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j52122002.bbs@ptt.cc (本非池中物)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原來乖也有錯嗎?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6 Tue 19:23:35)

晚安,我是龐德。

今天晚餐吃什麼呢?

裡面有沒有人生的滋味?

以下故事來自龐德說故事。

=========================


記得有個年紀比較大的朋友。

我先認識他後,後來認識了他的兒子。

兒子叫做吳信。

吳信從小就不太快樂,讓我告訴你原因。

而這個原因跟你我都有關係。



國中時候的吳信不怎麼會唸書,儘管花了很多時間,但依然成績普普。

於是高中就考上了成績後段的公立高中。

你想說,這好像也考得不錯嘛!

但如果你知道吳信花費的力氣與時間,你就會覺得考得不理想了。



吳信國中時一到五都補習,國二開始六日全天衝刺班。

於是下課後就是趕往補習班,補習班下了課,回家洗澡,差不多就可以睡覺了。

明天早上又是七早八早的學校早自習。

好不容易六日了,又得去補習班,八點到晚上九點,下課回家睡覺。

你說,這樣的生活變不變態?

我他媽覺得變態死了。

一個人類明明活在自由的國度,卻過著像是奴隸般的生活。

書的,不,分數的奴隸。

分數的奴隸。

眾人眼光期許的奴隸。

然後他乖乖的,乖乖的聽父母的話,乖乖的唸書,乖乖的考上了公立高中。



還記得他說他父母總是這樣跟他說。

「這都是為了你好。」

「現在努力一點,以後就輕鬆了。」

「想做什麼不重要,讀書就能出人頭地。」

「你看隔壁誰誰誰的小孩,都拿第一名。」

「你現在的義務跟責任就是唸書,你為什麼不唸?」

「為什麼分數這麼低?」

吳信善良,吳信孝順。

於是他為了不讓父母不開心,努力讀書。

高中三年,他也不玩社團,因為父母說「玩社團不能讓你上好大學。」。

因為父母說「玩社團的都是壞孩子,他們都不愛唸書,以後都要去做清潔工。」。

於是高中三年,吳信努力唸書,沒談戀愛、沒玩社團、他的人生就是課本。

人生就是分數。



到了高三,吳信考了大學。

分數普普,勉強上了公立大學。

然後他很茫然。

他不懂自己未來想要做什麼。

但父母告訴他,只要唸好書就能出人頭地不是?

於是他就乖乖地唸完大學,畢了業。

二十二歲,去當了兵。



當兵的時候,靠著父母的賄賂,吳信當了爽爽的爽兵。

父母說:「怎麼能讓孩子去受欺負?」

於是賄賂了誰誰誰的誰誰誰,去了個沒事的爽地方。

在當兵時,吳信確信自己算是「有成就」一族。

畢竟自己都乖乖的聽父母的話不是嗎?

退伍後,吳信找了自己本科系的工作。

做了幾年,吳信茫然了。



二十五歲,處男,沒談過戀愛,寫資料時興趣跟專業老是空白。

曾經自己覺得有趣的東西都被貼上「浪費時間」的標籤。

小時候看卡通覺得有趣,回家後講竟然被罵。

因為花時間看卡通不如「去唸點書」。

國中時覺得紙牌遊戲很酷,想要有套自己的牌卡。

被罵,因為花時間玩那種沒意義的東西,不如「去唸點書」。

高中時覺得社團酷斃了,但是父母說他們都是壞小孩。

於是不如回家「多唸點書」。



吳信二十五歲那年父母幫他相親。

對方是父母菁英社團社友的女兒。

吳信跟父母先到了餐廳,後來對方出現了。

是個看起來清秀乖巧的女孩。

頗漂亮的,吳信有點臉紅了。

兩方父母小聊一下後就離開了,剩下兩個年輕人對坐。

「你有什麼興趣嗎?」女孩問。

「嗯.....沒有耶,我家平常管的比較嚴。」

「那你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嗎?」

「嗯.....沒有耶,但是我還頗會唸書的。」

「....我喜歡旅行,你有去過什麼地方旅行嗎?」

「沒有耶,我假日幾乎都在補習班,寒暑假也是,我爸媽說旅行很危險,很容易被陌生人騙。」

「.....」

慘了,氣氛一陣冰冷。

「我對數學很在行,我可以教你基礎微積分。」

「.....你為什麼覺得我會想學那個?」

慘了,為什麼情況會變成這樣?

女生到底喜歡什麼?

乖巧女孩開始有點傻眼了,這傢伙就是個究級媽寶啊。

「你有交過女朋友嗎?」

「.....沒有。」

「....」

「還是處男?」

「嗯.......」

乖巧女孩本來想說把吳信變成炮友,至少對家裡有個交代,過幾個月再把他甩掉就是了。

想不到竟然是這種等級的媽寶。

「我想我們不適合喔!」乖巧女孩給吳信一個甜甜的微笑。

然後東西拿了就走了。

吳信傻了,自己這輩子,到底哪裡做錯了?

原來乖也有錯嗎?

