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j52122002.bbs@ptt.cc (本非池中物)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劉老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4 Wed 03:24:17)

晚安,我是龐德。

人生的計畫總趕不上變化,你說是嗎?

還沒睡的話,看看故事吧。

以下故事來自龐德說故事。

=====================

前幾天我下樓吃早餐。

後面坐了個老人。

我沒怎麼留意,結帳時突然才發現早餐錢已經被付掉了。

早餐店媽媽說是後面的老先生付的。

我走過去,覺得不好意思,想跟他聊聊。

老先生正在玩手機,頭也不抬的說了。

「小子,寫得不錯嘛,會下象棋嗎?」



沒錯,來者劉老。

不認識劉老的請看「閨蜜柏松」篇。

懶得看的請看解釋。

劉老是個陽光的社區老人,常常出現在附近的早餐店。

喜歡下象棋。

背景經歷不明,只知道曾經救過柏松一命。

用什麼方法?

不知道。

怎麼找到我?

我更不可能知道了。



那個早上我陪劉老下象棋。

下了幾盤。

有輸有贏。

我棋力不算好,且很久沒下了。

前幾盤慘敗,後幾盤開始有拉鋸爭奪。

劉老覺得有趣。

「小子,晚餐,今天,我請你。」

「劉老實在對不起,我晚上有約了啦!」我雙手合十道歉。

「帶上他。」劉老的語氣不容協商。

哎呀這可糟糕了。

我那天晚上原本要跟殺手大哥吃飯呢。

這怎麼辦才好。



京菜餐館裡,桌上擺著北京烤鴨,劉老剛坐下。

四人小圓桌,劉老直接坐在殺手大哥對面。

劉老什麼也沒說,就盯著殺手大哥。

然後嘴角有點上揚。

殺手大哥也是。

「小哥,你不錯嘛。」

「老頭,你也不錯。」

然後他們帶笑看著彼此。

哈哈大笑。

「小哥,問題來了,你比較強,還是我?」

劉老盯著殺手大哥。

餐館裡氣氛一寒。

慘了。

突然覺得我做了什麼錯事。

早知道錯開他們兩個了。

現在什麼情況?

我簡直鬧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內心崩潰吶喊,看著眼前盯著對方的兩個人。

我冷汗直流,我到底他媽的為何要出現在這裡。

「哈哈哈哈!有趣!」劉老笑說。

殺手大哥也笑了。

「嘿小子!」這回劉老看著我。

「你知道怎麼樣是強嗎?」

「不知道。」

我突然覺得我是這桌的傻子、腦包、低智商。

殺手大哥只是爽爽的喝著他的茶,一臉嘲諷地看著我。

「第一種強,是普通人覺得他不太一樣。」

「第二種強,是普通人跟行家都覺得他不太一樣。」

「第三種強,是行家覺得他不太一樣。」

「第四種強,是行家覺得他很強。」

我點點頭。

「喔,原來如此啊!」

「最強,是行家感覺不到他很強。」

我一驚,原來還有這樣的。

他們開始閒話家常,若無其事地聊天。

他們像是多年不見的好友,隨便的聊,天南地北的聊。

只是沒再說過強不強的話題了。

飯後,上了酒。

劉老說了一個故事。



那年,有個姑娘。

她們家是種蘭花的,咱們就叫她小蘭吧。

小蘭家種蘭花,很高級的那種,他們種的好,賣得了錢,是有錢人家。

小蘭與我,其實原本不怎麼認識。

我家那時窮,攀不上他們家。

咱們那時認識,是因為我媽的愛玉。

咱家是賣愛玉的,軟軟嫩嫩,配上酸酸的檸檬與黑糖水,那真是夏天一絕。

我從小不怎麼愛唸書,家裡也沒錢讓我唸,於是我就幫忙賣愛玉。

那年夏天,小蘭來我們家買了愛玉。

我想,好漂亮的女孩,不知道是哪來的?

後來來了幾次,我鼓起勇氣跟她說話。

才知道原來是附近大宅裡面的千金。

她我高攀不上,頂多給他的愛玉多點黑糖。

小蘭以前總買了就走,後來認識後偶爾會在店裡吃。

我那時小,不懂事,只是看著她吃愛玉的模樣,就覺得很開心。

但你說,我跟他怎麼有緣分?

