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投影 11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3 Tue 00:01:50)

投影 11


【倪光。2010年12月12日 早上9:30。酒莊 】


「故事從一個最容易被發現的例子說起。」戴文傑深呼一口氣:「意念若要從人腦中獲得
主控權,就得利用『夢境空間』,他們會引發人腦在有意識或者無意識的情況下進入REM
睡眠,在那短暫的快速動眼期時,他們能夠從中獲得間接主控權。」我不太清楚戴文傑為
何用此當作他解釋的開端。
「透過夢境空間獲得主控權,你意思就像是那些中邪的人。」

「沒錯,一般人對於夢境空間都有所誤解,一般人認為那只是夢境而已,但實際夢境空間
存在的意義比我們想像的更多,你知道『解離性』人格吧?」
「我知道,你指的就是最多小說、電影喜歡用的題材,多重人格?」

「實際上患有解離性人格的患者通常擁有多種截然不同的人格價值觀,他們就像是被鎖在
同一個軀殼中,他們甚至能執行內部會議,甚至部份的人格能獲有大多數人格主導權,乍
聽之下好像就是一般的精神疾病,但實際上你有沒有想過一種可能,那就是你怎麼確定那
些分裂人格真的具有『獨立意識』?」戴文傑再次使用類似現實扭曲力場的能力,深陷於
這個力場之中的會被強迫帶進他想要講的主題之中。而他現在的言論就是要把解離性人格
推到一個我們都很恐懼的層面中。
「我不希望我的想法是真的。」

「說看看。」
「你意思是患有解離性人格的患者是因為受到其他意念的侵佔,彼此分享同一個軀體的意
思?」

「Bingo!」他激動地說。
「這根本太誇張。」我大聲嚷嚷,因為我很難相信這是真的。艾琳跟阿映噗哧地笑了一下
。

「你會有這樣的反應我並不意外。」戴文傑的眼神掠過我的全身,他的話就像是電流刺激
我的直覺:「一般人以為作夢只是作夢,但是每個軀體所帶有的意念到底是怎麼與所謂的
人體互相溝通?你從睡夢中驚醒時,你怎麼能確定你意識所在之處即為真實?」戴文傑拋
出了一個深奧的問題,我知道以他說故事的脈絡,這故事最後將會延伸到殘酷的真相,但
現在的我無法將它們做整合。
「意識的存在應該是很直覺的感覺,我們活著、我們能選擇、能做每一個判斷、能感受自
己與世界萬物周遭的變化。」我也不確定自己說了什麼,我只是試著要回應戴文傑。

「夢境空間並非只是一個想像空間,
實際上它是『意識』的具現化空間,
如果你能擁有獨立意識,
就像是你擁有這個軀體的主要鑰匙,
你能自由進出所有夢境空間,
夢境空間是一種高等維度,
並且隨著個人意識有所不一樣的呈現。」

「你的意思是這個空間並非只是人類所『定義』的一種參考空間?」在科學應用上,人類
常以多種假設性參考來作為研究或者量化依據,戴文傑的說法很顯然拋除了這種概念。

「它的獨立性難以用一言以蔽之,每個人的夢境空間物理機制並非相同,例如時間、空間
維度都會隨著意識對於世間萬物的情緒反應有所差異。一個對於時間有緊張特質的人,夢
境空間的時間軸可能會有維度上變化,或者情感上變化,譬如說我往東走,時間秒數會等
效膨脹,可能往西走,時間秒數會等效收縮,又或是我在夢境空間中情緒放鬆的話,時間
會等效被拉長。因此夢境空間並非只是假想的,它實際是存在,並且是意識的縮影。意識
必須透過生物機制來自我建立整個夢境空間。」
「所有的生物都具備這樣的方式嗎?這聽起來不是很合理。」

「每個物種根據自身的生物特性會去控制的這個自洽過程,每個自洽過程對於每個物種都
是獨立的。對於人類來說,我們必須在夢境空間中來反覆對自我意識的價值觀建立。」
「等等,你意思是我們之所以擁有意志,是因為透過自身對於夢境空間的建立來完成?」

