這樣!」



林程遠一樣慢條斯理面無表情的說著:「朱小姐……當初受到伏魔組織的栽培,

算是有恩於我。燕雀豈知鴻鵠之志?妳們不會懂的。其實我們也無冤無仇,我考

慮一下可以給各位一條活命的機會。」



朱妍:「什麼機會?」



林程遠:「很簡單,整個伏魔組織由我接管,願意留下來輔佐我的可以當我手下

。至於想離開的也可以,有武功的全部斷筋脈,科學組的人全部洗去記憶。而妳

……用天玄素女功將青龍之氣讓渡給我。」



朱妍漲紅著臉怒罵:「最後一點辦不到!」



楚英傑聽不懂看著朱妍:「什麼天玄素女功?」朱妍臉色越發鮮紅低頭不語。



陳芸忍不住:「楚大少你最近書看那麼多都沒讀到?天玄素女功就是……哎呀!

就是一種純潔之女練就的內功,其中有一招可以經由那個……然後把全身的內勁

與天賦轉渡到一起那個的男人身上。」



楚英傑聽完瞠目結舌偷偷看著朱妍,右手在背後偷偷活動。



林程遠:「如果不能達成協議,為了永除後患,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將不能活著

離開了。」



楚英傑勉強擠出笑容走上前兩步:「是嗎?聽說不能離開的是你們吧?」



林程遠聞言一愣:「你說什麼?我知道你是後起之秀,不過你完全搞不懂狀況吧

?現在的你完全沒有金龍之氣,傷重又還沒痊癒,想死可以把你排第一個。」



楚英傑猛力一呼吸:「林大叔阿林大叔,你錯估情勢了。」他從口袋取出一瓶金

鋼沙,然後對著林程遠說:「你看過變魔術嗎?」



林程遠困惑不已:「你想耍猴戲嗎?好!就給你耍弄一次的機會,耍玩就是你命

終之時。」



楚英傑終於露出自信的笑容,打開金鋼沙的瓶口用力往上灑:「看好了!拈指花

,恆河沙。」當沙子往下飄落之時,他雙手舉在半空中如風吹楊柳舞動,起了一

陣旋風把沙子捲動,環繞力場四周越轉越快然後汽化成霧狀。那八人覺得有異,

緊張的舉起武器面對四方戒備。迷霧布滿力場圈四周時,楚英傑又開口:「恆河

沙,拈指花。」然後雙手合十。



林程遠見沒啥特別情況放心許多:「果然只是耍猴戲,你受死吧。」話剛說完。

朱妍親自下令:「所有人射擊!」



玉山基地的人便拿閃電槍對八人瘋狂攻擊,對方無力招架紛紛倒地痛苦難當。楚

英傑擦著汗:「果然夠猛!尋常人被打中一發早就癱了,這些怪物挨了上百發才

倒,太嚇人了。」



林程遠止住痛苦的哀嚎:「怎麼可能……」



周陽先下令:「全都捆了。」手下們紛分上前將八人又綁又銬。陳芸接著一人刺

上一針。



朱妍對著楚英傑會心一笑:「傑哥真有你的,沒想到這招真的奏效了。」



楚英傑撓撓頭傻笑:「其實我有先偷偷試過了,多虧了朱由老教我這招。我可是

翻遍古書,悟很久才悟出呢。」



陳芸眼睛閃亮亮的看著楚英傑:「好神奇喔!你不是沒了龍氣人也虛了,怎麼弄

到這怪招的?」



楚英傑得意的拿出一片花瓣遞給陳芸,陳芸接過手:「咦?這不是朱老前輩給你

的花,竟然沒枯萎,還硬梆梆的呢。」



楚英傑哈哈大笑:「當然硬梆梆啦!」



陳芸又猛戳楚英傑的頭:「硬個頭啦,能不能正經一點說話!」



楚英傑解釋著。原來當時朱由老跟楚英傑相遇時,知道他就是三教制元能力者。

於是將金鋼沙灑於手上運起神功,拈花之後將霧化的沙子全逼進花瓣,因此永不

凋謝。那些並非普通的沙子,而是朱由老根據古籍收集多年加以煉製的。不僅能

代換掉物品的原本成份,還能阻絕子空間量場。因此藉由心靈傳輸術創造的異空

間被截斷掉,林程遠八人被困在了會議室內,並過於自信喪失攻擊先機。這個秘

密事先只告訴過朱妍,因此其他人皆又驚又喜。周陽、張一海等眾人對楚英傑此

一舉相當欽服,只是曾老在一旁氣色不佳,默不作聲。



朱妍對著林程遠說:「想不到林叔叔竟然為了自己的野心背叛組織,還狠下心來

