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j52122002.bbs@ptt.cc (本非池中物)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閨蜜柏松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8 Thu 19:15:11)

晚安,我是龐德。

明天就是假日了,要去哪裡好呢?

出門走走吧!

以下故事來自龐德說故事。

==================


我認識江婷時,她是個漂亮的女孩子,很有氣質那種。

江婷有個好朋友,是男生,叫做柏松。

他們國中就認識了,國中柏松喜歡江婷,只是沒說。

少年時期青澀的戀愛。

其實柏松沒說,但江婷隱隱約約感受得到。

畢竟有個男生對妳很好嘛。

只是江婷對柏松沒有一樣的感覺。

小時候說的,沒感覺,就是沒感覺。



國中時,柏松對自己沒什麼信心,所以柏松只是溫溫的,陪在江婷身旁。

套句女生愛掛在嘴邊的話「閨蜜」。

有些當然是真的好友。

只是有些,就是寂寞時的「寂寞消除工具」。

陪你散散步,逛逛夜市,到處走走。

但不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

柏松青澀,不懂。

江婷也是。

於是柏松自然而然地變成了江婷的「閨蜜」。

柏松不懂,只是很開心。

只是有時也不開心。

陪著江婷吃飯,出去玩時,柏松就很開心。

聽著江婷說心事,說喜歡上誰,誰對她告白。

柏松就傷心。

只是柏松沒說,他依然扮演著好閨蜜。

白天扮演,晚上內傷。

這七傷拳一練就是好多年。



上了高中,就像忽然斷了聯絡。

曾經的朝朝夕夕,變成了一個小藍人,在電腦的桌面上。

柏松也不是什麼聊天高手,於是他們很少聊。

大部份時間都是江婷敲柏松,告訴他,誰又怎麼怎麼,今天又怎麼怎麼。

柏松心裡明白。

自己,是不會成為江婷的誰。

頂多,就是個很要好的朋友吧。

他知道,江婷是不會喜歡自己的。

只是有些夢不會醒。

傻傻的,心甘情願的,杵在那裡。

傻傻的,義無反顧的,留在那裡。



高中二年級,江婷已亭亭玉立。

受到眾多追求的江婷,終於看上了一個學長。

看對眼的少男少女,一拍即合。

江婷興高采烈地跟柏松說,柏松笑笑的恭喜江婷。

那時江婷甜甜的,膩在他們間的愛情中。

那時柏松苦苦的,藏在每夜每夜的夢裡。

有些事,不能說,一說就破。

柏松不說,柏松不說。



還好,老天爺出了手。

柏松那年收到了一個告白。

雖然心中還有江婷。

只是江婷是個夢。

而她已漸漸遠去。

柏松知道。

江婷不知道。

或是知道,不在乎吧。

於是,柏松接受了那女孩的告白。

那幾年,他們各自有伴。



一陣子後,江婷分手了。

柏松那陣子很常陪她。

為此,柏松女朋友跟他吵架了。

柏松的女朋友覺得實在太超過了,不能接受。

柏松說只是好朋友。

吵得不可開交。

其實我知道。

只是好朋友。

也不只是好朋友。



後來江婷交新男朋友,柏松交新女朋友。

人生就是這樣,有時候你掛念誰,但就是沒緣分。

誰走進你的生命中,誰離開。

儘管你掛念誰,卻也沒拒絕誰。

於是他們還只是好朋友。

好朋友很多年。



其實我曾經問過江婷。

「妳不懂柏松對妳的感覺嗎?」

「其實也不是不懂。」

「嗯。」

「只是,我只把他當家人。」

嗯,好一個家人。

只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我又何必多說什麼?

