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7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4 Wed 23:36:35)

歲月 7


    想要打進團體其實並不容易,
    阿忍為我上了很多課,
    包括時下少女會使用的特殊名詞與支持偶像。
    以及這個年紀的少女最容易受影響的外界因素,
    只要能投其所好就能晉身到班級的核心。

    國立大興大學附屬高中算是年紀輕輕的學校,
    但從落成之後在市內成為前三志願的明星學校,
    也只是短短幾年的事情。

    這些事實我先前就瞭解了,
    華洋當然可以去讀第一志願的男子學校,
    但是依照他這種急性子遞紙條的個性,
    顯然大興附中才是他的最佳選擇。

    也許已經脫離校園太久,
    一切都變得很生疏以及新奇,
    全班同學都急著詢問我的背景,
    我大概是從裡到外被翻了三次那種細緻身家調查。

    或許我是他們升學壓力中的短暫盛開的曇花吧,
    我得乘著這樣的態勢,維持與加速跟全班的關係。


    三年十一班的聯絡網已經深深印在我的腦海:

    整個班級圍繞著幾個女孩,
    巧薇、琬茵、紋綾是班級中最核心的少女組合。

    巧薇是全班成績最好的學生,
    她的志向用屁股想就是那種為壞人打官司的職業。
    家庭經濟狀況似乎很好,每當新手機發表之後,
    她總是班上最先換手機的女孩。

    自拍app用得最勤的女孩,
    可以花一堂上課的時間修拼接圖,
    但是考試又考得超好的標準高材生特性。

    會在夜深人靜時猛k書,表面裝作對成績無所謂,
    但總是名列前茅,猛打那些平常努力讀書的書呆子的臉。

    當然這些描述都只是輔助,或者說都是不重要的特徵,
    關鍵巧薇是天生的校花等級美女,
    這讓她的一切好像都變得『特別』。

    她的髮型永遠追隨最新的流行角度,
    今年最流行篷鬆髮型在其他女生頭上像是出門沒整理一樣,
    但掛在她頭上就像是從雜誌走出來一樣。
    她的五官比例非常的完美,不會有特殊的稜角,
    不會有那些屬於『大人化』的稜角,
    譬如說是鼻子太挺、臉頰的皮膚太過僵硬。

    在她身上停留的就是青春,
    皮膚的膚質完完整整地展現了那一種無法取代的自然魅力,
    她並非是那一種臉龐白晰到脖子已經與臉龐是兩種人種的色差,
    相反的,只要淡淡的底妝,
    就可以將那五官自然的深邃完美,
    勾勒出令人怦然心動的美麗。

    每次被人告白時只會展現她那甜死人的尷尬笑容,
    『不好意思』掛在嘴上,男孩們只會傻傻地傻笑,
    互相嘲笑告白失敗,但是永遠不會停止追求巧薇。

    這種校園美女等級的女孩身旁都會有屬於她們的閨密。
    琬茵是跟巧薇同班最久的女孩,
    她們一起長大,從國中到高中,
    琬茵最知道巧薇想的是什麼,
    難過的時候喝一杯熱可可與送上一包軟糖。
    開心的時候最喜歡點上一杯榛果拿鐵。

    每個要追巧薇的女孩總是要跟琬茵問上許多問題,
    她就像是軍師,笑點很高,飄著長髮,冷冷的,
    笑起來很可愛的女孩,但一年要看到她笑的時間可能不多。

    琬茵最讓男生望塵莫及的就是熱音社第一把交椅吉他手,
    竟然solo輸給琬茵。

    當然這不能怪別人,
    純粹是琬茵從懂事開始就開始彈吉他,
    她有個在樂團工作的爸爸,
    因此向巧薇告白的男性知道這件事之後,
    再也不用自彈自唱的方式告白。
    因為琬茵早就彈過太過厲害的曲子給巧薇聽過了。

    另外一個女孩比起巧薇可能會是最多男生暗戀的對象。
    紋綾是那一種男孩子個性的女孩,
    跟她女性化的名字有很大的差異。

    她擁有那一種最容易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哥兒們特質,
    很容易猜中幼稚的高中男孩心裡在想什麼,
    最能接受幼稚男孩的開玩笑,
    因此也是最多男孩會稱兄道弟的女孩,
    當然,
    這也最容易讓高中男孩喜歡的個性。


    這三個女孩成為三年十一班的核心網路,
    從中間發散出去大約有五名到七名的邊際團體,
    這種團體最容易在模擬考結束之後約唱歌時聚集在一起。
    接著從這核心網路中間圍繞的就是各個不同的男孩,
    彼此交橫串聯,大概分為三四個小團體。

