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j52122002.bbs@ptt.cc (本非池中物)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給你的,我不要回來了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7 Wed 20:31:48)

晚安,我是龐德。

今天實在有點熱,要注意健康啊。

你在等我嗎?

以下故事來自龐德說故事。

===================


有些時候,我們盡心盡力地對人家好。

有些時候,我們毫不猶豫地付出。

有些時候,卻忽然發現,自己的付出如此廉價。

廉價到丟在地上踩,也毫不心疼。

廉價的撕心裂肺。



還記得那年韶文二十三,正是女孩的青春年華。

我十七歲時就認識韶文了,那時是因為社團的關係。

十七歲時對韶文沒什麼印象,聊過幾次天,還算相談愉快。

後來韶文交了社團圈子的男朋友,也就比較少聊了。

就這樣,她單身時我們偶爾聊天,不單身了,我也怕被誤會。

我好像有種被各種男朋友吃醋的體質。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也變成了認識很久的朋友。

只是,不太熟。



隨著時代變化,MSN退出了你的電腦,小藍人不再對你招手。

換著換著,變成了各種互聯網。

也因此,能一直看到韶文的變化。

十七歲的韶文,留著短髮,戴著牙套。

二十二歲的韶文,長髮過肩,笑容動人。

韶文的笑很自然,看著她上傳的照片總是覺得很陽光。

散發著光和熱。

說到照片,雖然韶文不怎麼愛露,照片也都較保守。

但完全能看出來就是個身形婀娜的女孩。

那年我總覺得,幹,老天爺你他媽不公平啊。

長大後,才知道,原來沒什麼不公平。



韶文平常不怎麼打扮,看到她時總是很素。

為什麼呢?

我想是因為個性吧。

韶文生活單純,心思也頗單純的。

雖然交過一兩任男友,但我認d她還是很單純。

也因此平常出門時,也不會特別打扮。

素素的,單單純純的,開開心心的。



二十二歲,韶文大學畢業。

男友也大學畢業,於是一個當兵、一個找工作。

那時,男友新訓,她陪他去剃頭。

入了營,等了幾天,第三天晚上接到了他的電話。

男友抱怨著軍隊的種種,韶文在電話這頭紅了眼匡,心疼。

接下來總是很期待接到男友的電話。

兩個禮拜後,開放懇親。

韶文一早搭著火車,轉了客運,再轉計程車。

終於到了男友所屬連上。

看到了皮鞋亮晶晶的他,韶文覺得有點帥。

但看到脫下帽子沒有頭髮的他,韶文覺得有點好笑。

怎麼這麼可愛?

放了懇親假,這幾天過的甜蜜。

憋了很久的男友像火一樣,韶文想到那幾天就臉紅。

竟然沒戴套子就射在裡面,真是白目死了。

但又有點開心。



月經遲了幾天,韶文緊張死了。

剛開始工作就懷孕,好像不是人生的計畫。

但如果能為他生孩子,好像感覺也很甜蜜。

哎呀,一定會被媽媽打死。

這幾天,軍隊好像比較忙,沒有每天晚上接到電話了。

記得男友那時說,新訓結訓假的日期。

準備個驚喜給他好了!

於是韶文那天臉紅通通的逛著網站。

最後下標了一套護士服。

臉紅通通的填資料,甜滋滋的。

過了幾天,紅通通的收到了一個黑色塑膠袋的包裹。

一打開來真是令人害羞。

試穿了一下,嗯。

希望他會滿意。

嘻嘻。

臉紅通通的。



結訓假那天,回到韶文那,韶文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穿著小護士服。

男友立刻爆炸,小宇宙火力全開。

嘖,真是幸運的男人,我嫉妒。

也真奇妙,入了伍,反而讓他們變得甜蜜。

一個收假,一個等,一個放假,一個陪。

再說一次,嘖,真是幸運的男人。



男友受訓,去了屏東。

等他放假,韶文就去屏東玩幾天。

他們一直不錯,只是男友越來越忙。

韶文也不抱怨,她只覺得男友辛苦,心疼。

陪著陪著,男友回了原本單位。

陪著陪著,男友開始變成了老兵。



算著男友退伍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減少,韶文也跟著開心。

她躺在床上,看著手機裡的APP提示破百,韶文就很開心。

再三個月,就退伍了!

她那天很累,回到家就癱在沙發上,看著手機提示破月,韶文就不累了。

再一個月,就退伍了!

該怎麼慶祝好?

癱在沙發上,剛好男友打來,韶文想要給他個驚喜。

但男友說那天有約了,約個幾天後吧!

韶文想也好,可能自己太晚說啦,這樣也多幾天準備。

掛完電話,洗了個澡,覺得不累了,覺得開心極了。

親愛的,終於不用再受苦了吧。



退伍那天,韶文還是來台北車站等他了。

她包包裡面放著一本書。

手做的書。

裡面夾著男友大學時期寫給她的字條。

裡面寫著交往第一天的日子。

裡面寫著他們第一次親密的日期。

裡面貼著他們第一個月的合照。

裡面貼著他們第一百天的合照。

裡面貼著他們一次次的旅遊。

裡面寫著各式各樣的手寫註解。

裡面還附了張令人臉紅通通的不露點裸體擁抱照。

裡面貼著畢業的學士照。

裡面貼著男友的光頭照,懇親那天的合照。

裡面貼著一張一張的火車票。

裡面貼著一張一張的客運票。

裡面夾著一張手寫歪七扭八的營區位置示意圖。

裡面夾著,這幾年來,點點滴滴的回憶。

韶文花了很多時間做這本書。

她不知道她花了更多時間形成這本書。

一點一滴,一點一滴。



韶文站在習慣等他的台北車站西二門。

她等了很久,卻忍住不打給他。

這是個驚喜。

終於,韶文看到了她男友。

塞著耳機,背著大包包,還真有點帥氣。

韶文沒跟他揮手,她想等他認出自己。

韶文看著她男友朝別的地方揮手。

韶文看著她男友擁抱了一個陌生的女孩。

然後他們接吻。

韶文看著她男友手不安分的游移,看著陌生女孩嬌嗔。

韶文看著他們牽手走掉。



那天,韶文從台北車站走回新店。

她呆呆的走。

走一走眼淚就不自覺地掉。

韶文,別哭,不准哭。

走一走,韶文咽嗚,她不願意哭出聲,卻敵不過自己。

韶文,別哭,別哭啊。

韶文放聲大哭,邊哭邊跑。

跑累了,就用走的,卻停不了的哭。

哭累了,走累了,就蹲在地上。

抱著自己的腳,想要縮小到不見。

想一想,又難過了。

眼淚開始流,韶文就繼續走。

她就這樣,走回了新店。

韶文沒有帶回那本書。

她把那本書,留在台北車站西二門的街頭。

給你的,我不要回來了。

也要不回來了。

那就留在你那吧。

留在你那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148.2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544309.A.95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