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6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3 Tue 20:56:50)

歲月 6


    無法呼吸不是因為眼前的女子有多令人恐懼,
    而是那湊巧、迅速的出現,那銳利如刃的眼神。


「妳還好吧?」紅用著那水汪汪的眼神看著我。
「沒事…」我吞了吞口水。

「是不是阿忍欺負妳啦?」紅似乎想要緩解我內心的焦慮。她用雙手輕輕地握著我。
「沒有…沒有。」我看見阿忍正想要解釋,就在他回應以前回覆。

「剛來這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好好習慣。」紅往一旁的木椅坐下,阿忍馬上走進吧台,似
乎是要幫她泡咖啡。她看著我楞在那裡,語氣很輕鬆地說:「坐嘛,別那麼拘束。」此時
我的腦海一片空白,雖然我的內心有很多疑問想問,但我不清楚是否要問眼前這名女子。
「好…」我拉了一張木椅坐下。

「阿忍,老樣子,聖特瑞沙蜜處理的。」紅似乎很常來喝咖啡,至少她像是在點她要的單
品。
「好的。」阿忍很認真,不敢怠慢地開始手沖咖啡。

「來吧,女孩,有什麼想法都可以問我喔。」紅對我投以微笑,我不清楚這是不是她的毒
蠍攻勢,若我是男的,可能很難招架這樣的微笑吧。
「想法…」

「是啊。突然一夜驚醒,開始接受全然不同的人生,怎麼可能沒有想法呢。」她說。
「我…」我深呼吸,我連眼光都不敢離開紅,因為我知道她正緊緊地、專注地等待我的回
答。


「這裡還是現實世界嗎?」我問,第一個問題,雖然愚蠢到極致,但這是我想確認的。這
種超越現實的感覺,是我內心最大的疑問。


「哈。女孩,當然,這裡可還是那個獨一無二的現實世界啊。」紅笑得開懷。
「那…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我皺著眉頭,思考著要怎麼說的更好:「我的意思是…
我並不是第一個你們接觸的『這種人』吧?為什麼你們會開始『協助』像我這種人?」我
的解釋一塌糊塗,但已經盡力了。

「哦,女孩。每個人都各自不同的後悔或者痛苦。至少我們非常確認,喝下那劑的人,肯
定對於現實生活中有著難以言喻的痛苦或者是混亂吧?」她的眼神似乎看穿我當時喝下藥
劑的慾望,那一幕對我來說已經像是隔世那樣遙遠,我伴著自己無法承認的情感以及酒精
的薰陶之下,讓那一份慾望入肚。


「我們想幫助妳。曉筠。」紅的話使我眼睛不自覺地瞪大。


    她知道我是誰,她也知道我正在苦思自己的名字。


「用新的角度看看這世界,無論是任何人事物都是。任何會造成窒礙的狀況,阿忍都會為
妳處理的。」阿忍端來咖啡,她邊說邊看著阿忍。

「可是…我該做什麼?我意思是…你們的好意我當然瞭解,但是我們是何德何能才能能夠
接受妳們的幫助?」

「別擔心,曉筠。這只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就像是你進入一家速食店點餐,你總不會問店
員:『嘿,我是何德何能讓您幫我點餐啊,amazing!』。」紅聳肩,她的外型具有一種
東方美感,但是擁有美式風格的說話方式。
「也是…但…」

「阿忍應該也有提過那冊子的事情吧。」紅指著握在我手中的日記本與紙卡。
「有…」

「別壓力太大了。那只是會方便我們做事而已。」紅品著咖啡,眼睫毛的美麗讓人忘記她
有可能露出的任何殺氣。
「是…」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們。」她說。
「我會的…」

「好吧,我也還有事。阿忍,曉筠就交給你照顧了。」紅起身,她的牛仔褲完美地她的曲
線,她輕輕拍阿忍的肩,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阿忍的臉卻如此慘綠,我不清楚這是為什
麼。




「曉筠。名字很重要啊。出門前記得先想好呢。」紅說完就拉上木門。




    紅留下了只喝一口的聖特瑞沙蜜處理單品咖啡。
    以及一臉錯愕的我與阿忍。


「你還好嗎?」阿忍試著想從慘綠的臉色恢復平靜。
「我還好,倒是你,你的臉色也太差了吧。」

「我們出去走一圈吧。如何。」他問。
「好。」我沒有思考就答應了,也許是我們倆都需要透透氣。




》




    我們在社區中閒晃,
    附近有許多零星的簡餐店、咖啡店、特色小店。
    阿忍像是要彌平我們之間那奇異的呼吸感,
    因此在空白之中填補這些資訊。


「抱歉,曉筠。這是我的疏失,讓妳第二天就遇到。」
「你說…」我試著不要把紅的名字說出來。只要阿忍瞭解我在講什麼就好。

「我是下屬,該做的事情我都會做。不過就像是我說的,要是某種狀況下提到…那就會發
生像是妳看到的狀況。我試過很多次,也調查了很多資料。我也不確定這到底是不是超自
然現象。」阿忍說的我能夠理解,畢竟那一種超速度出現的女人,根本就絕非常人吧。
「呼,你所有以前遇過的客戶,都怎麼稱呼…」阿忍似乎連『她』這個字都不敢說,於是
我也只能這樣表達。