在二十五年前將伏魔會及世界各地精英一舉消滅。甚至不顧天下蒼生,阻撓魔龍

的封印,太讓人無法置信了……」



林程遠用力的往地上咳了一灘鮮血:「等等!就算我犯下彌天大錯要殺便殺,但

是也不能把所有罪都往我身上扯吧?」



曾老偷偷的往門邊走過去,楚英傑發現他形跡可疑,快速的擋在門口:「曾老要

去哪?」



曾老咳了兩聲:「小屁孩讓開,我尿急。」



林程遠苦笑:「呵呵,第二號兇犯抓住了,頭號殺手卻想尿遁。」



所有人把眼光投向曾老,曾老急了:「小林你別瞎扯了!楚屁孩你讓是不讓,我

憋不住了。」



周陽這時也跑過來,一手抓住曾老的肩膀:「聽他說完。」



林程遠相當虛弱:「朱小姐想知道天大的秘密最好先幫我治一下,不然沒說完一

命嗚呼,是妳們的損失。」



朱妍往前走,周陽急喊:「留心!」



朱妍回頭說:「沒關係的。」然後蹲下來拿出左手套開始幫林程遠治療,陳芸跟

張一海則挨在旁邊保護。



林程遠爬起,盤坐在地:「謝謝!果然有皇者氣度,或許我真的做錯了。」他深

身的呼吸了一下繼續說:「首先我要認罪,鑄神劍的錢我是挪走了一億,但是並

沒有偷工減料。因為我是虛報價錢,放出魔龍對我也沒好處。澤塔星人想要報復

金星人,但是對他們的科技無可奈何,所以找上我表明可以毀棄幾十年前跟美國

簽定的合約,並且幫我建立嘉明湖基地。」



楚英傑:「所以當初嘉明湖靈異傳說是假的,真相是你們要將科學組人員以失蹤

為藉口轉移到該處?」



林程遠:「這點你說對了,包括經費短缺的藉口,其實是趁機用心靈傳送術跟澤

塔星人條件交換,什麼金星科技拍賣會只是個晃子。當然,粘玉婷的金星戰鬥機

跟和平島基地的衛星對於我們的新基地而言是最大威脅,所以……」



陳芸相當憤怒:「原來婷妹妹也是你害的,她已經有身孕了你知道嗎?實在太狠

心了!」



林程遠再吸了一口氣:「那兩個隕石是澤塔星人的部下所架駛的飛碟偽裝的。說

真的粘玉婷真是罕見的人才,兩架飛碟得來不易就這樣被她毀了。」



朱妍追問:「那二十五年前的爆炸案?」



林程遠苦笑:「曾老!敢做不敢當阿?要不是你,我今天也許不會這麼淒慘!」



曾老想掙扎,周陽抓他甚緊。



林程遠:「那天是一場世界精英大會,由朱統領跟金星人召開。想發表新的實驗

成果,並且要求世界各地的能人為百姓們謀福,而不是爭權奪利。我一直想當世

界第一的科學家揚名立萬,當天翹班跑回基地想偷偷參與盛會。誰知走到門口附

近已經發生爆炸,曾老鬼鬼祟祟的躲在旁邊偷看也不求援,手中還拿著金星右手

套被我撞見。」



朱妍癱坐了下來臉色蒼白:「沒想到是你……」



曾老哭哭啼啼:「我在伏魔會做牛做馬,比我年輕的一個一個升職,朱老爺竟然

說我沒天份,讓我一直打雜。我後來發現有罕見疾病,求朱老爺幫我治療,他假

裝答應。開會那天我本來要去忙,偷聽到朱老爺跟夫人談話。他說等這次忙完就

把我解職趕出去,竟然說留著一個老病鬼也是佔地方耗糧食。我氣極敗壞趁大家

都進場時去偷金星右手,想說他不肯幫我治,我就自救。結果被晚到要進會場的

朱夫人看到,我騙她是老爺要我拿的,請她帶路開門。會場門一開,我就把夫人

推進去,然後猛踹門外的儀表板。誰知竟然爆炸,我嚇的躲在外面觀察情況,被

林程遠……唉!」



陳芸扶著淚流滿面的朱妍,只聽她嘴堣@直重覆著「怎麼會這樣?」楚英傑默默

的走過來握著朱妍的手。



曾老比著林程遠:「這小子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將實驗的會場情況控制住了以

後,馬上跑來威脅我要配合他,否則抓我。」



林程遠苦笑著:「哈,曾老偷了手套才知道那是金星人為朱家特別打造的。非朱

