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煙洞 10 電影院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6 Tue 19:34:40)

煙洞 10 電影院


【2014年5月26日 18:15 沈信宏】


    失控已經成為唯一代名詞,
    我眼睜睜看著四哥在我眼前成為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最後在霰彈槍與刀刃的宰制之下,成為沒有生命的軀體。
    無辜的阿撇像是被用過的垃圾被丟進黑色巨大盒子中。

    戴文傑的降臨為這一切懸疑寫上血腥與殘忍,
    不解與全新的科幻設備被推入了廂型車,
    他要我坐在後方的黑頭車,
    那名長相貌美的長馬尾女子坐入駕駛座,
    打滿左半圈,駛離四哥的住所。
    接著就是油門踩到底的全速前進。


    沒得商量,我看得戴文傑正皺眉思索。
    低空飛過的燕子像是提醒了大雨正在遠方待命,
    我閉上眼睛,靜靜聽見玻璃震動的聲音,
    這並非是結束,而是更大的謎團。


「沈先生。你有沒有什麼事情沒說的。」戴文傑問。
「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

「真的嗎?」
「真的…」

「沈先生,你瞭解你面對的傢伙嗎?」我腦海裡閃過那個對我冷笑的男人。
「你是說…那個男人?」

「什麼都好,哪怕是一點點線索。」戴文傑的口氣聽起來不像是剛剛跟那群黑衣人聊天那
樣沉穩。
「我想不起來,就像是那本筆記本一樣,明明好像有什麼事情,卻真的找不到答案。」我
實話實說,現在這種局面已經沒有什麼好吝嗇自己的秘密。

「好吧,沈先生。既然這裡已經沒有局外人,我就開門見山地說。」轟雷響起,我們往郊
區駛去。
「是…」我看著他,雨滴已經在窗戶外均勻陣列地流逝。

「我原本以為只是一般的Case,但顯然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我們會處於很危險的狀況,
為了找到真相,你得好好配合我。」
「什麼意思?」

「長話短說,我們的工作室能夠提供一個完整的平台來侷限住這些傢伙。」
「平台?」

「對。集體夢境空間。那是一種經過大量精準化建立的監獄,全臺灣總共連接了上百名如
同你剛剛看的沈睡帥哥。」
「他們究竟是做什麼的?」我對此也感到困惑,如果不是親眼看見,你可能覺得他們就像
屍體一樣,也許是長期沈睡,已經不像是人的樣子。

「他們的作用就像是你電腦裡的硬碟吧,負責提供穩定的儲存空間。我們稱他們為『永夢
者』。經過特殊訓練、特殊栽培,要通過一系列的心理檢測才能委任的職位。一生必須活
在睡眠之中,提供我們有強力的牢籠關住危險的『意念』。」戴文傑說明。
「一生…」我不禁啞口。

「每個永夢者維持在夢境之中時,他們的大腦會提供一個特殊的夢境空間,每個人的夢境
空間與情感、過去經驗、創造力相關,就我們對夢境空間的研究與分析,它是一種具有物
理獨立性的高等維度,由於人類天生處於『三維視界』,因此在夢境中也只能看到三個空
間維度的空間變化。」
「等等,你的意思是用夢來關住鬼魂?」我不能相信這是一種方法。

「很難相信,但是絕對有效。
永夢者提供的夢境空間並非一般人所能提供的。
每個人天生對於自己的夢境都有排他機制,嚴格說起來,
鬼魂要是能在夢境中遊走,要得必須處於三維視界中,
有點類似強迫被『投影』吧。

詳細為什麼說明太花時間,總之他們若是想在夢境之中遊走,
必須具現化出與人類相同維度的投影物。

所謂人類的自我排他機制就是,
夢境與夢境之間就像是一個個電影院放映廳連接在一起。」
「什麼意思?電影院?」

「一般人若是接觸一般電影或者書籍的假設,
可能認為所謂的夢中夢是類似『層數』的概念,
但實際上夢境之間的連接處就像在放映廳與放映廳之間的走道、路徑,
實際上你做的夢會在同一個夢境之中不同迴圈,
跳接到不同的夢境之中之所以有強烈的不順暢感覺,
都是因為夢境之間有保護機制的界面。

