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3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3 Sat 18:32:39)

歲月 3


    我可以感受到陽光溫煦地照耀,
    我雙手挽著,右手抓著左手。
    面對這種荒唐的提議,我應該一笑置之的,
    但也許是他善於剖析我的一切,
    讓我仍然坐在這裡。

    我輕輕擦拭掉眼淚,
    雖然我不確定為何內心為何如此翻騰,
    但我得面對現實。


「這怎麼可能?」在我還沒意識之下,這句話就自然地脫口而出了。
「是啊,乍聽之下就像是荒唐的提議吧。」

「對啊。」
「王小姐。首先我得要先坦白,這是一種溝通方式。」

「什麼意思?」
「孩童跟大人最大的差異就在於想像力。妳有沒有發現,當妳丟一個問題出去,想答案的
通常是孩子,但大人通常在質疑這個問題的合理性。」

「你想說什麼?」
「就像妳面對妳的外遇一樣。」他的話如針一樣。

「這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是啊。那妳認為妳那壯烈無比的想法能換來什麼嗎?」


「男人的變心跟女人的變心不太一樣。」他起身從書櫃拿出兩本書:「讓女人變心,只要
一句話。但讓男人變心,只要一個女人的眼神。」我不清楚他是不是認真的。
「這說起來只是個案吧。」我說。他將這兩本書遞了過來,我接過去,看起來是他的鉅作
。

「相信我,王小姐。男人永遠都會有藉口的,通常還沒外遇的男性,只是在環境中沒有更
好的機會而已。」這話說起來有些偏頗了,我開始懷疑他真是合法的諮商心理師嗎?雖說
離婚、外遇這種事情總是層出不窮,但是真有到這種地步的說法。
「這麼說…也太…」

「也太偏頗了嗎?」他反問,我不禁背脊發寒,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他能猜到我內心嘀咕的
回聲:「這兩本書有大量的數據做為佐證,當然,即便是數據攤在世人眼前,仍然會受到
統計學的質疑。總之母體計數在不夠充裕之下,所有研究都會受到質疑。不過這樣也沒有
不好,這代表我說什麼不代表正確,即使真的正確,聽起來也並非像是正確的。」他的話
令人玩味。我將標題閱覽了一下,只能確定他長期在執行男女性的心理研究。
「嗯…」

「諮商心理師不能開藥給病患。所以我們的諮詢時間已經結束了。」他看著手錶。
「什麼?」

「現在我說的話是以朋友的角度說的。」
「這?」

「王小姐。人有時太過嚴肅了,不是嗎?為了生活、工作、家庭,即便自己已經變成了自
己如此討厭的人,仍然像個美好的行屍走肉過了下去。人生真有這麼嚴肅嗎?」
「我不懂…」

「是啊。我也不懂。我們花了太多時間放在不重要的事情上,妳每天都目送妳的孩子離開
,卻沒注意到他現在正經歷一段感情悲傷期。」他的話宛如響雷,無論真實與否,都狠狠
震懾了我。
「你…你究竟是誰?」

「妳的反應就是最真的。妳的反應當下不是確認自己是否真有關心自己的孩子,反而只是
質疑眼前這個陌生人怎麼會知道這一切。是跟蹤還是監視?妳腦海裡有很多答案。但沒有
一個答案是真正在關心自己孩子的。」
「為…為什麼…你。」我的害怕開始指數膨脹,但我的身體卻好像陷在沙發裡,眼前好想
有一種扭曲力場,讓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

「大人以為真的關心孩子,但卻連最小的事情都可以視而不見,不是嗎?眼睜睜地說自己
努力工作是為了孩子,但是真正最重要的陪伴與分享卻像是興趣一樣,想到就做。這跟養
寵物是一樣的吧?只要三餐照顧就好,偶爾開心就帶牠去散步,牠會很忠心的,他是我的
乖兒子。哪天遇到了令妳無法接受的事情時,只會大聲嚷嚷然後執行高壓統治,最終只是
把家人的心越推越遠而已。最後當自己的孩子開始叛逆時,只會喊著心寒,然後哭哭啼啼
的。其實從頭到尾,自己犯了什麼錯也不知道吧。」

「王小姐。我們人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傢伙啊。就像妳一樣。表面看似過著完美的生
活,又有誰知道您的丈夫在外頭外遇,對象不只一個、次數不只一次。又有誰知道你的兒
子國小、國中都被霸凌,然後高中好不容易想追女生,結果還沒告白時,對方已經跟自己
的朋友在一起了。」
「夠了…」他到底是誰?為什麼?我的腦子已經像是一盤散沙。

「可笑的是,人總是希望這種表面狀況能夠作到最好。再怎麼狼狽,都會咬著牙撐下去啊
。即便是過得再怎麼辛苦,也不忘上網曬假的恩愛與炫富。只要能出去哪裡玩,總害怕全
世界沒人知道啊。那一種環境始然的詭異價值觀已經是常態一樣了吧。為什麼假日就得出
遠門、為什麼去咖啡店就得要拍攝店內取景、有太多為什麼,但是這都像是病毒一樣,已
經深植大多數人的內心,包括妳在內。」他的連環轟炸使我已經快承受不住。


