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 (15)
時間  2014/10/25 Sat 09:56:21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 (15)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23 Wed 04:24:08)

第十五章:鐵漢身浴血,嬌女不吝節,潛深終必誤,眾生威難滅。



張一海匆匆來到員林鎮的東門找老羅仙,一進門發現不見其蹤,這時候應該是他
在庭中躺椅乘涼之時。他入內尋找聽見微弱叫聲,原來老羅仙單獨躺在床上。他

抓著老羅仙的手:「老師怎麼了?」拉開袖子幫他把脈。



老羅仙有氣無力的說:「不用費事了,快去旁邊的暗格拿你要的東西,然後趁早

離開。」



張一海不解其意:「老師脈象紊亂時沉時浮甚是奇怪,究竟是怎麼了?」



老羅仙推開他的手:「東西拿了就快離開,不然就晚了。」



張一海點頭應允,先去暗格找到了解除魔氣的筆記,然後來到了老羅仙床邊。誰

知老羅仙坐了起來相當生氣:「劣徒!叫你快走還不走。」單手運勁左擺右晃把

張一海隔空打出屋外。



張一海功力深厚,卻倒地四肢麻痺了十幾秒,看著一條小黑龍衝破瓦屋頂上衝,

消失在視線之外。他身體恢復知覺之後,急忙回屋一觀,老羅仙盤坐在床上已氣

絕身亡。眼前的一幕讓張一海驚訝難當,隨即跪地握拳。他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臉部肌肉糾結但沒有眼淚。當場三跪九扣之後,聽見外面又出現極細微的破空之