即便是主人格作夢時,都能夠感受到那些刻意的跳接感。
至於剩下能夠被你記住的部份,可能只是迴圈中的某一個環節。
講的簡單一點,夢境就像電影院,一直循環播放不同電影,
這些電影是由你的潛意識出品的。

只有你本人才能夠輕易穿隧過這些電影院放映廳,
只有你握有那些鑰匙。」

「所以鬼魂靠的是什麼?」我問。市區已經在我的後方。

「鬼魂通常能夠針對體質特別的人進行侵佔,
就是因為情感、經驗上累積的缺陷,
就像是穿梭在電影院放映廳會留下顯而易見的路徑一樣,
類似走出1號放映廳只要直走到底就會是2號放映廳。

一般而言,在生物體制下的保護機制,
放映廳與放映廳之間的路徑、都會被有效包裝,
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從1號放映廳走到2號放映廳。

然而擁有天生靈異體質的人,
那些天生的情感缺陷與經驗創傷都會讓那些最簡單路徑現形。
只要鬼魂有辦法將你的電影院一覽無遺,就可以試著取代你。」

「可是你們的作法是靠夢境關住鬼,所以是?」

「任何地方都會有逃生出口吧?對於電影院來說也是,
肯定會有正門、側門、四個以上的逃生門。

我們只是將走進電影院裡的出口全部封閉而已,
他永遠只能存在一個不能脫困的牢籠之中。」

「全部關閉…」

「沒錯,這就是永夢者能做到一般人所不能作到的。實際上夢境空間是無限循環的自我循
環機制,包括我們本人在醒來之後,也是要從電影院出口離開。」
「你意思是,要是我睡眠醒來時,我的夢境還存在?」

「沒錯。這很難接受,但所謂的自我認知意識,自主意識,
都是要靠無限循環的放映才能穩定存在。

簡單來說,你感到作夢時不是作夢,
你只是回到了你生命片刻的自我意識循環之中。

要能創造出沒有出口的夢境,
就得封閉掉回到現實世界的可能性。」

「這…」

「我們快到了,我時間不多了。
光是如此,還撐不上有用。

所謂的集體夢境空間就像是巨型電影院一樣,
類似影城的概念吧。

我們打造了一個『核心』,它能夠掌握全局,
監控、監視、確認每個電影院的所有所需參數。

我們透過一項技術『腦內雙轉換影像視覺成像』,
它能夠將人腦內外的影像作同步投影。

意思就是腦內的圖像資料轉換成腦外的影像,
再由影像轉換為二維資訊,接著轉換成封包。

透過封包就能用網路將所有夢境空間資訊連接到『核心』當中,
核心能夠提供出所有夢境空間的座標、進入節點。

簡單來說,那些你聽不懂的技術就像是每個電影院之間的連接通道,
這些通道會匯聚到影城的中心監控室,
那個名為核心的老闆可以給我們每個電影院進入方法,
幾點幾分在哪裡,能夠從那個暫時出入口進出。

接下來的故事就是你前半小時看到的,
沈睡的男人、各類儀器,
我們將那個充滿惡意的傢伙從那個電影院拉出,
只給他一個通道,那個通道會通往我們設定的特殊電影院,
出入口經過設計,進入完瞬間封閉。

工作就結束了。」

「天啊,這核心到底是什麼東西?」

「哈,那又是另外一個冗長的故事。」他說完,那名叫羅蘭的女子停下車,在我視線左側
的是一郊區廢棄大樓。
「那你跟我說這麼多是為了什麼?」我有些恐懼地看著那鬼影幢幢的大樓。