「所以。人過了十八歲,就像是死掉一樣啊。嚴格說起來。」這是他最後的結論嗎?
「這什麼意思?」

「人活的最棒的時間就是在非常態的青春時刻。當一切規矩還不是規矩時。世界就像是水
彩畫,偶爾髒髒的,偶爾會塌下來,但誰也不能阻止自己過得更清澈。」他說:「只要有
那麼一剎那妥協了,這世界就像是放氣/放棄的氣球一樣。妳學會了老練與豐富的經驗,
但有更多的混濁讓妳發現不了真正的快樂。當妳快要過完一生的時候,發現最重要的道理
時,自己也走到了生命的終點。然而更多的人卻是在死之前都還沒發現真相。」
「但…你說的好像很簡單,你不也一樣嗎?我們都一樣吧。真正『深陷於生活
』之中,又有誰能真正地貼著自己的心意活著?」我反擊:「當你滿腔熱血地做了一切,
你會發現下個月越了越多不能負荷的帳單只會堆著你。這時候,天真不能幫你什麼。」

「所以,王小姐。我才會在這裡。」
「什麼?」

「諮商心理師是我的兼職。」
「你說什麼?」

「我販賣青春。」
「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

「我們活在太多恐懼之中了。王小姐。『那些殺死我們的其實都不致命』。」這句話像是
打在我心頭,那是一名女作家的經典名句,也是我最愛的一本書名。他肯定是研究過我了
吧,否則為何每一句都可以像是刺中要害那樣。
「所以…」

「享受看看那種沒有明天的感覺吧。不知道明天在哪的放肆。」
「這怎麼可能?」

「只要夠年輕就好。」
「什麼?」

「王小姐,妳還不理解嗎?那些真正綁死我們的,

是經驗、
是年紀、
是歲月、
是他媽該死的自以為是呢。」
他從西裝遞給了我一支試管,裡頭透著淺紅色藥水。

「這…這是什麼。」

「絕對無害。」

「喝了它會怎麼樣?」

「別掉進窠臼之中啊。」

「什麼?」




「要是什麼都知道了。那就不好玩了。」他又拿了一封信封給我。

「這…」


「好好享受妳的假期吧。妳會很愉快的。」他送我離開,我就這樣帶著這支只有印上無解
的藥水離開。




》




    我不清楚這到底會怎麼樣。
    我沒打開信封,
    應該說我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幹什麼。

    竟然聽一個瘋子說了這麼多,
    雖然他很多話是真的很有道理。


    但是,真的有人有勇氣喝下這來路不明的藥水嗎?


    華洋說他會晚歸,
    實際等我意會過來時,
    才發現這不是他第一天晚歸,
    的確,我已經好久沒有認真跟他說說話了。

    然而,我才發現自己真的開始離他好遠了,
    他說他累了,晚飯吃過了,
    他說他是去圖書館唸書,
    但是換下的制服上衣有被風吹散的低調煙味。

    我沒把這一切說破,
    原來我已經失去關心他的心那麼久了啊,
    就在這些不知不覺的耗損當中,
    我也變成了另一個我不認識的自己嗎?

    整座房子,在某一種概念下,
    也像是監獄吧。
    如同漂浮著我自己胡亂的內心。

    偉庭一如往常,連碰我一下都沒有,
    即便他再怎麼用我送他的香水擦拭,
    我仍然聞得到某個女人的味道。
    那是他離開她閨房還不久所殘存的。

    他說他很累,卻滿臉笑容,
    他走路有些無力,應該是做了很多『運動』吧?
    他連掩飾都懶得掩飾了,
    他是覺得我真的太好騙了嗎?

    當下,我才認真看破自己。

    我是怎麼欺騙自己到這種地步,
    家中兩個男人就這樣騙妳,
    然而妳只是一天天地不說破這一切。

    為的是什麼?

    我已經回想不起來那個曾在我內心蟄伏的聲音。


    我很晚回房,我開了一瓶紅酒,
    半夜兩點鐘,配著難看的電影。
    偉庭已經昏睡,我穿著睡衣,
    往鏡子的自己看去。

    我看著自己臉上堆疊的歲月,
    突然一陣心酸湧上心頭,
    那個曾經把妳捧在手掌心的人已經離去,
    那個曾經把妳放在世界中心的人已經離去。

    跟著離去的究竟是心,還是我已經凋零的青春與歲月?

    最後一杯紅酒。
    我在酒精的提點之下,
    將那支藥水加在紅酒中。




「反正都無所謂了。是吧。」我對自己說。一乾而盡。




》




    我不記得我是怎麼睡著的。
    當我驚醒時,客廳的時鐘已經轉到了早上五點鐘。

    我站起身,並沒感到任何不適,
    甚至一瓶紅酒帶來的重量並沒有停留在腦中。

    當我起身的剎那,
    有股刺耳的聲音在我腦中迴響,
    由於當下認為自己還在夢境之中,
    我用雙手摸著自己的臉頰。

    我以為只是惡作劇,
    但是當我感受到手掌的溫度時,
    我才發覺這一切是真實。

    我試著活動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吋肌肉。
    發現那輕盈的感覺在寬鬆的睡衣之間來回擺盪。


    突然間,這股奇異的恐懼湧上心頭。
    當真的看見『真相』緩緩倒在眼前時。




    看著鏡中的我,
    那個與我幾個小時以前無關的我。


    這比我想像中的十八歲還要年輕,
    還是因為十八歲已經離我太遠了。

    我看著自己毫無皺紋的肌膚,
    心臟卻無法停止激動。


    距離華洋起床還有一個小時半,
    我得做點什麼。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121.21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191560.A.8BE.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