「很多,一籮筐的綽號。隨便妳稱呼。」
「好吧。告訴我更多資訊,我現在滿腦子都是混亂。」

「或許妳多接觸一點正常人就會感覺到現實世界的重量。」阿忍說。
「我雖然像是重生一樣,沒有名字、沒有過去,但我現在連我要去哪裡,該做什麼都不知
道。」我惆悵地說。

「好吧。有伴總會是更好的選擇。」他突然轉身認真地看著我:「但是風險也會增加。」
「所以?」

「我不確認真實的真相是如何,但我可以確定一切都有它運轉的常態,至少我很確認上面
要的很簡單。」
「什麼?」

「十八歲女性。就是這樣。」他低聲地說,他突然牽著我的手,像是我們偽裝成一對情侶
一樣。
「十八歲女性?」

「至少我手下接觸的case都是十八歲女性。嚴格上來說,就像是輪迴一樣,每個人各自選
擇的道路不同,有些人選擇去別的城市,留在這個城市的人有些人選擇直接工作、有些人
選擇回學校當個高三轉學生。雖然各自的道路不同,但是時間點一到都會消失。」阿忍的
話搭配烈日的照耀,形成令人沈重的負重感。
「消失…」

「是的。妳說妳毫無方向,我這邊有掌握一些名單可以讓妳去與她們聯絡看看。或許妳會
有自己的選擇與方向。」
「你是說,現在也有跟我一樣的人,在這城市中以重生的角色生活著?」我難以相信這個
答案。

「是啊。」
「我要去哪裡找到這些人?」


「所以我說風險會提高。校園裡是最容易獲得資訊的地方,因為有一些像我這樣的人,他
們專職讓重生者進入校園。可也因為如此,也發生過一些殘酷的事件。總體而言,我希望
妳慎選這個決定,畢竟要是決定進入校園,妳就要有一套完整的背景資料。」阿忍解釋。
「你以前接觸的case,那些女孩會選擇回校園嗎?」

「不多。很多人就只是在我的店裡打工。」阿忍回應。
「殘酷事件是什麼?」

「這得要問我的同行才可以。總之『有人』因為不高興,所以有一陣子會特別看管進入校
園的人。」阿忍的說明總是很含糊與曖昧,是因為紅的關係吧。總之紅是他跟他同行的上
司。
「好吧…那我該做什麼?」

「妳?」
「我瞭解更多狀況,至少不要是現在這種情況。」無論結果好壞,我不喜歡那種被矇在鼓
裡的感覺,這種感覺竟然奇異地與被外遇的感覺不謀而合。

「好吧。那我們要有很多程序要辦。」阿忍聳肩,他的表情像是他不太喜歡這個選擇。




》




    生活圈就像是連綿不絕的河水一樣。
    要做到毫不起疑就得要作到極盡專業。
    每一步就像是手沖一杯單品咖啡一樣,
    時間、手沖壺的高度、水面流速、手旋轉半徑與速度,
    每一個步驟都會影響最後品嚐的口感。

    阿忍面試了好幾組『父母』,
    我跟我的假父母都擁有一套完整的家庭背景,
    阿忍甚至為我找了一個假妹妹,
    他說獨生女或者獨生女比較難打進團體,
    這種刻板印象即便是對高中生來說也是有點效果。

    我的名字以一個全新的名字打在身份證上,
    阿忍有負責疏通的管道,
    讓我們這群假身份的人成為本國公民。

    除了身份證以外,阿忍還為我申請了護照,
    就連駕照都預先做了兩張,以便不時之需可以使用。

    另外為了要有背景身份,從哪邊轉學的,
    阿忍甚至為我花了幾星期的時間上課。
    我不清楚原來那些所謂理所當然的成長,
    當必須要假冒的時候,竟然如此費功夫準備。

    當然這也包括了作出假的轉學考入取資格,
    好險我入學的時間剛好跨越了暑假的九月入學時間,
    轉學考的時間也湊巧地包含在其中。

    阿忍不意外地說,
    當初為了讓每個人擁有獨立自主的選擇權,
    通常會在五六月接觸我們這些人。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令人感到不舒服。


    阿忍為我準備的班級我很清楚,
    他也有重複問我這樣行不行?

    我雖然有所猶豫,
    但是還是決意這麼做。

    這樣可以一次達到兩個效果,
    除了找到那些與我一樣的假冒女孩,
    順便可以看看我不清楚的故事。


    國立大興大學附屬高級中學三年十一班,
    這裡是我某一個暫時落腳處,
    我以美好的笑容迎接一群毛都還沒長齊的孩子。

    導師是一名深受學生喜愛的年輕男老師,
    他正在講台上介紹我,
    我以生澀的口吻說明自己的來歷,
    故事當然是因為父親因為工作轉調關係,
    所以被迫轉學了。
    最沒殺傷力又合理的一個敷衍說法。


    大家以熱烈掌聲歡迎我加入,
    我看得出來他們正身處於升學考試的壓力之中,
    因此倦容寫在臉上。

    導師為我安排了位置,
    第一節課很快就要開始了。


    我心裡正在思索著記憶下來的名單。
    會選擇這個班級,
    就是因為這個班與我相仿的假冒女孩相當多。


    接著,有人拍了我的肩,
    這是我不想要的開始。


    一張折起來的紙條夾在老師發下來的考卷裡。


    華洋的字比想像中的漂亮,
    看來要釣女孩,他還是很願意寫字,
    我以為他會不小心認出我來,
    看來我是多慮了。

    還是每個孩子都認為自己老媽生下來就是長這個樣子,
    從沒年輕過?




『嗨,妳好。
我叫華洋,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我。(表情符號)』後面寫了自己通訊軟體的ID。




    正當我看得入神時,數學老師突然喊了我的名字,
    一開始我還沒意會過來,等到全班目光都在我身上時,
    我才想起來我不叫王曉筠。


「林小桃同學?」
「是…」

「這只是一般隨堂測驗,妳就跟大家一起練習吧。」數學老師說。
「好。」我點頭,露出一號笑容。


    好吧。這種題目很難不考一百分,我心想。
    但一開始就考高分,可不是融入團體的好作法。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57.10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064211.A.22C.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