聲,迅速的離去。



周陽跟吳師父從嘉明湖帶回了好消息,那基地是想仿照玉山基地而建,但是所缺

甚多。人員也只是以被帶去的科學組人員居多,因此輕易的拿下了,還救回了沈

宏。他當時跟玉山基地聯絡到一半時,因發現那群敵人並沒離去而是返回和平島

基地。緊急拆掉手機置入基地的控制器修改程序,讓敵人一時無法接管衛星,因

此被抓到了嘉明湖監禁。此行更是帶回了失竊二十五年的金星右手套,朱妍欣喜

非常,同時也完全印證林程遠與曾老對於手套這部份的說辭。她戴起兩隻手套閉

眼感應一番,確定功能完好如初,決定再閉關修練。原來手套雖然左手救傷、右

手救病、雙手救死,全都是要消耗她的生命元氣。要不斷的修練「天玄素女功」

彌補,因此長時閉關鮮少離開玉山基地。她在閉關前告知周陽跟吳師父,張一海

前去拿取魔氣解除之法的好消息,要他們在張一海回來之時通知她,將以最快的

速度解救張路和十幾位虎溪武館的人。



隔天,楚英傑覺得靜呆不住,找了陳芸到銀行山附近享受芬多精,遠望山下的車

水馬龍。他拿出兩份香雞排跟珍珠奶茶一份遞給了陳芸:「很好吃喔!我試過好

多家,找到最合味口的,妳吃吃看。」



陳芸接過手,臉上堆滿笑容:「算你還有良心。」然後開心的咬了一口香雞排,

喝了兩口奶茶,然後停下手斜眼看著楚英傑:「喂!越想越不對,我就知道你沒

那麼好心,一定是想害我變胖對吧!」



楚英傑愣了一下,伸手去假裝搶陳芸手上的食物:「別吃還我,我自己吃兩人份

超爽的。」



陳芸雙手把食物拿高高的:「就說你是色胚。我咬過喝過的被你拿去吃,不就變

成了間接接吻,你太賊了。」



楚英傑停下手,挑著右邊眉毛斜看陳芸:「誰想吃你的口水阿,呸呸呸!」



陳芸把食物放著,空出手正要戳楚英傑的頭,但是停在半空中整個人像僵住了。

楚英傑用右手掌在她面前亂揮:「怎麼啦?中風了嗎?哈哈,活該!」



陳芸竟然不回話,雙掌用力把楚英傑推倒。然後自身往旁邊一個斜翻,手中迅速

射出數十根針。楚英傑被陳芸的舉動嚇了一跳,又見一把斧頭從眼前飛過差點削

到他鼻子。往飛針方向看去,差點沒尿褲子,幾十個無眼白的人在樹上、路面上

、山壁旁竄出朝這邊襲擊。敵人過多,楚英傑功力尚未恢復,陳芸一個人勉強抵

擋。雖然飛針奇準,但是制伏沒幾個人自己已傷痕累累。楚英傑吹著哨子召喚時

空之鷹後加入戰局,雖然拳腳動作熟練超過以往,但是力量明顯不足,如待宰羔

羊。看著陳芸已經氣喘噓噓滿身傷痕,想起朱由老、朱由迢兩位前輩用明講暗喻

傳授他的心法,決定背水一戰。右手拈指飛沙,左手星羅棋布,霎時枝葉狂捲飛

沙走石。陳芸汗流浹背急喊:「楚大少不可阿!」



楚英傑臉色蒼白的看著她,露出慘慘的笑容:「沒事的。」接著轉頭雙手一揚:

「去!」



只見狂沙刃葉朝向敵人飛去,一陣血光之中,已倒下一大片。剩下的站立者停住

動作,紛紛雙手防禦。時空之鷹到場,製造出傳送光圈,楚英傑此時卻吐血倒地

,陳芸勉強急拖著他進光圈回玉山基地。回到基地朱妍得知後緊急出關,幫陳芸

醫療後,接著幫楚英傑醫治。她雙手手套同時抓著楚英傑的雙肩,閉眼摧動。陳

芸在一旁焦急等待,只見楚英傑恢復了意識,傷口也逐漸癒合,但是表情依然痛

苦萬分。朱妍停下手,把手套收好卻紅著雙眼:「怎麼會這樣,傷的這麼重?」

陳芸急問:「兩隻手套都齊聚了,還治不好嗎?」



朱妍臉色蒼白的說:「目前內外傷暫時是控制住了,但是他的真氣卻一直流失,

這樣下去就……」她已不忍再說,咬著嘴唇不語。



楚英傑滿臉倦容,自己也難過起來:「看來這一關是過不了了,可惜太晚認識妳

們,跟妳們在一起真的很開心……」



陳芸失控的滴出豆大的眼淚,雙手緊緊抱著楚英傑的右手臂:「我才不要你死,

你要撐下去,朱姐姐一定有辦法的,你要答應我要撐下去。」



楚英傑點頭默默不語。



朱妍想一想又拿出金星手套再對楚英傑治療一次。然後跟陳芸說暫時不會有事,

要他去看看張一海為何過了一天還沒回來。陳芸應允前去察看,經過朱妍的房間

門口時見門沒關好要幫忙關,發現堶惘釵黺礎蝏X面人在翻箱倒櫃,一急衝進去

喊:「什麼人!」順手抽出一根飛針。誰知門後還有一蒙面人一掌打暈她,想再

補一掌。櫃旁的蒙面人喊:「慢!」



然後把她拖到床後的小角落。門旁的黑衣人輕聲說:「又有人來。」



床邊的蒙面人心一急,一腳把陳芸踢進床下,然後說:「算了今天先作罷。」兩

人急急忙忙溜走,並且把門關上。



原來朱妍要陳芸去找張一海,隨後就背著楚英傑回到她房間,情急之下只顧著楚

英傑的傷勢,沒注意到櫃子被動過。她把楚英傑放到床上,謹慎的鎖上門,然後

也坐在床上。楚英傑看著她心中不解:「怎麼不待在醫療室,或者帶我回我房間

呢?」



朱妍羞赧的說:「傑哥……你原本在岳家武館受重傷又釋放金龍之氣,身體早就

超過負荷了。為了抓林程遠消耗三教制元力,剛剛對敵又耗盡真元,已經是危中

之危。」



楚英傑嘆氣:「算了,我剛剛讓妳一直治療,已經好一點了。我也看得較開了,

聽天由命吧。」



朱妍紅著臉:「其實還有最後一個方法能救你的命,事已至此,我也不該再只顧

著自己了。」說著說著開始解開上衣。



楚英傑一驚:「小妍妳要做啥?」


朱妍偏著頭臉色越發紅潤,像是鮮紅的蘋果讓人垂涎欲滴。她邊寬衣邊說:「之

前不是說過我練天玄素女功嗎?我們只要在那個時,摧動功法把青龍之氣渡給你

,不但能救你,還可以讓你功力大增。」



楚英傑聽的臉紅心跳,看著朱妍露出潔白無瑕的肌膚,登時全身僵硬血脈賁張。



朱妍接著緩緩解下一邊綁著肚兜的肩帶,正在解另一邊肩帶。陳芸正巧床底下爬

出,用手按著發疼的頭,見狀失聲尖叫:「你們在做什麼?」隨即又喊著:「你

們怎麼可以這樣。」踢倒了櫃子,淚流滿面的往外狂奔。周陽在走廊上跟吳師父

說話看見陳芸跑來,想喊住她。陳芸抬頭一看,掩面繼續往外跑走。然後兩人又

見到朱妍上身穿著肚兜,只用單手壓著肩帶跑出房門喊陳芸,一見到兩人在走廊

上看著,害羞的躲回房關上門。



陳芸奔到大廳全身顫抖著,準備走進一道傳送門。只見張一海渾身是血搖搖晃晃

的走進來,她用袖子擦掉眼淚,趕緊扶著張一海:「張哥哥你怎麼了?」



張一海看到陳芸哭成淚人兒,先是睜大兩眼直盯著,然後催促著:「快帶我去找