    然而男孩們也有另外一個核心團體,
    以博荃、淞元、昀甫作為三年十一班的另外一個核心。

    博荃雖然不是混黑道的,但卻是整個年級赫赫有名的問題少年。
    能夠考上大興附中顯然天資不差,
    但是他天生少長了一種特質,叫作耐性。

    舉凡只要能讓他失去耐性的事情,
    可能比每天要呼吸的空氣量還多。

    然而能讓這種傢伙平靜的竟然是古典樂,
    簡單形容就像是在戰場上驍勇善戰地搏擊,
    但是耳機裡正在運轉的或許是莫札特幻想曲。

    博荃另外一個才能就是與生俱來的電玩能力,
    聽說北部已經有網遊公司想要簽下博荃做為職業選手,
    但是這種事情很快就被他的爸媽拒絕了,
    畢竟電競選手永遠都處於電競元年的時代,
    全世界目前也只有一個國家能夠讓企業支撐起電競產業,
    這種還在起步的事業,是父母最怕的冒險。


    而能夠讓博荃覺得說話比較有趣的就是淞元,
    或許是淞元是那種什麼話題都能聊的陽光宅男吧。

    任何電視遊戲、PC遊戲、網路遊戲、手遊、最新3C資訊,
    都逃不過淞元的手掌心。

    因此整個班級大多數男生的桌電,
    都有詢問過淞元的意見。

    『這張顯示卡不行啦,FPS會戰的時候掉超快的。』這是我在教室最常聽到的一句話
,為此我還請教了阿忍一番。

    淞元會幫大家分析,如果想玩什麼遊戲,買怎樣的主機最划算,
    包括那些硬碟價差的買進期都會定時告訴大家。

    另外最讓全班男生不能離開淞元的特質,
    就是淞元擁有極巨量的BT硬實力,
    他甚至最後開始分項他架設的FTP,
    讓那些苦於設定BT的電腦初級生能夠簡單地下載要的『影片』。

    淞元架設的FTP幾乎網羅所有男生所要的資訊。
    電影、男生愛看的影片、遊戲、常用軟體、日劇、韓劇、美劇。
    當然要作到這種職業等級的事情一個人當然辦不到,
    所以淞元在校園也非常有名,
    他跟幾個傢伙共同維持全校賴以為生的FTP,
    甚至他們甚至獨立架設像是混合論壇與BBS的大興附中特殊聊天平台,
    『紅磚道』
    這種平台取代了大興附中的官網,
    小型的網路聚落慢慢從大興附中成為主流文化。


    另外一個核心是昀甫,他身材高大,
    在籃球隊擔任大前鋒位置,
    個性低調,卻是最多女生暗戀的對象。

    因此一開始分班的時候,令博荃最不爽的就是昀甫,
    然而不管是男孩還是男人的友情是最好建立的,
    讓兩個人成為朋友的關鍵竟然只是一齣日劇。

    兩個人竟然從互相仇視,聊著聊著竟然聊開了。
    博荃最常找昀甫去樓頂喝啤酒,
    因此他們是訓導處的常客,
    跟每個老師都非常熟。

    因此這三個男孩形成另外像是支流的朋友網,
    博荃身邊非常多網路戰友,經常去後門的網咖開戰,
    淞元身邊非常多專業宅朋友,
    昀甫身邊非常多籃球球友。

    我特別用一張圖記錄下這樹枝網路,
    其中我特別觀察華洋在這個班級到底扮演什麼位置。
    實際上我卻很訝異這種結果。

    我現在所看到的華洋與身為媽媽看到的他截然不同。

    華洋在三年十一班之中是最耀眼的諧星,
    最愛說笑話,最愛吐槽老師,
    最喜歡對女生有意無意的告白。

    這種特質的人只要稍不注意,
    就容易成為班級中被排擠的對象,
    然而華洋卻剛好踩在鋼絲邊緣,
    以最大限度的活躍換取在三年十一班之中的份量。

    這與在家孤僻的華洋完全不同,
    這是最讓我驚訝的部份。




「所以有辦法確定是誰嗎?」我在阿忍的店裡再次更新了我的網路圖。我跟他聊了很多,
才共識出幾個名詞:

重生者=像我這類的女孩。
安排者=像阿忍這樣從旁協助的管家角色。
克莉絲汀、小克=紅,因為第一眼我就看見紅穿的正是『Christian Louboutin』牌子的
高跟鞋,被稱為紅底鞋王的經典牌子。

「沒辦法,我跟其他伙伴的聚會時間不多,也是在那種聚會時間裡才聊到的。」阿忍無奈
地聳肩,原則上每個社區互相認識的安排者都會定期聚會一次,有點類似以前大學的『家
聚』那種概念吧,我猜。

「所以,這些女孩都是同一個人安排進去的嗎?」
「我掌握的情況是如此,但是詳細她們到底是誰就不確定了。」

「但我想不通的是,像我是以轉學的名義混進去,每一年轉學生的數量應該都是為數不多
吧。這應該很容易確認出哪些女孩跟我一樣。」
「是沒錯啦,高三轉學招生人數的確比較少,但高二的人數卻比想像中的多喔。另外大興
附中算是非常熱門的學校,招考人數比起其他學校算是多的。」說到這裡,我終於瞭解為
何阿忍要我選這個高中。

