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miawoods.bbs@ptt.cc (井上小餅乾) 看板  story
標題  [長篇] 鬼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5 Mon 22:40:38)

1

正午時分。

那女的還不起來。

可是,她的家人好像已經很習慣她這樣了,連續在房門外喊了幾次吃飯,還敲了兩次門,
看她一點反應也沒有,就淡淡地放棄了。

就算因為睡過頭而只能吃冷便當也是她自找的,不過就現在這狀況看來,吃便當根本是無
關緊要的事。

每次又有家人移動腳步到房門附近,我就握緊了拳頭期待著。
不過期待總是落空。沒有人有要把房門打開的意思。
上一次我聽見她爸爸經過,還伴隨著希哩呼嚕大聲喝茶的聲音,顯然是拿著杯子回房去了
。

唉,真是難以想像。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大家還是一樣地過日子啊。

我只好坐下來思考這幾週來的收穫──

那女的上次上醫院是什麼時候?好像是很久以前了,久到我原本要放棄她了,直到她前天
做了一件很不尋常的事。


那天她出門,照常地去銀行坐著。
這是她的訓練之一,或許已經幾年了,也可能幾個月,總之她必須要求自己盡量自在、安
份地在公共場合裡待著,融入人群。
這天她進行的不怎麼順利,假裝填寫開戶資料兩次、還假裝抽了號碼牌正在排隊,頻頻注
意手中的紙片。
可是她手裡捏的其實是衛生紙。
她害怕號碼跳到自己時無人回應,自己臉上的表情會露出破綻,這樣一來,以後就不能再
來這家銀行了。


對我來說,這麼神經質的女人真是天賜良緣。
回家的路上她還是買了麥當勞,而她也只敢買麥當勞,麥當勞盡忠職守地造就了她胖乎乎
的身材,和五年前的她判若兩人。


現在,這個肥胖的女人正在賴床。
然而,隨著時間流逝,我越來越確信我想的沒錯。

她死了。動也不動,肯定已經死了。

她被一層冬被和一層涼背裹得密密實實,只露出一只手腕和一叢黑裡夾白的亂髮。
可是,隔著房門,外頭客廳的電視還是一直開著,還傳來她姐姐剪指甲的聲音。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我真正期待的是什麼,
我希望她從棉被中蠕動掙扎地爬起身,慢慢拖著腳步走出房門去吃她那該死的便當。


那女的今年32歲,好像有生過一個兒子。
那年,我第一次在路上碰見她。雖然她精神奕奕的提著公事包,可是我只有一個想法:
「啊,這女的是塊破抹布。」
是啊,她渾身散發出即將瓦解的神態,怎麼會沒人注意到呢?
連她自己也沒注意到,不過我想我這次或許能成功。


在平靜的生活下,有一天她一聲不響的偷偷掛了精神科門診,然後每隔幾週去回診一次。
過了將近一年,她的生活也全然變調,從瘦變胖,從有工作變家裡蹲,從家人會叫她起床
,到懶得叫她起床。


搞屁!妳到底要不要起床!


雖然是這樣,但她每次上街還是表現得很正常,臉上的表情和我以前初遇到她時沒兩樣。

可是她前天買完麥當勞之後,竟然在路上摸了一隻柴犬,
我就知道出事了。


她不止摸了柴犬,還和柴犬玩耍。
那是她家巷弄裡批發塑膠製品的小公司養的狗,每天都被栓在門外。
看到人經過不吠也不叫,會開心地伸出舌頭並乖乖坐下。
那女的伸出她的胖手,親暱地騷騷柴犬的耳後,臉上還露出溫暖的微笑。

那個笑容我再熟悉不過了。

這女人經年累月下來從來不願意和任何有生命的東西打交道,那讓她感到痛苦而自卑。
因為她是全世界最渺小、最不配有生命的玩意兒。這可不是我說的,是她自己打在電腦的
記事本裡,又刪掉無數次的語句。

那個笑容告訴我:我此生已了。

太可笑了,我期待那麼久的爆點竟然是因為一隻小狗。

但是我還是興奮難耐,比她更快就回到她的房裡。

果真,過了晚餐時間她還是沒有進食,照例開滿了人力銀行的網頁,並用認真的表情過濾
著職缺。
到了凌晨兩點多,她艱難地拖著好像一直無法習慣的巨大身軀爬上了床,然後從床底下搬
出一個鞋盒,從盒子裡拿出一瓶全新未開的罐泉水。

鞋盒裡發出沙嘩沙嘩的聲音,她就這麼豪邁地就著鞋盒把為數不知道多少的藥丸吞下,就
著水瓶喝了一小口,然後鑽進被窩裡。


夕陽西下時,她媽媽回家了。大門被關地用力,如果她也被這聲音驚醒就好了。

「這是什麼?」她媽媽的聲音從客廳傳來,裝滿菜的塑膠袋被重重摔在桌上。

「二姐的午餐。」弟弟在看電視。我能想像他邊回話,邊左右晃動著想看見被媽媽遮住的
螢幕。

「幾點了沒吃午餐?搞什麼?現在我要煮晚飯了耶!那到底是要煮她的還不要煮?」

「我怎麼知道!妳怎麼不去問她!」

可是媽媽沒有馬上過來問,她一邊咕噥著一邊把菜拿去廚房。

快進來啊!快進來啊!我快急死了,那只露在被襦外的手腕被百葉窗透進來的夕陽照得一
格紅又一格黑。


「抨抨抨抨抨抨!」
拍門的聲音。
「喂!妳起不起來啦!媽問妳是要把中午的飯吃完還是也要煮妳的!」

她老姐來了,這就對了!孝順的大女兒來解決母親不想面對的難題。


直到全家都開飯了,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的大姐才找出鑰匙跑來開門。

這時的我已經麻木不仁,我已習慣等待,從白天等到傍晚對我來說不過是眨眼之事,但是
,那女的都沒有動過。


她沒有動,就算大姐進房開了燈、發出慘叫時也一樣。

我在全家陷入一團混亂時離開了這裡。

我走去銀行、走去麥當勞,走去柴犬的狗屋,都沒有遇見她。


過了這些年,她就這麼死了,也就這樣消逝。

這讓我非常困惑,非常無助,並再一次的失望。

她做的每一件事都直指著她遲早會死,只是什麼時候的事情罷了。

意外太難以預測,我不知道誰會在哪個地點發生意外。

不過當我初次遇到她,我就覺得是個機會。



她從來沒有說過讓她變成這樣的原因,當然不可能告訴別人,可是連獨自一人時,她也從
來沒有透露出任何訊息。

她連自己也防著。

所以,我也有很多問題想問她,太多了,我好奇的很,我在想,等我們成為好麻吉時,她
就會告訴我了。

可是,現在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找不到她?

她怎麼沒有立刻就看到我?



她不見了?怎麼可以這樣?我跟著她那麼多年,她怎麼能這樣對我?

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證明我的存在?






我不是...鬼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8.165.12.3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379239.A.DFF.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