他們家的聘金我想都不敢想。

小蘭是我青春的清純,藏在愛玉裡的檸檬,酸酸甜甜的。



有次小蘭來店裡吃愛玉,點了內用後發現桌子被附近的流氓坐走了。

她就捧著碗著急。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那時我也不知道哪生出來的膽,我就走過去。

上了兩碗愛玉,跟流氓大哥說咱家妹妹東西忘在這桌了,真是對不住。

流氓大哥也不刁難我,拿了小蘭的包包就給我。

回到櫃台邊,我拉了張小凳子,小蘭就坐在櫃檯內吃。

咱們怕露餡,等流氓吃完了愛玉,拍拍屁股走了,咱們才放下心來。

自那次之後,我跟小蘭就熟了。

我常免費請她吃愛玉,她老是要硬付錢。

我想他可能不知道,窮光蛋我也只拿得出愛玉請她了。

那年我忽然痛恨生在窮人家,恨自己只能盛盛愛玉,澆澆糖水。

如果我生在富人家,可能就不一樣了吧。

老了後才發現。

原來我生在富人家,我就不會遇見小蘭了。



後來,我去當兵。

兵單來時我沒啥感覺,只覺人生三年就要這樣不見了。

似乎很久不能看到小蘭。

那年小蘭十七歲,正漂亮,像花一樣。

我走時,小蘭買了月台票,來月台送我。

我上了火車,搖搖手叫她回去吧。

她就不肯。

火車開了,她也不追,就這樣佇著,看著我走。

火車走後,我的男兒淚就這樣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恨自己的沒出息。



還記得那天,開放大家打電話。

電話大排長龍。

我也湊湊熱鬧排隊,想打給小蘭。

好不容易排到我,我就打了電話。

電話接起,是個我不認識的聲音。

過了一陣子,小蘭來聽電話了。

說沒兩句,就突然吹了緊急集合的哨。

我在電話這頭大驚,說了緊急集合,就往集合場跑去。

後來新訓結訓,放了幾天結訓假,我就回家去。

回到家中,過沒多久,小蘭就來買愛玉了。

我提著兩袋愛玉,陪著她去溪邊聊天。

我一直口沫橫飛地說著軍中的事,她也聽得嘻嘻笑。

那時真是快活。

收假那天,我心情不好。

但小蘭來送我,我又好一點。

還是一樣,我上了火車,搖搖手叫她回去吧。

她還是不肯。

火車開了,她就佇著,看著我遠。

那時我多想逃兵。

只是逃了也沒薪水,又一輩子被追捕。

於是那些苦通通往肚裡吞,男人嘛,總是默默地吞了很多苦的。



後來抽到外島,船搭了,就去了。

很久才回來一次。

每次回來,小蘭都會來買愛玉。

我每次收假小蘭都來送我。

還是一樣,就佇在月台上,看著我遠。

我那時不懂,長大後才懂。

我真恨那時不懂。



幾年後,我退伍了。

想找份工作做。

其實我一直不敢叫小蘭做我女朋友。

她是富家千金,我是窮光蛋。

怎麼在能交往?

他們家不會准她嫁給我的。

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開口,只是我一直沒開口。

真後悔那時沒開口。



那年,小蘭家決定要給小蘭相親。

小蘭來跟我說。

我聽完了也沒說什麼,只是看著地板。

「祝你們幸福。」我硬擠出這句話。

小蘭也沒說什麼。

轉身就走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我心好痛。

小蘭,你一定不知道你在我心裡的地位。

我只是,開不了口。

開不了口。

我看著她走遠,她走到很遠的地方的時候哭了出來。

我心更痛了。

她邊哭邊跑,就不見在我視野內。



幾天後,我決定要離開家鄉,去城市找工作。

去了城市,就沒小蘭的消息了。

回來的時候,小蘭家已經不在那了。

曾經的電話也打不通了。

等到我抬得起頭見她的時候,她卻落入滾滾紅塵,無處尋覓了。

後來我才知道,不開口代價多麼高昂。



長大後才知道。

原來交往不一定會結婚。

不一定會一輩子。

也有可能分手。

但我確定那一定會是我一生中一段快活的日子。

可能是最快活的日子。

只是不開口,就什麼都,沒了。

只留了一生的遺憾。



故事講完了,酒也喝殘了。

我們三個就圍著小圓桌喝茶。

劉老發著呆,什麼也沒說。

殺手大哥也發著呆,什麼也沒說。

我也陪他們發了下呆。

我想,劉老一定很後悔當初沒告訴小蘭自己的心意。

於是來講了這個故事。



小蘭,劉老很喜歡你。

小蘭,不知道你在哪裡,過得怎樣?

有沒有子孫疼愛?

小蘭,有時緣分很夠,只是差那一點點的勇氣。

劉老今晚提著勇氣說了,你看見了。

那就好了。



不行,這個氣氛太傷心了。

吃個北京烤鴨怎能這麼傷心。

我要扭轉一下世界。

「那所以,你們兩個誰比較強?」

糟了,我十分後悔。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1.240.210.8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087458.A.72D.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