張路。」



陳芸此時五味雜陳:「你傷這麼重,應該要先找朱姐姐阿,可是她正在……」說

著說著眼淚又不爭氣的掉下來。



張一海用力抓著陳芸的手,一邊拖著步伐走著:「先不管了我們去找張路,不然

來不及了。」陳芸聽他這麼堅持,直接咬著牙背起張一海,往張路的監控室奔跑

。到了鎖著張路的床邊把張一海放下來,張一海問:「妳能解開他的手銬腳鐐嗎

?」



陳芸點頭回答:「可以是可以,不過他現在魔龍附體,我不能這樣做阿。」



張一海:「那好,等等我幫他逼出魔龍,妳就幫他解開。」



陳芸擦乾眼淚,睜大著水汪汪的眼睛,閃爍著亮光:「你能解了?沒問題!」



張一海說:「我開始動手,妳幫我通知一下朱小姐請她過來幫忙。」



陳芸抿著嘴幾秒,心想救人要緊點頭說:「好吧。」然後打手機通知朱妍。



張一海不顧身上流著血,開始口中唸唸有辭,對著張路運功。陳芸在一旁守著,

朱妍也扶著楚英傑趕到。陳芸見楚英傑已能行走,紅著眼框厥著嘴說:「你們已

經……都處理好了?」她想不出要用什麼詞彙問起。



朱妍低著頭不語,楚英傑正想開口,張路突然慘叫一聲。此時周陽跟古師父同時

趕到,只見小黑龍從張路頭上飛出,大吃一驚。周陽使了一個眼色,古師父走近

張一海:「張兄弟無恙?」然後不動聲色的單手運勁掐住張一海的肩膀。陳芸見

張路的魔龍已經飛離,開始解鎖。



古師父竟然抽刀往張路身上一刺,眾人當場驚呆反應不及。只有張一海內勁爆發

,在刀子刺進張路身體前震退古師父。



古師父一驚:「真是了得,受重傷還能夠自行解穴,我低估了。」然後另一手再

抽出一刀,同時刺向張路。張一海擋在前面,陳芸回神用飛針射向古師父。可惜

兩刀已經扎實的刺進了張一海的身體。周陽出手替張一海運功拔出刀。古師父中

了陳芸的飛針竟然沒有倒下,襲向陳芸。此時粘玉婷聞訊趕到,發出飛針打向古

師父,後面跟來了一大堆行動組的人團團圍住。陳芸此時想起:「剛剛在朱姐姐

房間襲擊我的人是你!」



古師父勇猛非常,一聲狂笑:「哈!好眼力,可惜知道的太晚了。」他運勁彈出

身上的針,然後再往張路身上猛是一掌,眾人阻攔不住時趁隙打倒兩名行動組人

員奪門而出。



周陽放下張一海,拉著陳芸手說:「別讓他跑了,我們快去追。」然後往外跑。



朱妍驚魂未定抱著虛弱的楚英傑,粘玉婷紅著眼在張路床邊看著他。楚英傑拉開

朱妍的手說:「快救張一海跟張路。」



朱妍點頭拿出手套蹲下,張一海說:「來不及了,這東西交給楚少俠。」伸手從

口袋拿出一個隨身碟,然後氣絕而亡。楚英傑跪坐著拿起隨身碟說:「小妍,快

救張路。」



朱妍又匆忙的跑到張路身旁開始治療,不一會而張路醒了,氣色轉好。粘玉婷說

:「路,你終於醒了。」朱妍順手幫張路解開了鎖。



張路看到一群人圍著他,又看到粘玉婷也在一側,開口說:「婷,妳怎麼在這

?朱小姐也在。」他撐起身體坐起來,看見地上的張一海驚呼:「大哥!」急忙

的下了床搖著張一海的屍體激動咆嘯:「怎麼回事?是誰幹的?」



朱妍說難過的說:「是古師父,沒想到他竟然是叛徒,整個封魔計劃被破壞應該

就是他主謀吧?周陽已經帶著陳芸去追捕他了。」



張路站起來抓狂的一拳把床打碎:「什麼?天殺的!你們中計了,他不是主謀!

」



在場眾人瞠目結舌,朱妍說:「張大哥,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張路:「糟了!別管古師父了,快去攔下周陽,不然陳芸也有危險了。」