「任何要踏進我們的特製夢境的人都必須要知道的注意事項。」
「天啊,這是什麼意思?」

「仔細回想一下吧。
我們只是將那傢伙關進電影院,
但實際上要跟他聊天,
還是得找出他呢。

要是得跟他對峙的話,
你是需要一點基礎知識的。」
「我會進入那個…什麼奇怪電影院。」

「是啊。這沒辦法。」
「為什麼?」

「這個問題我也想問你。」
「什麼意思?」

「沈先生…稱你為阿信可以嗎?」
「是。」

「無論那裡頭的怪物到底是誰,顯然這是一個陷阱。」
「什麼意思?」

「他會找上你,不是意外。我會出現在這裡也不是意外。」
「那是為什麼?」

「我們之間的唯一共同點就是你。或許你是他的特別橋樑也說不定。」
「但,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我知道,我雖然也想進入你的潛意識好好看看,
但是我們沒時間了。
現階段必須要趕快處理這個傢伙。
我的『核心』告訴我那傢伙有備而來。」
「不是,他已經關在裡頭了,我們應該有很多時間可以好好計畫吧。」

「該怎麼說呢。」他打開車門,大雨仍然滂陀,他打開反方向的傘,輕鬆寫意地走出車外
。


「即便是永夢者,也有可能會產生夢境崩塌現象。」他朝我看來。


「他現在正在試圖毀掉那個電影院。
顯然,他絕對是老手,
瞭解我們的老手。」他向我招手。




【2014年5月26日 19:29處理廠】


    午後雷陣雨過後的濕潤像是清道夫,
    將處理廠中堆滿了屍體與灰燼的味道輕輕掩蓋。

    這並非是管精儀所屬公司的業務範圍,
    但處理屍體一直是他會經營的,
    目的就是為了擴大城市觸角的適應性,
    他得找出更多在城市暗處獨自細細雕琢藝術的傢伙。

    然而,自從認識戴文傑之後,
    那傢伙為自己帶來一件又一件無法解釋的事件,
    某一種程度來說,管精儀或許是戴文傑的粉絲。

    一如往常,可能需要三根煙的時間,
    管精儀凝望著雷雨下墜的痕跡,
    等待自己的下屬處理完畢。。


「管Sir,這一次不太尋常。」一名貨運公司員工滿頭大汗地走向管精儀。
「哦,怎麼了?」管精儀不解地問。

「您確定我們運回來的只是屍體嗎?」員工吞了吞口水。
「兩具屍體,一具算是被害者吧,另外一具就是常見的東西。」管精儀再次澄清,他不清
楚戴文傑到底去哪邊找這種『殭屍』的,總之死相都不會太好看,這也是為什麼自己極力
想遊說戴文傑跟羅蘭進自己公司的原因。

「那常見的東西今天不太一樣。」顯然這名員工也是熟稔於這業務範圍,
「難道…」管精儀用手示意,兩人快速地往處理廠後面走去。


「照理說『這種東西』一旦被戴Sir處理完之後。就只是單純的一具屍體而已。」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管精儀與員工一同來到了焚燒處,只見其餘員工也是惶恐地
看著管精儀。

「屍體…復活了…」其中一名員工全身是傷地看著管精儀,他不像是開玩笑,這對管精儀
來說算是一種衝擊。基本上整間公司的員工都是純度極高的菁英部隊,只有一種可能,那
就是這並非是單純的屍體而已。
「媽的,這根本不可能啊…」管精儀低頭看著已經不能再爛的屍體,他不停看著自己獨特
的眼睛視覺能力,確認剛剛打鬥的情形。


    基本上人類是極為脆弱的物種,
    只要稍稍一個重擊,就足以致命。
    上至脊椎,下至內臟。

    即使是驍勇善戰的戰士,
    也不能掙脫肉體終將有極限。

    管精儀瞭解眼前的態勢,絕非常態。
    他趕緊撥電話給戴文傑。


「你們老大呢?」管精儀繼續抽著煙,手機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助理的聲音,艾琳是吧?管
精儀猜想。
「是管先生嗎?」

「戴文傑呢?」管精儀問。
「他正在『裡頭』。」艾琳回應。

「叫他趕快出來。」管精儀激動地說。
「這不可能,即便是退出也需要時間。」

「你有沒有辦法能聯絡他?」
「有是有,但是…」

「別可是了,我是認真的。

他現在關的傢伙可不是一般的傢伙。」


    管精儀大喊,
    用公司自製的偵測定義儀器找出戴文傑助理艾琳的位置。





--
煙洞 小說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408917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121.21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454481.A.9BC.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