不好意思,在我看來,大錯特錯。

這不叫乖,叫做沒意識。



吳信那時在說自己的讀書人生,我只覺得越說越毛骨悚然。

原來我們的社會變態至如此。

我們的社會觀念扭曲至此。

社會意識、觀念,都是你我共同形成的。

我們一起認為唯有讀書高。

造就了吳信的人生。

吳信也是奇耙,乖乖的聽話,乖乖的被塑型。

想一想,這種壓迫下。

人變得心理變態也是正常的。

於是那些在街上隨機傷人的變態殺人魔,造成他們的變態,你我都有一份。

慶幸的是,吳信沒有變成變態。

謝天謝地。



吳信二十五歲那年,他叛逆了。

這個叛逆來得晚,但他確實叛逆了。

他告訴父母,他要辭職。

「我花了一輩子努力唸書,卻每天都在做我不想做的事。」

「我發現我不會旅行,不會寫作,不會樂器,不會做飯,甚至沒有任何興趣。」

「我有天要出差,我問別人火車票要怎麼買,他們認為我在開玩笑。」

「但我沒有,我真的不會。」

「你們總告訴我人生只要讀書就可以了。」

「但不是。」

「人生不是只有讀書。」

父母這下沒法接受了。

「爸媽都是為了你好,你為什麼不信?」

「吳信,我們給你取名就是希望你信爸媽。」

「爸媽都幫你安排好了,你為什麼不接受爸媽的好?」

「你覺得你懂得比爸媽多嗎?」

「你為什麼要放棄你的人生?」

「為什麼我們這麼愛你,你卻要這樣子?」

「是不是你那個朋友誰誰誰,是不是他叫你這樣做的?」

「爸媽都是為了你好啊!」

吳信離家出走了。

好不好,是主觀意見。

有時你的好,卻不見得是別人的需要。

人,終究無法永遠箝制誰。

就算可以,這個箝制到底有何意義?

我們都該尊重別人,不是嗎?

即使是自己的親人,也該尊重,不是嗎?

好在吳信是個好好先生,朋友也都還算對他很好。

於是他在誰誰誰家住幾天,又換誰誰誰家住幾天。

吳信拿著自己的一點點存款,開始旅行。



他在宜蘭烏石港學衝浪,不斷的吃到鹹鹹的海水。

他在太魯閣徒步,發現自己從未見過的鬼斧神工。

他在台東海岸靜靜的待著,看太陽落下,潮汐拍岸。

他在綠島浮淺,被曬得黑漆漆的教練嘲笑。

他在蘭嶼第一次喝掛,在海提上跳舞,然後吐在海裡。

他在墾丁,站在台灣的最南端,望著一望無際的海。

他在高雄吃海鮮,吃完了學騎機車,學會了高雄人才會的「高雄兩段式左轉」。

他在台南喝牛肉湯,然後莫名其妙地跟著當地人去觀落陰。

他在嘉義出了車禍,然後傷癒後莫名其妙的跟人家出海補了幾天魚,補完於上阿里山看了阿里山的日出,第一次見到金光耀眼。

他在雲林學調咖啡,然後親手拉出了一杯美麗的拉花。

他在彰化吃了自己從未嘗過的小吃,才知道原來南部的滷肉飯上面是真的有一塊滷肉,而不是一堆碎肉。

他在台中被抓去了酒店,出來後幾乎被洗劫一空,不過處男的他貞操依然沒有丟掉。

他繞去了南投,傻乎乎的跟著別人騎機車上了武嶺,才知道原來山上可以冷成那樣。

他去了苗栗,跟著客家人一起做菜、泡茶。

他在新竹吹冷風,喝了人生第一杯高粱,覺得這是什麼鬼東西,又嗆又辣。

他在桃園跟東南亞來的朋友聊天,被請吃了一堆奇妙的食物。



吳信,那年才知道,自己的世界有多小。

曾經他的世界就只有國英數自社。

過幾年後變成了國英數物化。

曾經自己是個以為什麼都是天賜的奴。

卻忘了什麼本是自己爭取的。



吳信,那年才知道,原來這才是學習。

曾經自己生活技能一無所知,竟然連火車票都不知道怎麼買。

到現在會煮飯、會捕魚、會跟陌生人聊天、會拒絕強迫推銷。

他學習炒豆乾的時候,比死背那些課文快樂多了。

他學習騎機車的時候,比解出任何一個數學題目快樂多了。

吳信二十五歲,對生活還是新手。

吳信二十五歲,才開始學習生活。



曾幾何時,我們都自行處理了我們社會意識的扭曲。

我們在不同的時間叛逆,迷偶像,玩社團。

但有些人不會,他們乖,他們孝順。

於是他們沒有處理社會的扭曲。

吳信二十五歲的時候,才開始叛逆。

然後才懂人生多一點。

這不應該怪誰。

不是誰的錯。

有錯你我都有。

若聽到別人家的小孩,考不上高中、高職,你是否會在心裡為他打上個分數?

我不知道吳信現在怎麼樣了,他看來是探索世界上了癮。

但我知道,現在的阿信,很快樂。

你呢?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18.174.74.25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453816.A.69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