朱妍:「不會吧?」她馬上要手下封鎖所有傳送門,結果手下回報說周陽也已經

離開基地了,朱妍一聽又跌坐在地。楚英傑把隨身碟放進口袋,然後把手搭在朱

妍的背後。



朱妍沉靜了一下站起身,對著楚英傑說:「現在正式任命你為行動組組長。」她

邊說邊整理著儀容:「張大哥,我們會幫忙楚理張一海的事,你現在的情況能夠

加入戰鬥嗎?」



張路:「我現在只想宰了周陽那個賊首,只要能報大仇,管他水堥茪蘮堨h朱小

姐儘管差遣。」



朱妍:「嗯,我知道了!」馬上集合現場的行動組人員善後,並且要楚英傑、張

路、粘玉婷到圖書館開會,並且召集科學組的沈昭蘭、沈宏姐弟。楚英傑則說要

先回房間拿個東西。



所有人在圖書館齊聚,朱妍先直接下令沈宏監控所有的魔龍之氣,並且追蹤周陽

、古師父的去處,尤其是陳芸的位置。沈宏接令後快步離去。朱妍:「目前玉山

基地的精英主力就剩在座的各位了,我們有一些事要做。」



楚英傑先拿出隨身碟給朱妍,朱妍轉交給沈昭蘭:「堶惇O張一海拼死向老羅仙

拿到的解除魔龍之氣的方法,麻煩科學組複製多份,並且作科學分析。」



「是的。」沈昭蘭接過。



「請問一下金星戰鬥機修復的情形如何了?」朱妍。



「基本上都修復了,只卡在一個關鍵設定無法突破。」沈昭蘭。



「怎麼說?」朱妍。



「那是金星人當初設計的最核心操控設定,屬於最高機密除了金星人以外,大概

只有林程遠能掌握。」沈昭蘭。



「這……」朱妍皺著眉頭。



突然手下通知朱由老、朱由迢兩位前輩登門拜訪。朱妍大喜:「三教聖老終於出

現了,太好了快請他們到圖書館。」



不多時兩位前輩親臨現場,先跟朱妍以及現場的人行禮,之後朱由迢對著楚英傑

開口便罵:「小伙子,叫你好好照顧你的小女友,你是怎麼搞的!」脖子上的三

條粗金鍊子碰撞的叮咚響。



「油條前輩你已經知道了?拜託幫我救陳芸,我會接受你的任何懲罰。」楚英傑

紅著眼框。



朱由老依然面帶微笑:「無礙無礙。」對著朱妍行禮:「她已經在路上了,諸位

稍安勿燥。」



朱妍跟楚英傑對眼相望,楚英傑破涕為笑:「真的?」



朱由老依然微笑著,似乎動過拉皮手術似的,表情永遠不變:「出家人不打誑語

。」吞了吞口水:「呃……修正一下我沒有出家,修行者不打誑語。我跟由迢見

天出異象,分別帶著同修前往攔截。由迢的八棋軍雖然攔下了周陽及大批入魔者

,但是入魔者甚為厲害,仍未佔上風。我帶著禪眾趕至接應,勉強打了個雙平救

下陳芸小姑娘,可惜周陽似乎不願久戰,率眾離去,那隻老鷹真是神物。」



「之前周陽要更改設定讓時空之鷹能雙向傳送,想必也是在計畫中。」沈昭蘭。



「近來事情太多,我心一急亂了方寸,要不是有各位從旁協助,恐怕會更難以收

拾。」朱妍懊悔著。



「老夫討個人請,能不能放出曾老跟林程遠,把他們帶過來?」朱由迢。



朱妍猶豫了一下,下令把兩人押到此處。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你們做到了那樣?」兩人一到,朱由迢狠狠瞪著。



兩人一聽馬上跪下,林程遠低頭說:「原本胸懷大志,誰料二十五年前的意外毀

掉我的夢想,還要屈居於一個襁褓中的女娃手下行事,才會偏離了正道。」



「你願改過自新將功折罪嗎?」朱由迢。



「我本來就是立志要發揮所長,拯救天下蒼生才加入三教伏魔組織,我現在已成

萬古罪人,要怎麼補救?」林程遠抬頭。



朱由老雙手運功:「魔由心生,空色皆相,明心見性。」一手搭在林程遠頭上,

蒸出一團黑氣,接著說:「你本性良善,但是讓業障閉了心眼,我已幫你消心魔

,但是業障仍要自己除。」



林程遠轉身向朱由老跪拜:「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他拿出刀在左臂割出一條縫

,鮮血直流,臉色蒼白肌肉抽搐著。從傷口中抽出一個小晶片交給沈昭蘭:「若

不是我更動了設計,以粘玉婷的能力是不會輸給澤塔星人的,這是最重要的一部

份。」



沈昭蘭用手帕將血擦乾,打開封膜抽出晶片檢視:「太好了,有它的話金星戰鬥

機馬上能用了。」



朱妍要她立刻去辦理那兩件事。陳芸不久後回到了基地內,來到圖書館,高興的

抱著朱妍痛哭:「都是我闖禍,對不起!」



朱妍抱著她拍拍肩安慰:「人沒事就好,是我錯在先,大家就別再提了。」楚英

傑只是在一旁默默看著她們兩個。



陳芸起身回頭打開圖書館的大門:「大家看我們有百萬雄兵來支援了。」眾人一

聽全都欣喜的站起身看著外面。原來不止朱由迢那些公園下棋的八棋軍,還有朱

由老的十二護法禪眾,後面密密麻麻都是杜真英領軍的西螺群武盟人員,其中還

有王應。



王應跟杜真英走了進來,楚英傑相當訝異,走向前去:「兩位前輩也來助陣了?