那時我不以為然。



江婷總抱怨自己的感情不順,向柏松抱怨。

柏松只是陪著她。

陪著她去逛街,陪著她吃飯,陪著她散步聊天。

溫溫的,卻很長。



畢業後,柏松當兵,江婷上班。

柏松當兵時有打給江婷。

江婷只是笑笑地說了加油。

柏松也笑笑地說自己會加油。

江婷不懂,柏松也沒說。

幾個月後,江婷跟公司裡的前輩同事在一起了。

那時的柏松,在某個營區站衛兵。



那年,柏松退伍,江婷已忙得不可開交。

忙得沒時間見面、吃飯、散步了。

即使有,也是跟男朋友。

柏松沒說什麼。

「改天有空的時候約吃飯吧!」柏松說。

但他其實知道,改天有空,就是很久以後了。

只是世界就是這樣。

有時候你必須抱著某些遺憾,活下去。

後來柏松找了個工作,也忙了。

那年,他們都忙。

那年,他們都忘了。



於是,他們在彼此的青春中經過。

只是經過。

短暫停留。

然後把最青澀留在青春,一回過身已變成大人了。



江婷嫁人了,嫁給了前輩同事。

幾年後,江婷老公發財。

老公開了間公司,在江蘇。

常常三天兩頭的往江蘇飛。

於是江婷與老公就比較少見面了。

有人說,男人有錢了就作亂。

有人說,男人在外,很難不亂。

於是那年,江婷老公出軌,有了小三。



那年江婷還不知道。

只是在台灣過著一般的生活。

幾年後,公司倒了。

老公帶著小三捲款潛逃。

於是配偶江婷,擔保人江婷。

欠了一屁股債。

江婷哭啊,她哪有錢。

哭天搶地的,都快想不開了。

眼看著欠的債就要轉往地下錢莊,江婷萬念俱灰。

她想尋短了。



那天晚上,討債的來了。

敲著江婷的門,要她開門。

江婷雖然已算輕熟女,但還頗有姿色。

討債的一開口就要江婷下海。

討債的敲著門,什麼惡毒的話都說了。

那晚,柏松來了。

柏松帶了個朋友,是個穿花襯衫的老頭子。

江婷隔著門,一時間還沒認出是誰來了。

江婷看著討債的跟著這兩個人走了,卻不知道是誰解的圍。



回到討債集團公司。

花襯衫的老頭子毫不在乎的坐在最舒服的沙發上。

柏松一臉嚴肅,正在跟債主商量。

「江婷欠多少,我替他還。」

「那怎麼行,我們這算貸款,要算利息的。」

「沒問題,算點利息也是正常的。」

「這是我們到今晚的試算表,看完了就簽吧。」

柏松一看。

利息早就超過本金了,這張試算表根本是來坑人的。

「大哥,太誇張了吧,江婷的債權也才轉到你們這一個星期而已。」

「時間就是金錢。」

柏松臉色鐵青。

這麼多錢,根本還不起。

自己帶了自己賺的房產地產跟存款,即使這樣,也還不起這個價錢。

原本想要替江婷還錢了事,但現在根本沒辦法啊。

「本票。」

「喔?」債主一臉不以為然,這傢伙到底在逞什麼英雄。

而且這個花襯衫老頭是幹嘛的,這老頭也不理人,自顧自的玩著手機,看了就有氣。

「你想怎樣?」債主挑明了說。

「我這裡有我的房地產跟存款,可以先還一部分的錢。」

「剩下的我簽本票,你們放過江婷。」

債主想了一下,怎麼會有人白痴成這樣。

「沒問題。」

按了按計算機,算了算柏松帶來的皮箱,債主寫下一個數字。

還真不小。

柏松看也沒看,拿起筆就簽。

簽完了,拍拍屁股,把人生賣給他們了。

柏松沒想過值不值得,只想著自己的器官能換多少錢。

「陳先生,改天與您聯絡。」債主皮笑肉不笑。

柏松與老頭子,就這樣出了公司。

「劉老,謝謝你今天陪我來。」

劉老是自己在早餐店認識的社區老先生,朝氣十足的老先生。

自己那天看他們在下象棋,看了一下。

後來劉老沒對手了,看著柏松,就要柏松上陣。

想不到劉老棋力一流,柏松腦袋聰明。

於是他們從早纏鬥到晚,一輸一贏、一贏一書。

回到那天早上,柏松把自己的財產全帶上了,知道晚上就全沒了。

那天他在早餐店發呆。

劉老跟他聊了聊,硬是要跟來。

現在,在大街上,劉老還是在玩他的手機。

「我也只是來沾個水,沒幫上什麼忙。」

「劉老,可能不能陪你下棋了。」剛剛的情況你也都看到啦,劉老。

劉老點點頭,自己回家了。

只剩柏松站在街上發呆。

一夕之間失去的人生,自己還有多少自由的時間。




「柏松?」

「嗯?」

一回頭,好像看見當年那個穿著制服的女孩子。

「好久不見。」柏松說。

「你們為什麼跟著討債集團的走?」江婷。

「我把妳的債還掉了,雖然有點不夠。」

江婷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她只是傻傻的看著柏松。

「你哪來的錢?」

「我沒什麼興趣跟嗜好,薪水大多存了下來,靠著投資小賺了一點。」

柏松輕描淡寫,但這其實是很大的一筆錢。

我想柏松有他自己的生財之道。

「只是還是不太夠。」柏松覺得有些遺憾。

「.....謝謝......」

「沒什麼,我們是家人。」

柏松拍了拍江婷,然後把江婷送回家了。



隔天,柏松出門時嚇了一跳。

門外跪了一群人,全部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頭磕在地上。

一看,是昨天的討債公司,整個公司。

昨天的債主跪在第一個,看來好像被揍過。

「陳柏松先生,請你原諒我們對你過去造成的不便。」

「這些是您的財產與昨天簽的本票,請您務必要收下。」

「關於王江婷小姐的債務我們已經替她還清,請您不用擔心。」

「打擾陳先生了,我們晚上會自行離開,請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

柏松驚魂未定,收好了財產、撕掉本票後,這群人還是整整齊齊的跪在原地。

下了樓,劉老在早餐店等他了。

「下棋吧。」劉老說。



柏松跟江婷後來沒有在一起。

這不是演電影,江婷還是沒有嫁給柏松。

雖然她心中對他很感激,但是沒有愛。

電影裡面,女主角的突然回心轉意,很少發生在世界上。

幾年後,江婷還單身,搬回娘家了。

這幾年他們還是聯絡的少,江婷總覺得自己欠柏松,她心中就有個芥蒂。

幾年後,柏松結婚了,對方是個好女孩。

柏松的婚禮,江婷去了。

江婷在婚禮上,才了解。

自己失去了一個,願意為自己孤擲一生的男人。

這個男人曾經願意為了自己,將下半輩子賣給討債集團。

這個男人曾經願意拿自己所有活著的時間,來換自己。

自己卻跟他心存芥蒂。

十四歲時,老天爺就將柏松給了江婷。

直到今天,柏松真真正正屬於別人了。

又有什麼權利去爭取。

感覺,是什麼東西。

感覺,是什麼東西?

江婷沒再談過戀愛了。



世界上,能夠幸運的人很少。

世界上,有些人很稀有。

即使你看不出。

因為我們都是凡人,看不出那些人隱藏起來的光芒。

你不珍惜,有時就沒機會了。

世界上,有些感覺不重要。

你把自己放得很大,就會錯過很多事情。

柏松是個善良的人、也因此他幸運。

要是他沒有認識劉老,我也不知道今天的柏松會在哪個地方。

於是告訴你,還是要放聰明點。

你的身邊,不一定有劉老會救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51.146.4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626112.A.F1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