家血統的人無法用腦波驅動手套神力,等於是一個廢品,哈哈!我就騙他我先幫

他保管研究破解方法,然後要他假造人事命令將我升為組長,他也升職接管圖書

館破解天書,把金星人的技術偷給我。」他嘆了一口氣:「原本我就是在科學組

研究,根本不用偷。都是這老頭殺光了金星人,最後的希望就是靠破解天書了。

」



周陽:「那為什麼把我升職了?當時我才十幾歲,跟你們也不熟。」



林程遠:「這是巧合吧,你也出現在附近。比你強的行動組當時也死光了,外圍

組織再找人也曠日費時,反正我們兩個當時想升個小孩子也比較好控制,不升你

要升誰?」



周陽:「把他們都先關起來吧,我跟吳師父去清掃嘉明湖的餘黨。」



朱妍:「嗯!交給你了,我覺得很累想回去休息了。接下來還要處理魔龍現世的

問題,最近大家都太累了忙完都先休息一陣子吧!」陳芸扶著她回房間。她回頭

看著楚英傑:「傑哥你能一起過來陪我嗎?」楚英傑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三人在朱妍的房間,朱妍無力的靠在沙發。陳芸跟楚英傑都想盡好話安慰她,畢

竟這一連串的打擊沒什麼人承受的住。朱妍一手牽楚英傑,一手牽著陳芸:「傑

哥、芸妹多虧有你們兩位,不然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傑哥真不好意思,你身體

還沒完全好,應該多休息的還要來陪我。」



楚英傑看了實在不捨:「哪堛爾隉K…對了這陣子我表現不錯,記得給我加薪嘿

!」



朱妍破涕為笑:「傑哥就是與眾不同,明天我馬上請人發給大家。」



陳芸接話:「說清楚一點就是叫做白目。」楚英傑瞪著陳芸。



朱妍手機鈴聲響起,講了幾句後面帶喜色。她掛了電話元氣稍微恢復:「好消息

,張一海的老師老羅仙通知說抑制魔氣的方法找到了,他已經動身前往員林鎮找

老羅仙了。」



陳芸高聲說:「真的阿?這樣張路就有救了,婷妹妹不用老是傷心難過了,太好

了!」她站起來像個小孩子拍手跳舞,楚英傑笑嘻嘻的盯著她。



過了一會兒楚應傑說著:「剛剛我不想掃興,現在先靜下來聽我說。」



「怎麼了?」陳芸停了下來。



朱妍靜靜的聽楚英傑講,楚英傑接著說:「你們不覺得曾老跟林程遠說的話有可

疑之處嗎?」



「傑哥也發現了?」朱妍。



「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承認對封魔神劍動手腳……」楚英傑。



「對喔!」陳芸。



「我想這件事還是要繼續調查,不過暫時沒頭緒只能先擱下。」楚英傑。



他起身跟朱妍道別,說要再去找一些書來研究,順便調理虛耗過度的身體,臨走

時抓了一下陳芸頭髮上的蝴蝶結又放開。陳芸轉過身來拍了他的手:「幼稚!」



楚英傑笑嘻嘻的走開,朱妍跟陳芸交待:「芸妹我沒事了想睡一覺,最近你先別

出外勤,暫時接管圖書館吧,剛好可以協助傑哥。想不到伏魔會的三大支柱竟然

倒了兩根,我們要再努力一點了。」



陳芸:「姐姐你放心!那個花心大蘿蔔雖然不太正經,但是真正辦起事來還有模

有樣。我對他還蠻有信心的,一定全力支持他。」



朱妍:「還有……妳是不是對他?」



陳芸站起來:「我對他又沒怎樣,姐姐不要瞎問了,我去忙了。」



朱妍微笑露出一邊小酒窩:「嗯。」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50.248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8108272.A.FA3.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