」



杜真英扯開喉嚨大笑:「哈!我江湖混到著個年歲可是丟盡了顏面,帶了王應這

不成材的小老弟來跟楚少俠陪罪了。」



楚英傑不好意思的摸著頭:「當初我就嘴臭得罪各位,怎麼今天反倒是兩位前輩

說什麼賠罪呢?」



杜真英跟王應各站一邊用力的拍著楚英傑的肩膀,王應說著:「三教聖老的兩位

前輩都跟我們說了,現在才知楚少俠果真是有擔當好男兒,我們瞎了狗眼反而誤

信周陽跟古師父那兩個賊人。當初辱罵少俠,現在想想自己真是蠢,你就別記恨

嘿!你別當我們眾武館只會拼館,我們個個可都是愛國愛民的好漢。」



「曾老你才是個不成材的傢伙,好好的伏魔會被你搞的烏煙瘴氣,你是在想什麼

?」朱由迢低頭怒視著曾老。



「人都怕死,我得了怪病他們又不肯幫,我只好自己來了。雖然挺而走險但是那

個爆炸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根本不知道會那麼嚴重。」曾老流著眼油。



朱由迢用力拍擊曾老背部一掌,曾老口中吐出一塊濃稠黑血塊。他疾言厲色:「

你那有什麼怪病,朱統領又不是不救你,他是對你太失望了。」



曾老突然覺得神輕氣爽,活動雙手,也不咳了:「咦?我的病好了真神奇!」



「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你那是不學無術,自以為懷才不遇被冷落

。加上小心眼終年忿忿不平,做事偷懶運動少,所形成的鬱結之氣。所謂氣滯血

淤,不通則痛。根本不是什麼怪病,朱統領要怎麼治?」朱由迢搖頭嘆氣。



曾老恍然大悟痛哭流涕:「難怪朱統領這樣罵我,我真該死鑄成大錯,我還有臉

活下去嗎?」一邊垂胸歪頭。



「雖然三教聖老出面,但是你做過的事,我實在很難原諒。」朱妍。



曾老低頭叩拜:「這麼多年來我天書破解了不少,只是自己暗藏沒有說出,今天

給我將功折罪的機會吧!我等等把所有資料傳輸到朱小姐的檔案櫃。」



「記得給傑哥一份。」朱妍。



「好的,我一定把所有資料交上去。」曾老。



朱由迢蹲下來抓著他的鬍子:「你的悟性就這麼差,虧你還管了幾十年的圖書館

,看了不少的天書。你以為在儀表板踹個幾下,實驗室就會爆炸?想的美喔,這

l厲害澤塔星人就讓你去對付不就穩贏了。」



眾人一聽瞠目結舌,朱由迢對著朱妍說:「這件是還是讓七長老他一個人說明最

清楚吧?」



朱妍愣了一下,楚英傑搶話:「七長老是一個人,不是七個?」



「不是的,整個伏魔會已經分崩離析,也沒啥好保留秘密的,請各位跟我來。」

朱妍搖頭。



眾人全跟到了長老議會的神秘房間,堶惇O滿滿的儀器跟電腦設備,還有幾個冰

封生命維持艙。楚英傑上次見到的兩位中年女人也就是朱妍說的心腹,在堶悸

接眾人。其中生命艙旁邊有一台大螢幕,朱妍對著螢幕說:「七長老,小妍來看

您了。」



螢幕出現一個人像,那人開口:「小妍最近氣色不佳喔。你們也都來了,二十五

年真快。」



朱由老跟朱油迢都同聲喊:「大哥。」



原來伏魔會的長老議會一直是六位長老,二十五年前一同去參加那場實驗會議。

發生爆炸時,三教聖老的道制元能力者朱由甦緊急施展奇門遁甲術,製造出一個

生門。可惜時空塌陷,林程遠又將實驗室冰封,因此無法逃出。朱由甦心念一轉

,將自己連同六位長老透過心靈傳輸轉移到長老議會處,過程卻被人阻撓,六名

長老僅殘留意識在電腦內,透過朱由甦向外界連繫。而朱由甦則成為第七位長老

,為了怕隱藏的敵人知曉內情,只稱七長老。



真相是日本的法師彌生太郎以假身份混進實驗會議竊取機密,發現金星人與三教

流派共同研發出的三教制元基因培育術,可以壓倒性的除掉各地魔物。進而決定

