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4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5 Mon 21:32:36)

歲月 4


    我滿腦子都是逃跑。
    我想不出來任何理由說服還在睡眠中的偉庭,
    難道我要從頭一一說明?
    我不認為他會相信我的話,
    還是他只是認為這是一個發瘋的鄰家少女闖進了家門,
    下一步是不是發揮中年大叔的財力之魅力,
    誘拐搶騙?

    我不知道。
    我的直覺就是離開。
    先找一個地方冷靜地思考一下吧?

    或許這只有十幾個小時的嘗鮮期,
    或許這只是某一個惡作劇?
    很多或許在我腦中打轉,
    都說服我開始進行動作。

    我從衣櫃抓了兩套衣服,
    那一種不會讓年紀成為主題的衣服,
    即使如此,這些衣服還是大了半號到一號。

    我收拾簡單的家當,
    然後完成早餐,留下紙條。

    這些事情比起平常做起來更加迅速,
    我不確定是不是這輕盈的身材所致,
    當我帶著極度不明確的心情走出家門,
    然後輕輕闔上,但心卻如沈重的石頭一樣。

    手錶的時針還沒移動到六點,
    我將皮夾的名片翻開,尋找始作俑者,
    但是顯然工作室的電話還在晨曦中靜靜響著,
    或許我只能等到九點以後再做打算。

    我徒步往市區走去,
    兩旁美麗的阿勃勒樹已經經過了花期,
    謝了一地的金黃歲月。

    無論如何,現在這套洋裝仍然跟十八歲少女有些距離,
    剪裁到大小都是,這種夏日不適合這麼沈重的色彩,
    當然,這時間點也沒法上哪購物。

    好險這條路上只有零星的晨跑人士,
    他們專注在自己腳下的勤奮當中,
    我應該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吧。

    正當我思考著這些零碎事情時,
    我突然想起有一封信封可以閱讀,
    我就應該只是放在包包的夾層吧,
    我翻開已經有些泛黃的鵝黃色肩包,
    那張牛皮色的信封還躺在裡頭。

    我雙手有些顫抖,
    畢竟現在的我宛如另一種嬰兒一樣,
    或許這是唯一的線索。


『給王曉筠小姐,


    一個一個步驟來吧,
    無論妳是喝下了禁忌以前還是以後。

    地址附在最後,
    有我暫時設置的安置處所。

    假設像是無頭蒼蠅的話就過去吧。』


    信封裡別了一隻鑰匙,
    信底寫著一個地址。

    我不能相信這是現實,
    幾個小時前,我仍然在我舒適的皇宮內,
    即使一切無法挽回的事情不能盡人意,
    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六神無主。


「妳還好吧,同學?」突然間,路過慢跑看似像是大學生的男生停下腳步看著我。是因為
我臉色太過蒼白嗎?還是現在的我身處這裡太過特別?
「我…沒事。」我禮貌地回以一個慘澹的笑容。他邊跑邊對我傻笑,這種經驗已經像是遠
久的過去一樣,一個個微小的故事在我心頭成為漣漪。


    正當我回神時,我才意會過來自己會被搭訕的原因。


    我深呼吸,盡量使自己變得像是十八歲那樣。
    我的焦慮似乎連路人都能夠過問。

    我並沒有使用家裡的任何交通工具代步,
    我先去下坡處的巷口早餐店買早餐,
    原本想要唸出熟悉的點早餐台詞,
    但是看到老闆娘的臉,我只能默默地說出那些全名。
    在等待的過程中,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跟我聊天。

「妹妹,今天不用上學啊,穿得這麼漂亮?」她遞給我鮪魚蛋餅時,滿臉笑容地看著我,
為了不要製造出額外的麻煩,我只能順著話說下去。
「有啦,晚一點要去。」我拿起筷子。

