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oldthird (傳說中的老三) 站內  NTOU_Writer
標題  八卦山封魔戰-鐵道宿舍外傳 (1)
時間  2014/10/25 Sat 09:56:44

※ 本文轉錄自 [story] 看板

發信人: third2013.bbs@ptt.cc (老三非小三) 看板: story
標  題: [中篇] 八卦山封魔戰-鐵道宿舍外傳 (1)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 (2014/04/28 Mon 05:23:45)

保文八風不動人
留化卦易約土生
台與山林同夢都
鐵建封駐汗青更
彰設魔佛諸老春
化能戰心君無聞
站相支推非天力
宿依援映今星奔
舍並古像天樹著
村存蹟史醒木痕




楚英傑的老爹楚光忠是台鐵彰化站的員工,在宿舍村的幽靜環境下,過著平凡的

生活。身懷儒制元的特殊能力在都市中的秘境隱居,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直到

某一天來了一位神秘的日本法師,未來的一切就被完全改變。這名日本法師,正

是周陽的父親彌生太郎。




在一個萬里無雲的炎夏,彌生太郎緩緩的走進鮮少外人出入的宿舍村,他偽裝成

觀光客,拿著照像機四處拍照。後面跟了幾名弟子,個個身背著黑色布包。楚英

傑的老媽正懷著三個月的身孕,專心的在家堿蒛玥萓繨g,這也正是釋制元能力

者藉以修練的方法之一。她正稍事休息,突然感覺到一股邪氣逼進,於是躲在窗

邊看著屋外,發現了彌生太郎可疑的一行人。她靜心驅動著真氣,發現一股強大

的邪氣便是由這群人所發出的,因此相當緊張,打電話通知楚光忠。而楚光忠因

上班無法立刻回家,只好交待妻子把釋制元之氣壓抑到最低,以免被發現而出了

什麼意外。



彌生太郎一群人沿著靜謐的小巷,走到了其中一間檜木打造的日式宿舍前面,與

手下交頭接耳講著日語。確定四下無人便各自拿出道具,分散在周遭的老樹下進

行奇怪的儀式。一時上空烏雲密怖,雷聲大作,下起了傾盆大雨,此時楚英傑的

母親竟覺肚痛難忍。



約莫半個小時後,楚光忠趕回家,彌生一行人正要離去,擦身而過後突然停下腳

步,將眼光投射過來。楚光忠一驚加快腳步走著,彌生太郎折返尾隨。小巷堿

然閃出兩道人影擋住了彌生太郎的去路,其中一人咳了一聲,單手運勁半舉空中

;另一人雙手插腰怒視。彌生太郎壓低帽沿,不發一語只用兩根手指比了對方,

手下之中即衝出兩名上前攻擊,只見攔路之中運勁的一位手一揮,喊了聲:「足

蒸暑土氣!」



瞬間產生一道熱氣撲向對手,那兩人接觸到熱氣的瞬間雙手疼痛不已,只顧著後

退。彌生太郎見勢不對,再用兩指比著,身後又有兩人衝出,各持一傘快速旋轉

化去熱氣。攔路的另一人頭戴著斗笠,說了聲:「金老弟,讓我來!」



語一畢,雙手翻轉飄動,低聲一句:「風行草偃!」然後雙手一推,把原先的熱

氣再度往前推送,襲來的四人被熱氣翻到在地痛苦哀號,彌生太郎環顧四方,怕

身份洩露不敢貿然出手,於是使了個眼色,眾人便迅速離去。



楚光忠走了過來:「感謝兩位高人出手相救,我叫楚光忠,不知兩位大俠如何稱

呼?」



其中一位抱拳回禮:「在下農家傳人,姓金名穗海,旁邊這一位老哥不方便透露

身份。」



楚光忠低頭思索然後很快的抬頭:「原來是農家傳人,為何不是姓許呢?」



旁邊戴斗笠的人輕輕嘆了一口氣:「九流十家歷經兩千多年,已諸多變數,很難

一言道盡。」



此時雷雨已停,金穗海東瞧西看,急喊:「唉呀!大事不妙!」隨即起步狂奔過

了三戶人家,停在一棵蔽天大樹下。



楚光忠與斗笠男起步緊跟其後,斗笠男用手指稍微撐高斗笠:「這樹被動了手腳

,金老弟可知怎麼回事?」



金穗海:「東雷木,不只被下毒,還被術法作陣,此樹附近長男有難,其病在心

,恐命不久矣。」



楚光忠聽完一急:「阿,我家正在樹旁的圍牆後,不過我家並無小孩,只有內人

懷著三個月身孕。」說完急忙繞過圍牆回家,楚英傑的母親看到他們三人也走到

門口迎接。



斗笠男右手按著金穗海的肩膀:「金老弟,此事不單純,現在救人要緊,有解決

之策嗎?」



金穗海飛身上樹,向四處望去,看到不遠處是彰化火車站的扇型車庫,然後飛身

下樹:「陣法不是我的強項,不過可利用此樹與扇型車庫的方位作轉移,雖不能

破解,但可中止連繫,麻煩的是這棵樹。」



見到金穗海眉頭深鎖,斗笠男似乎也顯的沉重:「花草樹木能難倒你,怕是災厄

難逃了,對方深不可測,沒抓住他們幾隻真是個錯誤。」



楚光忠帶著妻子來到樹下:「兩位高人可以解救我未出世的兒子嗎?」



金穗海:「有我在不用擔心,麻煩請站旁邊一點。老兄幫個忙,先轉換一下此樹

與扇型車庫的氣場。」



斗笠男點頭,數步飛身到樹頭,雙手往兩旁伸直開掌,然後在樹頭上原處旋轉:

「春風風人!」


金穗海在樹下拿出數根長釘在樹瘤旁釘出了北斗七星排列,雙腳踩著樹根,雙手

朝著七星釘運勁,經過幾分鐘嘴唇發黑往後仰倒。楚光忠急忙要扶他,斗笠男已

跳下樹擋在兩人之間:「別碰他,你功力不足會沒命,我知道你也是儒制元者。
」



楚光忠驚訝不已看著妻子,斗笠男不發一語開始為金穗海運功驅毒,不一會金穗

海醒了過來,看著樹又轉頭看著楚光忠的妻子,低聲的說:「搞定了。」



斗笠男搖頭嘆氣:「金老弟,你為了救這個沒出世的小娃兒,差點搞掉了自己的

命,令老哥我汗顏阿。」



金穗海呼吸微弱的說著:「既然這個小孩比你我都重要,賭上這條老命也是值得

的,不過這次我大概是廢了,接下來就只能靠你們幾位老哥哥了。」



斗笠男一把扛起金穗海,轉頭對楚光忠夫妻說:「那群來路不明的人我大概已知

其目的,他們目的已達成應該不會再來,這未出世的嬰兒暫時是保住命了,請不

用擔心。」他邊說著,然後從身上拿出一支古舊毛筆遞給楚光忠:「你雖有儒制

元能力,然因未開發修練,恐怕無能力保護妻小,這筆給你,再傳你幾句心法,

至於能修為到什麼程度就全看你自己了。」




(未完?)

http://changhua-newborn.blogspot.tw/2014/04/blog-post.html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8.148.212
※ 文章網址: http://www.ptt.cc/bbs/story/M.1398633826.A.1D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