「簡單來說就是建立一個完整的『錯覺』。」戴文傑的話總是讓我無法相信,因為一旦相
信了,那些價值觀都會瞬間毀壞。
「這很難令人接受。」

「沒錯,又有那個萬物之靈會肯定自己之所以擁有意識是來自於自身對自身的錯覺?」
「我就是這個意思,我現在能夠思考,我能夠獨立判斷,這些都是來自於我自身的選擇,
假設我不再作夢,我不再睡眠,難道我就失去了擁有意識。」

「我已經說過了,你現在清醒著,不代表你沒有在建立夢境空間。」
「什麼?」

「我們能夠靠儀器瞭解的,僅僅只是那腦電波的變化,但是你認為單純能夠用簡單的積化
和差函數,以及波的概念來簡單解釋我們的腦波嗎?」
「但你的確就是靠著這些儀器…」當我話說到一半時,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思考盲點。

「我可沒用那些基本儀器來界定任何事情啊,簡單來說我只是用腦波資訊來斷定現在這個
人腦部的活動起伏程度,那些頻率值跟波形只是人類用科學儀器自我界定出來的參考值而
已。實際上當你深入夢境空間會發現,每個人在有意識的狀況下也持續地進行多工處理,
自洽的夢境空間是不會停止的。」
「好吧,假設我真的相信好了,這一切串連在一起又是什麼,關於夢境空間還有自我意識
之間的關連性。」


「串連在這一起的關鍵就是『高等維度』,
你有想過假設當初沒喝下孟婆湯,
現在會變成怎樣嗎?」戴文傑的跳躍性思考又把一個新領域砸向我腦袋。

「我大概很清楚上輩子的事情吧?你這麼說就是相信所謂輪迴或者轉生的概念囉。」

「我從1995年成立工作室開始,曾經與多數意念在夢境空間反覆地認識與瞭解彼此。當我
知道越多時,也對這世界有了全新的看法。」戴文傑的眼神像是看見新大陸一樣,我想若
是真有人能夠跟人以外的『智慧生物』溝通,想必也會如此興奮。

「意念在分離大體之後會有物理性質的變化,他們稱之為『流亡』,所有的意念都會經過
『流亡』到高等維度中。實際上若是用三維空間視界的物理去思考,
就是所謂弦論中的『開環弦』與『閉環弦』的差異。」好吧,這次我真的被擊敗了。戴文
傑拋出了那兩個念起來就是很複雜的詞彙『弦論』,這已經是超過我理解的範圍。
「好,你說得慢一點。」

「1995年5月,著名的物理學暨數學家『維騰』(Witten)提出了M理論的思考,整合了之前
五種看似不同的弦論形式,我們稱之為弦論的二次革命。當時他提出多一個額外維度,若
時空共為十一維度的話,則可以把之前所描述的五種弦論形式整併在一起。因此也意外的
讓人們瞭解,除了弦以外,還有『膜』的存在。」
「等等,你可以先從最簡單的講起嗎?」我連弦都無法理解了,結果還給我『膜』這種東
西,實際我對物理的概念還停留在量子力學中的粒子描述。

「以三維視界的人類來說,弦論是對於整個宇宙、涵蓋所有作用力的統一理論,它的建立
與發展是在一個陰錯陽差中發生的。弦論當時只是用來計算原子核內強交互作用力的數學
計算方式。後來在發展過程中堆疊成本世紀最難理解的理論之一。實際上它的目標就是解
決廣義相對論及量子力學兩大難以融合的窘境,也是本世紀物理學家的宿命。」
「這我大概瞭解,廣義相對論中的重力場當量子化計算之後,會有無限大的值,並且無法
透過重整化來消除它們。」簡單來說就是量子力學搞不定重力這個作用力,好吧,這已經
是我的科普極限。