破壞,與外面的接應人策劃大爆炸。原本完美的計畫是在爆炸時可順利逃脫,竟

然又因林程遠的冰封實驗室處置而葬身其中,諷刺至極。



楚英傑不甚明白:「彌生太郎為何要阻止這項實驗成果,沒什麼好處吧?」



朱由甦:「這位小兄弟就是當年那個嬰孩吧?長這麼大了。」他繼續說:「彌生

太郎當年就是參與破壞台灣龍脈的其中一位大師,他趁其他同伴先離去後,又暗

中布下陣法,將龍氣魔化而能為己用。如果三教制元基因培育技術能成功運用,

他到時順利奪取龍氣後一樣會有剋星對付他,因此冒險從中破壞。」



楚英傑聽明白了:「原來是這樣阿,這麼說來外面的接應者還在覬覦魔龍之氣囉

?」



朱由迢:「那人隱藏的太深了,二十五年來一直查不出。所以我們兄弟一直在暗

處,平時不參與伏魔會事務,今天那人終於現出原形了。」



楚英傑:「油條大大說的就是周陽對吧?」



朱由迢:「小子還算不笨,今天他出手後,我們已經可以確定他是彌生太郎的最

小兒子─彌生陽。只能說那人真不簡單,藏的這麼深。」



楚英傑:「這麼說周陽跟古師父蒙面進小妍的房間,想盜的東西很可能就是天書

資料囉。好死不死,曾老暗槓沒上繳,哈哈哈!」



朱由甦:「當年金星人與我們有先見之明,在召開會議之前已經決定先把基因運

用在特殊體質的人身上。可惜彌生太郎計劃多年,竟然早對有青龍之氣的兩名小

女娃動手,最後幸而找到一名更佳的實驗者。」



朱由迢拍拍楚英傑的肩膀:「我們交給你的鐵盒到底搞定沒?」



楚英傑早就帶在身邊:「我只解開一樣,拈指花、恆河沙。剩下的我還搞不懂呢

?」他把東西拿出來。



朱由迢:「小子看你油嘴滑舌的腦筋應該很活,你倒底有沒用心阿?」



楚英傑挨罵紅著臉,拿出朱由迢給他的髒玉印:「封玉印、照古今。」嘴巴唸著

,拿出鐵盒內的印章盒,看了一下把印章放進盒內。結果墨玉盒的一端發光,他

驚喊:「就這樣阿?」



朱由迢搖頭嘆氣:「真是被你打敗了,難怪小姑娘愛戳你的頭。」



楚英傑摸摸頭拿出竹簡想了一下:「照古今照什麼呢?竹簡是古物,我照照看。

」他把發光的印章盒照向竹簡,出現藏寶圖的景象,旁邊還有幾行字。他又說:

「這麼簡單阿?」



在場的人臉都臭的不得了,陳芸先發難:「簡單你個頭啦!就說你是色胚,滿腦

子裝髒東西,該想的不想。」奪命手指戳著楚英傑。



楚英傑抓住陳芸的手:「別再戳了,都被你戳到腦筋有洞才想不出來。」



陳芸停了下來,紅著臉:「你又要吃豆腐多久,還不放手。」



朱由甦:「楚天雲身手了得,打遍雲、彰、投無敵手。可惜脾氣暴躁,下手不留

情。當年跟伏魔會衝突犯下大錯,我們兄弟三人力勸他之後,他後悔不已。將重

要物品藏起來,交給我們鐵盒,說等那一天遇到有緣者轉送,可以救濟天下。」



朱妍:「傑哥趕緊去尋找出鐵盒的秘密。」


楚英傑點點頭:「事不宜遲,上面標注的地方是貓兒干,也是我曾祖父的故鄉。

」



陳芸:「我陪你去。」



朱妍:「以防萬一,請粘玉婷用金星戰鬥機帶你們兩個去吧,時空之鷹已經被周

陽抓到漏洞,若是他趁機入侵就不好了,我們要少用。」




(未完待續)


--

人生有時也要重頭開始......
                          http://blog.xuite.net/pchsy/pchsy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50.248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8198249.A.D8D.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