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投影 10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18 Thu 20:07:38)

投影 10


【倪光。2010年12月12日 早上8:30。酒莊 】


「請問是戴先生嗎?」濃郁的樹蔭蓋過了我們所及的視野,正當我們聞聲時,已瞥見一名
服務生正在酒莊門口徘徊,我想他應該等待許久,並且花了些時間在人群中分辨出我們。
「你們老闆呢?」戴文傑的回應就像是聖旨一般地打在服務生的臉上,我看見他眼瞼裡頭
正低語的恐懼。

「戴先生不好意思,老闆他已經在路上了,您的訊息已經有傳達給他了。」服務生戒慎恐
懼地說。
「那就直接約在會議室吧。」戴文傑吩咐完之後就要我一同走進酒莊,我拖著工具箱走上
階梯。服務生一個箭步向前,幫我一起抬著工具箱入內。

「戴先生不好意思,這是你的助手嗎?」我們三人緩緩走進酒莊內,他瞥向我這裡。實際
上我知道這酒莊並未對外完全開放,因此我猜到這服務生想說什麼。
「我新的助手,你幫他登入三張識別感應卡。」戴文傑甩了甩自己的墨鏡。

「好的,那先生可能要請您來這裡填一下資料才可以。」服務生走向服務台,拿出一台平
板,畫面掛載在某個app中。雖然我感到詫異,但我還是照著步驟把資料填完。當我把資
料填畢之後,我看著戴文傑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服務生趕緊引我們到電梯門口。

「戴先生還有什麼需要吩咐的?」服務生低頭,我猜這是一個避免四目相接的最佳選擇,
可見得戴文傑對於這些服務生的影響力之大絕非言語可描述。
「你幫我叫『阿映』上來會議室,順便帶Offer跟Textbook。」當戴文傑說完時,我不禁
笑了,原因是兩句關鍵英文字,我正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這兩句英文單字。頃刻,灰色烤
漆的電梯已經抵達一樓,叮咚聲響起。我們魚貫入內,戴文傑按了B3之後我才注意到這電
梯的奇特之處,電梯上竟然沒有二樓以上的樓層,但是竟然有地底七層的樓層。

「這裡只有地底樓層?」從恐懼的服務生、只有地下樓層的電梯,到我暫時無法消化的民
間傳奇家族故事,各個訊息都顯示我眼前的男人並非只是我能理解與想像的。
「等等你就會瞭解了。」戴文傑用著很冷靜的態度說。當他的話語抵達我的耳根之際,伴
隨著電梯內的假想力作用緩緩下沈,接著,迎接著我的感官世界已經超乎言語形容。


    從透明的電梯外窗可以看見每一層樓層令人瞠目結舌之處,
    此時電梯面板閃爍著B1樓層,
    我看見一座座的病床膠囊中擺放著人體,
    之所以稱為『人體』是因為我不確定是死是活,
    接著印入眼簾的B2樓層是大量的電腦設備相互串連,
    裡頭的工程師互相討論著工程技術。

    接著電梯抵達B3樓層,
    當我看到金屬門打開的剎那,
    再度又受到眼前光景的制伏。

    這裡的確是會議室空間沒錯,
    但就像是科技公司的巨大HR大樓一樣,
    但唯一不同的是裡頭用的所有設備絕對是走在科技尖峰之處。

    我緩緩地踏在潔白的磁磚地上,
    從眼角餘光可以看見那磁磚並非是磁磚,
    像是帶著半透明的玻璃體,
    因此我可以看見裡頭經過光線反射的結晶狀。

    除此之外,走過的茶水間,
    一應俱全的設備都使用著雲端功能與人性聲控OS介面,
    我看著貼在牆壁上的半透明平板正顯示著沖泡咖啡的加溫曲線,
    雲端資料顯示著正是哪些員工,
    從內部企業網路點選了他要的咖啡,
    各式各樣的資訊打在平板上。


「戴先生,今天要喝什麼咖啡?」我聽到一名女性的聲音,但並未看見其人,如果我對剛
剛牆面上的OS介面沒有誤認的話,那是最近兩年才進入Beta測試的OS『柯西』,可以直接
與使用者建立互動關係的人性OS,就像是與真人對話一樣。

    由於這種新型OS進入人體測試中大獲好評,但也引起了廣泛的價值觀意見,由於太過
人性化與具有自我成長意識,人類難以駕馭其作業程式,受測的人們開始與自己的作業系
統成為好朋友、男女朋友、夫妻等,科技一旦介入道德的領域之中,所有選擇都顯得不再
重要,因此『柯西』就像是被攔腰折斷一樣,最終革除了大多數可以自我成長與學習的意
志能力,人類往往跨不過去的並非科技所遇到的窒礙難行,而是人類的心靈始終還沒準備
迎接更新的東西,就像現在的我一樣,站在一個古老傳奇與尖端科技之間,感受著自己好
像脫離了現實世界一樣的錯覺。


    我開始捫心自問,我的意志是否能駕馭這一切?