「很好。實際量子力學之所以強大之處,是因為它建立了『標準理論』,而標準理論中的
基本粒子都一一在美國跟歐洲的強子對撞機實驗中逐步發現。基本上來說,1980世代到現
今,仍是量子力學當道,它的應用跟實驗驗證非常完整。但唯一的缺點就是只能整合四大
作用力中三個作用力:強力、弱力、電磁力。重力是個嚴酷的課題,似乎只有廣義相對論
比較接近對重力的描述。但實際上,自從那個被蘋果砸中的先生發現重力之後,直到現在
,這世上還沒有人真的瞭解它。」
「就我所知,廣義相對論是圍繞著幾何的時空彎曲作為基礎。也是廣義相對論,我們才知
道有重力透鏡這回事。」

「沒錯,重力,或者說引力比較恰當,一直夾在這兩種理論中。而弦論提出的想法就以現
在人類的角度而言,或許比較貼近實際情形。它們認為粒子以下是以更小的『細弦』所組
成,那些細弦會震盪,不同形狀、震盪模式、組合,會成為各種千變萬化的基本粒子。」
「你這樣說好像是什麼都能創造,這聽起來很怪。」

「沒錯,弦論之所以令人為難之處就是我們必須細心的篩選我們所計算與思考的範圍,就
是因為它能涵蓋的範圍太廣,才使得如此艱澀。它必須建立在嚴謹的超對稱之中,然後必
須向下相容之前人類所提出的所有理論。」
「好吧,這些細弦震動形式可以形成夸克,接著那些夸克組成了我們的熟悉的粒子,最終
粒子造就了整個世界。」我想我必須先接受這一點。

「總之,一言以蔽之,萬物皆弦,你可以想像你看到的所有物體都是它的組成就可以。」
「所以開環弦跟閉環弦就是它形式上的差異囉?」

「嗯,我們略過繁複的數學與歷史,
當維騰提出十一維度的M理論之後,
它們發現引力跟其他三大作用力之間的差異之處。

你可以把它想成是撞球桌,
這個撞球桌就是我剛剛提到的膜,
這整個膜把我們的宇宙所包覆住。

開環弦的兩端點被釘在這膜上,
就像是撞球桌上的撞球,
它們彼此就只能在這撞球桌上碰撞。

三大作用力就像是撞球間的碰撞力一樣,
三種作用力只能在這個膜上。

而我們熟悉的引力就像是撞球之間引起的『聲波』,
它向著四面八方而去,它不僅能存在於撞球台桌,
甚至滲透到撞球台桌的其他空間中。」戴文傑吞了吞口水繼續說:「引力在弦論中的形式
,就是一種閉環弦。」

「我瞭解了,總之四大作用力之中,那個最難搞定的引力就是超脫我們所在的膜意思。」

「沒錯,這也就是為什麼引力對我們來說如此之小。電磁力比起引力而言可是大得不得了
,實際上廣義相對論提到的引力造成的時間彎曲,要造成足夠的時空彎曲也必須引力達到
足夠大的程度。從弦論看很簡單,就像是你在吐司上塗草莓醬跟灑肉桂粉一樣。」
「等等這又是什麼解釋?」草莓醬、肉桂粉?我的臉色看起來應該很難看,在旁整理資料
的阿映跟艾琳似乎一直在嘲笑我的無知。

「這是一些物理學家很精闢的科普解釋,吐司就像是我們所處的膜,草莓醬就像是三大作
用力,肉桂粉就像是引力。當吐司沾了草莓醬或者是灑了肉桂粉之後,你將吐司翻轉過來
會發生什麼事?」
「這有什麼不同?」我不懂戴文傑的幽默。

「拜託,直觀一點思考。」
「好吧,肉桂粉會灑在桌上。」當我說不耐煩地說完時,我才意會戴文傑想解釋的。實際
上肉桂粉雖能待在吐司上,但也可以很輕易的脫離,而草莓醬則會是牢牢地黏在吐司上。
也因為肉桂粉容易脫離的關係,所以引力的大小才會如此之小,因為它可能大多數都散佈
在我們看不到的高等維度中。我輕輕了發出了『哦』的讚嘆聲。