「肯定去夜遊了吧?我家女兒也是這樣,哈哈。」老闆娘提到自己的女兒就一臉愁容,即
便是在陌生人面前,有些結就像是無法疏通一樣吧。
「沒有啦…」我理解,但只能傻笑。

「妳要小心耶。現在外面壞人很多。」她的女兒中輟之後,就離家出走了。
「嗯…」這是她最常說的台詞,只是每天她還是在等待女兒主動打電話回來。有時有些問
題,即便是社會局以及社工介入都很難有辦法改變,一樣的迴圈會不停上演,我開始思考
起心理師的話。華洋是不是真的發生什麼事了,他會告訴我嗎?不。或許有太多的事情我
都不知道。


    天空隨著溫度漸漸變得湛藍,結束早餐後。
    我到最近的公車站搭公車,用手機app找到了可以搭的公車,
    好多問題在我腦中打轉,
    這些問題好像是一時得到了出口一樣。

    現在,只要我願意,
    我就是這城市孤身一人的人,
    只要我願意,我終於讓自己紛亂的心終歸平靜。


    但因為跟這座城市太熟悉了,
    那些已經躺在角落的故事,
    隨著公車那緩慢的推進,
    得到了喚醒的機會。


    我開始回想起認識偉庭的那一天,
    我在抉擇之下,終於換了公司。

    當時他就是我們課裡頭的頭頭,
    那種照顧後進的模式慢慢在我們倆之間產生了變化。

    當然,偉庭不是那種會極於將愛表現出的人,
    那一段非常長的曖昧期裡,經歷了太多辦公室故事。

    最後,他的告白一直是我歷任男朋友最爛的,
    他只是下班後約我到公園喝啤酒,
    只有一個真誠的吻,
    一個對婚姻的承諾,
    一個他說好的未來。


    我當時為什麼會答應,
    現在想起來只是一片模糊的記憶。
    是因為我已經對不切實際的愛情厭倦了嗎?
    是因為我已經到了適婚年齡,而不得不做的退讓嗎?

    這一切,好像隨著時間也成為了謎團。
    偉庭就像是那種『絕對不會出錯』男人,
    有穩定的工作、
    看起來還算上相、
    懂得跟長輩打交道、
    最後因為城府夠深,所以才能在管理層翻滾與角力。

    但是卸除了工作以外,
    他就是路上隨處可見的一名男子一樣。

    對金錢精確地控制,
    雖然他允許妳買任何東西,
    但好像少了點什麼意外激情。

    對人生精確地控制,
    雖然他允許妳提出任何想旅遊的理由與行動,
    但妳說不上來那旅行是否在他心中存在意義。

    他可以給妳所有一切,
    只要他能力所及。

    但我要的是這些嗎?
    不,妳雖然覺得合理,
    但內心卻是感到非常納悶。


    直到最後,妳終於瞭解了。
    原來他將最好的花言巧語留給了別人。

    於是我陷入了無法理解的矛盾之中。
    愛情是否只是存在於那短暫的興奮蕩漾之時?
    站在這一段的我,擁有偉庭能給我的所有一切,
    站在另一段的『她』,卻擁有偉庭能給她的所有幻想。

    我站在物質充滿的溫室,
    她站在只有愛情溫暖的溫室。

    即便他們瞭解那段感情不可能長久,
    不可能以美好劃下結局,
    但仍然義無反顧地前行了吧。

    那一種衝動,那一種炙熱的味道,
    是愛情的真正味道嗎?

    那我呢?
    看似近乎悲慘的絕對可憐,
    但扣除掉所有愛情的成分之後,
    我才是最大物質得利者。

    即便是離婚,
    仍然可以在律師的協助之下,
    得到可觀的贍養費。

    我那內心不甘的情愫,
    究竟是對那一份愛情嫉妒,
    還是對於自己青春奉獻給不值得的人而感到浪費呢。

    如果今天人都不會變老,
    我會不會就馬上提出離婚、簽字,
    輕鬆寫意地拿到穩定的被動收入,
    重新開始另外一個人生。


    讓我感到憤怒與悲傷的,
    究竟是那流逝的歲月,
    還是真的嫉妒愛情?