「淺焙黑咖啡,另外送個甜點來。」戴文傑的回應讓我從混亂的思緒抽身回來。
「蜜糖領結嗎?等等請服務生拿給你嗎?」這女性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討喜。

「你很清楚嘛。」我們走過休息室掛牌的開放空間,不過看起來應該是給人換穿簡易的衣
物或者置放行李,戴文傑將他的西裝外套掛在衣架上。
「對了,戴先生,不曉得這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說來聽聽?」
「黃小姐已經在A1會議室等您了。」

「哇,這很明顯是一個不能再壞的消息啊。」戴文傑面有難色。
「不會啦,戴先生你還是不喜歡黃小姐嗎?」

「喂,你應該不會這麼八卦吧?」
「好啦,不鬧你了。隔壁這位是『倪光』先生嗎?」我不小心露出非常吃驚的表情,但是
要在搜尋引擎面前隱藏些什麼,大概要與世隔絕才能辦得到。

「沒錯。凡,叫服務生拿四杯咖啡吧,我們等等有很多活要幹。」這部OS的名字似乎叫凡
,由於我從未實際接觸過這種聲控互動OS系統,因此現在臉上應該洋溢著滿滿的好奇心吧
,可能這些令人發笑的舉動也看在凡的眼裡。
「好的。」

「另外幫我打開B5的風門。」
「哦,戴先生您確定嗎?」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擔憂。

「嗯,非常確定。」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一個好選擇,況且倪光先生也在。」凡的回應反而讓我非常詫異,難
道B5樓層放著什麼讓我不能看到的東西?如果是這樣大概就是跟老姊有關吧。

「我們的時間非常有限,等等你默默聽了我跟阿映的討論,就看能不能說服你囉。」戴文
傑的口吻像是自己等等的分析肯定會讓凡認同一樣。
「那,就請您注意安全了。」凡的擔憂再次從雲端中的聲音迴響開來。

「沒問題。」我們離開了休息間,順著七十二度的轉角走廊,走過約十多間各型會議室,
半透明大落地霧面鏡面使得一切欲蓋彌彰,看顯然地現在沒有任何人來此開會,也許那些
工程師還在B2忙碌吧。

    在如此沈靜的走廊上,除了一份蕭瑟,還外帶了一份詭譎的窒息感,我想大概是黑白
相間的地板磁磚與蒙太奇方式設計的牆面所致。當我被這些感覺壓得喘不過去時,我們走
進一間最深處也最大間的會議室,我想這就是凡所說的『A1會議室』吧。

    近乎三百六十度度的OLED螢幕跨接在整座會議桌四周,極度簡約的白色設計讓整個空
間顯得明亮又不失格調,我很意外戴文傑會出現在這裡,一切過份地反覆違合,但是我又
無力反駁,那種感覺很複雜。會議桌的盡頭,站在一名穿著棉麻白色上衣與天藍色牛仔短
褲的妙齡女子正在等著我們,我在想這就是那個愛戀戴文傑的黃小姐吧,如果凡的八卦沒
有問題的話。

「戴先生!我幫您拿東西。」黃小姐看見戴文傑後急忙地衝向我們,這積極度讓我非常訝
異,她開口之後的氣質彷彿像是堆疊了幾十層的紙牌塔在一瞬間推倒而崩塌的感覺。這讓
我相當吃味,戴文傑竟然有如此正妹獻殷勤。
「沒關係,你們老闆已經過來了吧?」戴文傑要我把工具箱放置好。

「不好意思,老闆他已經支開在台北的會議了,現在正在高鐵上。」黃小姐用著一號微笑
表情看著我們,實際上我看出她的遲疑,因為她的眼神也緩緩地瞥向我。從她跟服務生的
動作看得出來戴文傑平常是一人進出這個酒莊的。
「他是新助手。」