「那這跟鬼魂有什麼關係?」我實在想不通戴文傑幹嘛要燒掉我的腦子,兜了一大圈講了
弦論、草莓醬、肉桂粉。

    但我從他詭譎的笑容感受到這一切的串連,
    我的表情應該跟他剛剛發現新大陸的表情一樣。
    如果這一切萬一是真的的話。

「好吧,說說看你的想法。」
「他媽的,這不可能。」雖然我嘴巴這樣罵,但是腦海裡一切過去的記憶好像重建一般。

「說看看。」
「所以『鬼魂』就像『引力』一樣?閉環弦?肉桂粉?」這個結論就像是我內心的大霹靂
爆炸一樣。

「沒錯,鬼魂也是閉環弦中的一種形式,應該說,『意念』、人類的『潛意識』就是閉環
弦的一種。聽起來很可笑吧。我們追求了一世紀,從外太空研究星體,到超級對撞機撞出
那些生命期如此之短的基本粒子,都比不起我們的『自由意識』,『思考的本質』。」戴
文傑的結論使我發寒,這是一個很大的玩笑,如果給真的物理學家聽到的話。
「我好奇的是,那麼它們怎麼看待這一切的,就像是我處在三維空間,我根本無法理解高
等維度啊。」

「所以你剛剛有聽到我所說的『三維視界的物理』嗎?」
「三維視界?」

「弦論雖然是下個世紀最有潛力的最終理論,但無法避免的是創造它們的人是人類,一個
生物體制處於三維空間的人類,雖然有了拓樸學與強大的數學基礎,但仍然無法抹滅的是
主觀思維之下,我們的思考框架已經被生物機制所決定。當我們無法看見三維以上的空間
,根本無法證實我們的假設或許只是繁星中的一顆特例。因為或許在額外空間的物理機制
會有全新的風貌?或許弦論中的額外捲曲維度只是誤會?或許並非它們都像是我們假設的
那樣?」
「但我的意識是處於三維空間吧?你不是說我們的意識是可以像是引力那樣的超脫三維空
間?」

「還記得肉桂粉嗎?」戴文傑一直帶著人思考的問話其實讓我很感冒,實際上我很想快點
知道答案。
「你是說我的意識會像肉桂粉一樣均勻分配在不同維度中?」

「確切來說是不同『膜』中。我可沒說膜只是三維的。你的潛意識呢?你的夢境呢?為何
我會說夢境是一種高等維度。」戴文傑串連了我們之前所說的。
「說得仔細一點。」

「意識涵蓋著生物物理機制的自我意識,
與處以自洽產生夢境空間的各種潛意識。

『情緒』是人類意識的窗口,
我們每個人對於事件的敏感度與接受度都不盡相同,
實際上這樣的意識結構是非常複雜的震動弦疊加型態,
多個在膜上的開環弦交互作用可能會產生特定震幅的閉環弦。

簡而言之,我們意識中的情緒、經驗、創造力,
組成了擁有多樣性的開環弦與閉環弦。

而當人類死亡時,生物體制的開環弦機制會消失,
只殘存那些像是引力的閉環弦,
這些閉環弦會遊蕩在多種不同的膜中,
也就是我們說的『流亡』。

因為那過程像是瞬間經歷無限多種不同物理機制的高等維度,

最後停留在那些設法捕獲我們的『高等文明』處於的膜中。」


「什麼?」又是一桿進洞的節奏,洞口放著是我那顆已經跳動不已的心臟。


    戴文傑所說的結果簡直是間接承認高等文明的存在。
    一個異於我們人類物種的存在。


「這流程在會耗費一般世界大約七天的時間長度,但實際的體感時間更長。他們等待被分
配,也就是一般你所聽到的『頭七』。七天過去之後,他們會被一種高等文明人類進行『
記憶逆向工程』,藉由輪迴重新投胎。」戴文傑說的事情已經超乎我可以理解的程度,畢
竟從一個鬼魂中說出來的故事令人感到像是天方夜譚。
「好吧,高等文明,你意思是一個新的物種?比我們還高等的文明?」戴文傑的故事令人
難以接受,從殭屍、意識、柳村到現在的弦論與高等文明,這是我聽過最奇怪的組合。