    嗶!
    公車到站,
    我到達指定地點。
    我看著手機提供的地圖前往指示地。

    兩條巷弄的交界處,
    這裡安靜得很,也很美麗。


    那是一間改建的日式平房,
    看起來就像是『精心準備』一樣。

    房子外頭有自製的造景,
    小圓碎石步道,
    一個可以歇息的平台,
    一壺茶放在上頭,
    顯然這裡是有人住的。

    沒有電鈴,
    我走過步道,
    望著木門。


「有人在嗎?」我輕輕地喊。

「有人在嗎?」第二聲,我加重了聲音。

「哦…來了。」有人從裡頭回應,聽起來像是年輕的男性。




「不好意思,音樂開太大聲了。」從木門探出來的是一名介於二十歲到三十歲不等的年輕
人,他穿著素色T-Shirt以及工作褲,從褲子邊緣的木屑來看,難道他正在作木工?
「你好…」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要多說些什麼,從哪一個環節自我介紹好像都不對。

「呃…妳是?」
「我是…」我面有難色,思考要怎麼解釋。

「啊!我知道了。」他像是想起什麼一樣,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你先在前面那邊坐吧
,我已經泡了茶了。一忙就問了,哈哈。」他拍了拍身上的木屑:「等我一下,我把東西
整理一下。」


    我很好奇會是這樣的開始。
    我離開木門,往平台走去,
    平台上頭除了茶几以外還有兩個坐墊,
    我開始思考這是不是一間店。


    男子大概幾分鐘後出來,
    他對我投以禮貌的眼神,
    然後倒茶給我。


「抱歉,原本我們可以在裡面聊,或許會涼很多,但是我昨天木工忙太晚了。」他的笑容
很陽光,口氣也很好客,實際我們待的地方剛好有一旁大樹的樹蔭遮蓋,所以也不是太熱
。
「謝謝…請問…」話說到一半我便不曉得要怎麼說下去。

「妳是接到指示來的吧?」他好像比我還瞭解狀況。
「嗯?」

「放心,我不是壞人啦。」他好像怕我會誤會。
「所以?」

「畢竟妳也不是第一個來的人,所以我們應該很快就會進入狀況。」他的話聽起來我並非
是第一個找上他的人。
「不好意思,你可以說的更清楚嗎?」

「嗯。這說來話長了,跟妳接洽的人是誰?」
「我…」我不確定要不要把心理師的名稱告訴他。

「放心,妳在這裡會很安全的。」他溫柔地說:「我不確定妳能不能接受,因為我也花了
很多時間來接受這件事。」
「你指的是?」我似乎聽出他話裡的含意。




「嗯…這間房子其實是當時的好友留給我的。」他突然話鋒一轉:「當時日治時期時,我
們這一代的社區有許多日本人在此興建日式建築。早期叫作『大和村』,光復過後,就稱
為『模範村』了。」當他敘述到日治時期時,我的背脊有股衝刺感不停攀升。距今也是快
六十年的事了吧。


「最後會回來也是在眾多巧合的情況下,不過,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他喝了一口茶:
「時間是很妙的東西。」他的笑容像是裝載著幾十年的智慧一樣。


「要不迷失,很難。
所以,無論如何,別讓混亂佔據了自己。
妳會有很多時間思考的。」他說。


「我要怎麼稱呼妳,小姐?」
「我…」我腦筋一片空白,換了新身份的我要叫什麼名字?
我愣愣地說:「叫我詩蕓就好。」情急之下,我把好友詩雅的名字跟我混合在一起唸。當
我說完時,他笑了一下。

「妳好。叫我阿忍就好。」他繼續說:「另外,名字可是很重要的,無論如何,千萬不要
忘記名字了。」


  千萬不要忘記名字了?
    我笑著看著他。

    他很認真,陽光的背後,我似乎看見了一些故事。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121.21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375157.A.377.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