「哦,原來如此,不過這也讓人滿意外的。我記得戴先生選擇助手的條件非常嚴苛啊。」
這女子語氣酸度十足,她大概是覺得我一臉矬樣,帶著疑問的口吻在詢問戴文傑。
「Miss黃,你不要我不選妳當助手就說話這樣啊。」戴文傑冷淡回應,她的一號微笑表情
發生了崩壞。

「好啦,戴先生你大概消失了一個星期,到底怎麼回事。」她話鋒一轉,大概是不想再深
究他們的過去。
「倪采出了狀況,我們需要緊急處理一下狀況。」當戴文傑說出老姊的名字當下,我心頭
微微一震,除此之外我也看出這黃小姐嘴角的笑意,顯然她跟老姊並不對盤。

「怎麼會這樣?」嘴角上揚消失之後,她露出二號吃驚表情。
「你也別再裝了。總之我們侷限的意念都需要重新分配,阿映正在幫我進行暫時處理,我
這一個禮拜都走訪各地實驗室,由於我們的集體夢境空間在倪采失去睡眠狀態之後會快速
地萎縮,那些各駐點的永夢者腦波都出現異常狀況。」戴文傑很快地戳破了女子的假裝,
我也看得出來他們似乎已經認識很久了。另外我大概猜測到老姊的角色,『集體夢境空間
』,大概非常仰賴她的才能。

「那這樣我們最多撐多久?」
「頂多在一個禮拜吧,阿映給我的簡報,大概再一個禮拜,各地的永夢者都會支撐到極限
。」

「一個禮拜?所以他是取代倪采的嗎?」黃小姐看著我問。
「不是。」

「那麼他是?」
「我已經叫阿映帶Offer跟Textbook。」戴文傑隨手拉一張辦公椅坐下,雙腳橫跨在辦公
桌上。

「我想我們團隊不需要兩個總工程師吧?阿映做得相當好呢。」
「他有別的工作。」

「什麼?」她帶著狐疑的表情。
「我會跟他一同來找出新的『核心』。」戴文傑看了我一眼。

「我承認倪采是相當難取代的,你們要從何做起?阿映不是說最多一個禮拜嗎,要在一個
禮拜內找到這樣的人?」她坐下後嘮叨了幾句,我聽得出來她醉翁之意不在酒,顯然她是
想表現對戴文傑的關心。
「確切來說,是六天又八小時。」聲音從遠遠的地方傳來,沙啞中帶點沈重,一名身穿藍
紅色格子韓版襯衫,眼帶粗框眼鏡,穿著深藍色卡其褲的男子急忙地走了進來,他手上抱
著一堆資料,我猜他應該是阿映。

「好吧,趁著他們老闆前來的時間我得趕快把正事辦完。」戴文傑翻了翻阿映身上帶來的
資料。
「正事?」我瞧著那一疊厚厚的資料問。戴文傑快速瀏覽完文件後將它們甩在桌上。

「這是一份Offer,上面寫上了所有條款與權利義務事項,沒問題簽名之後就合約生效。
另外這一疊是Textbook,你能想到的問題我都寫在上面。」戴文傑將合約遞給我。
「我只是要來幫忙的,竟然也要簽約?」我從未想過參加收驚師的活動竟然還要簽約,當
我翻開合約時,更大的震懾躺在裡頭。


1.薪水以每月四十萬元支付,可與每週領取十萬塊。

2.每過一個月調薪20%,基數為前一個月的薪水值。

3.調薪上限為滿期一年後終止。

4.若有能力執行個案,從客戶中所得資金將有30%指定轉入特定銀行之中,不得過問與追
蹤其銀行資訊,並且資金運籌由『海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專任經理『黃艾琳』全權委
任處理。

5.無工時制,採取『絕對』責任制。絕對:所有個人私事優先度全在工作等級以下,包括
直系親屬身亡等重大事件。

6.不得與客戶及任何接觸同事發生心靈上契合的超友誼精神關係,僅能發展超友誼的肉體
關係,但為了確保個人身體使用上之自由性,超友誼肉體關係必須全程採取防護措施。

7.工作內容由戴文傑全權指定並不可有所質疑與反抗。

8.所有工作期間受到的精神疾病、肉體損傷皆不具任何保障。

9.死亡之後遺體捐獻給『海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為後續科學研究之使用。

10.死亡之後意念捐獻給『戴文傑意念工作室』全權處理。


「等等,這是?」
「我可以一項一項說明。」戴文傑聳肩。

「喂,你是認真的嗎?」如果現在是現場實境秀,大概可以拍到我非常錯愕又愚蠢的表情
。
「我做事喜歡先把事情談好,既然要你加入,很多條件就必須先知道。」

「沒錯。呃…請問您是倪光先生嗎?」黃小姐看了看她手邊的平板資料,抬頭看了看我,
實際上我倒是不太敢正面瞧著她看,因為她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
「是的。」