「我想一般人很難接受,但你不用想得太複雜,總之就是多我們一個時間維度、三個空間
維度的人類而已。」
「等等,你是怎麼知道的?」看來戴文傑連對方世界的物理性質都非常清楚。


「等等,老大,你確定要跟他說嗎?我怕這會模糊我們的焦點。」阿映看著我,彷彿接下
來戴文傑所說的事情可能比我之前聽到的東西還來得奇幻與神奇。

「我想接不接受是每個人的自由,既然你要成為我們的一員,我會將我所知道的故事都告
訴你。」戴文傑露出認真的表情。




【倪中育。2000年12月22日 22:30。】


    我坐在自己熟悉的沙發上思索答案,
    一旦踏出了第一步,就不能再回頭了。
    我抽的煙已經夠多,
    或許已經病魔纏身了吧。

    身旁的醫療器材雖然簡便,
    但還能維持一陣子。

    我得完整地想過一遍,
    我深呼一口氣,做最後決定。


    1990年,戴衍在最後一次認知實驗中被侵佔腦部,在超過負荷之下身亡。1992年,我
的妻子佳恩被疑似像是『戴衍』的男人從頂樓拋下墜地身亡,警官在戴衍兒子戴文傑的允
許之下,確認戴衍的屍體竟然從棺材裡憑空消失。此案在毫無線索情況下只能草草結案。


    同時間,在佳恩身亡的同一天,在家中充當保母的同事『張景薇』被全身支解,嫌疑
犯是年僅七歲的『倪采』。全案最終在證據不夠充足的情況下無疾而終,倪采與倪光接受
了醫生的療程與測驗,中間透過許多樹木描繪測驗,我確認了倪采內心仍然被某個傢伙侵
佔,雖然我不確定真相為何,但我仍相信倪采潛意識深處蟄伏的靈魂與這雙命案有關。


    經過了八年的轉折與監視,
    我的草稿已經寫滿了書房,
    人事已非的光景,
    小梅自從知道我跟戴文傑在執行的計畫之後,
    僅僅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是啊,如果是我也會做這種選擇。
    這種瘋子才會相信的故事與經歷,
    要是不真正擺在眼前,
    那要說相信可能還距離太遠。

    看著秘密不停堆疊,
    看著小采無論多麼極力反抗,
    無論她擁有多堅韌的意志,
    終究已經是到了盡頭啊。

    那個傢伙,我已經從小采的眼神中看穿了。
    我到底是在合理化我自己的動作,
    還是我只是充滿恐懼地揮舞鐵鎚呢?

    可以確認的是,我若不先忍痛作出這一步,
    下一步可能就是更多人的頭顱成為鐵鎚的佳餚,
    包括那個永遠只會懷恨父親的小光。


    好多故事已經不能言喻了,
    我不清楚把這樣的『東西』交給戴文傑是否妥當,
    有幾步,我們已經超越了『人』可以做的決定。


    我們是不是只是某個判官,
    動用私刑的偽善者?


    我頭痛欲裂,我並沒有燒毀這些草稿,
    我將它們塞進書房最不起眼的深處,
    這個動作就是代表著這八年已經虛擲而過,
    我終究沒辦法找出辦法克服那個傢伙。


    我並不全然相信戴文傑,
    但是要救出倪采,
    只能靠他那說了好幾年的理論。


    我撥了通電話給他,
    輕輕摸著小采的頭,
    看著那呼吸器,
    我的眼淚緩緩落下。




--
投影 長篇連結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5189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38.146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4988911.A.31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