「您剛剛有閱讀過我們的條款,我叫『黃艾琳』,要是您簽署完成,接下來關於您所有個
人權益的事情都可以找我,另外剛剛在外面你應該『見』過凡了?」
「說『見』也是可以,我們有交談。」我回應。

「她會是我們所有新進人員的貼身教練。」
「教練?」我納悶。

「因為你的工作不太一樣,你必須要跟我一起進入我們的夢境空間。」戴文傑回應。
「對了,說到這個,光憑這種高薪,以及最後兩點,我們要做的事情隨時伴隨著死亡嗎?
」我將最後幾個字說得很慢,因為最後兩點我十分在意,代表我死後,從意志到身體將全
部送給戴文傑,我的身體大概會擺在剛剛B1所看到的大量病床膠囊中。
「怎麼了,你害怕了。你在柳村的表情可不是像現在一樣喔。」

「這跟我想得不一樣。」
「這麼說好了,你在我口中聽到的故事是過去戴家與倪家在湘西之亂之後所衍生的人生過
程,從我1990接管這件事之後,很多事發生了改變,不管是在科學層面上或者管理層面上
。」戴文傑認真地說:「我們在全台總共分布了將近30個工作室,每個工作室搭載著兩到
三位永夢者,每個永夢者透過夢境空間可以侷限住30到50個有自由意志的意念。」此時李
先生送來了四杯咖啡與甜點蜜糖領結,戴文傑不慌不忙地先拿起咖啡杯。

「另外我們的核心,也就是『倪采』,她的夢境可以直接將這67名永夢者的夢境整合在『
集體夢境空間』,因此這些永夢者可以彼此活化那些參數,並非一個僅能侷限住50個意念
而已,更能有效侷限住無法分離的『意念群』。當初這個設計就是為了能收服在這個土地
上的五百個流浪之魂。」
「現在『核心』出了問題,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如何控制那些個別意念,而是要如何侷限那
些『意念群』。」阿映補充。

「沒錯,由於事發突然,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把一切都搞定,所以才把你找來。」戴文傑
語畢後,咬下了蜜糖領結。
「但這一切聽起來很合理卻又過份牽強啊。」我反駁。

「看來我太小看你。」戴文傑露出不懷好意的表情。
「不管怎麼想或者說明,這已經是不得已的最後一步了吧。」我說:「所以實際上應該比
說明得更為嚴重吧?」


「你這種人根本不像是遇到小麻煩就會找人的貨色。」我說。
「嗯…好吧。」戴文傑拿起咖啡杯,將offer、資料通通丟在一旁,然後拿起白板筆在桌
上畫上一個圈圈。




「這是什麼?」
「聽起來有些超越現實的殘酷事實。」他清了清喉嚨。




【倪中育。2000年12月15日 14:30。】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道路,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測試,

    有時我認為我自己瘋了,
    但有時我認為我的敏銳精粹無比。

    其實我不相信他,
    那種轉變是超越自然的,
    一種刻意的改變,刻意的進行,
    然後接著你看到一切意外的成形,

    好像我跟戴衍,還有以前的所有收驚師,
    都像是可笑的歷史一樣。

    好像我們都是廢物一樣,
    錯誤跟誤解貼在我們的額頭,
    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股厭惡的味道。


    最後,我放棄了這場觀察,
    我把自己推進最危險的狀況之中,
    當一切都處於最失敗的時刻,
    或許才是轉圜的時候。

    於是這把鐵鎚,
    不是只是讓血液噴灑成一幅畫作,
    不是只是讓瘀血成為一個山丘。

    而是開啟了改變,
    讓一切可以運轉下去。

    我看著她的雙眼,
    攫著我彷彿沒有明天一樣。

    我對她沒有抱歉,
    我知道我只是終止了我的研究,
    我的調查,
    我的理想。

    我將這一切交給他,
    理由只要附加上去就好,
    反正我就只是一個失敗者。

    直到放棄的這一刻,
    我才瞭解放棄的勇氣永遠比堅持還困難。


    接著我繼續揮著鐵鎚,
    持續我得來不易的勇氣。





--
投影 長篇連結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5189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46.10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629259.A.AE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