「所以,三年十一班真的有重生女孩?」
「這也算是同行的小道消息啦,我最多只能問到這個班級最有可能有人。」

「唉,雖然這一個月我交了很多朋友,但是關於線索完全沒有著落啊。」
「別急,這種事急不得。」阿忍為我的茶杯補滿洋甘菊花茶。

「所以關於『消失』,你真的已經沒有更多消息了?」
「Case by case。我所經手的案件都是她們決定離開此地之後,才從其他人口中聽到消息
的。」

「好吧,即便是過了這麼久,我還是一頭霧水。所以『小克』到底是怎麼讓你們這群傢伙
甘心地做階下囚啊。」
「哈,說囚犯就太過了。或許是我的這條性命是她給予的吧?我跟那些安排者都沒有談到
這些話題,有點像是潛規則吧。我們彼此都有各自的原因為小克賣命。至少對我來說,要
是沒有她,我已經在奈何橋等喝湯了。」

「除此之外呢。你們跟小克都怎麼接觸?」
「她會自己上門啦。」阿忍突然變得口吃。

「呦,聽起來不尋常喔。」我瞎起鬨地說。
「唉呀,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那麼多。」

「喂,我也是年紀快半百的女人了。你就大方承認吧。」我喝了一口茶,至少我已經從阿
忍的回應中聽出答案了。顯然小克那種姿色,即使是阿忍這麼淡定的傢伙也把持不住。
「唉,其實這很難形容的。」或許真相的第一步就要從他守口如瓶的嘴巴流洩而出。我已
經看出他眼底的惆悵,肯定是某一件事一直是他煩惱的根源吧,至少我在他工作的過程中
,能夠從他的眼底看見那些。

「好吧,紅酒還是白蘭地,你說了算。」
「今天不是週末啊,小妞,妳明天還要上課。」阿忍嘴巴雖然這樣說,但是我已經瞥見他
正在觀望櫃子裡的酒瓶。

「我要起來就起來,要請假應該也不用問假父母的意見吧。」實際上支薪的是我們。
「好吧,妳喝掛了可別怪我。」阿忍看來是很容易卸下心房的傢伙,他拿了兩杯酒杯,選
了一支紅酒。

「這種十幾趴的貨色我可以灌好幾支呢。」
「聽起來真囂張啊。」阿忍用開瓶器拉開橡皮塞,我不確定他想醒酒多久,但似乎想要掩
飾自己七上八下的心情,開始洗杯子。

「我可是酒國天后呢。」我用一種台台的口氣說明。
「好啦,等等就見真章。」

「喂,你還好吧?」我認真地說。
「什麼?」

「你太小看我囉。你的臉上都寫著有事情啊。」
「有這麼明顯?」承認得那麼快還不明顯,阿忍看起來就是不熟稔說謊。

「拜託,我們好歹也算是半個室友,這種小小的變化我當然看得出來。」每天阿忍到關店
時才會離開,因此我們的相處時間還滿長的。
「好吧,筠姐,我就甘拜下風。」阿忍特別說了我原先的本名,將酒杯遞給我。他順了順
口,坐在木椅上,靠在牆邊,若有所思。


「其實最開始我以為我是那個特別的人。」阿忍說。

「嗯?」

「當一開始發生的時候,當小克從醫院協助我,帶我回這裡時,我的內心只有萬分的感激
,後來她每天都會來看看我的狀況。我們聊了很多。我當時以為這就是全新的人生。」
「所以你們?」我的斷句與他的沈默就道盡了一切了。

「當然,那一切都是很自然發生的。然而有一天當她開始說明她的想法時,我才發現我只
是某一個『過客』?還是『中繼站』?」
「我好奇她是怎麼說服你的。」

「她邀了一個人來我店你坐坐,一個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傢伙,滿臉堆滿笑容,但我感覺他
是個危險的傢伙。」
「拜託,情敵看情敵都是不順眼的。」

「小克幾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說明我該做的一切。」
「所以那個男人來要幹嘛?」

「我不曉得,小克只有提到那是她的合作伙伴,她們說了很多我聽不懂的話題,像是一些
合作方針啊,流程之類的。」
「所以小克只是告知你,該怎麼招待我們這些人?」

「對。其實大多數時間我都是在生悶氣,所以我幾乎聽不進去她說了什麼。最後她花了好
多時間解釋她的想法,每一次解釋,我都覺得我像是陷入漩渦無法自拔的魚群一樣。」阿
忍說明,這讓我感觸很深。無關年紀或者對於人生看法的成熟度。每個人在愛情裡都是平
等的,即便是平常充滿智慧的阿忍,現在在我眼前就跟大男生一樣。
「我想起了一句話,當時聽起來沒什麼感覺,現在聽你說完倒是非常有味道。」

「什麼?」
「我的心理師當時有提到。『倘若時間不是女人的敵人,男人可說是連一點機會都沒有啊
。』」我說。

「哈,真有道理的一句話。」阿忍認真地笑了,我是難得看他如此釋懷地笑。
「是啊。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如此。」我看得出來即便是阿忍有多不喜歡紅的想法與命令,
只要每當紅上門時,他的身體總是很真誠地背叛他,最終,他只能順著那樣的軌跡走下去
。

「唉,總之這中間也有經過很多事情,但一切都是多談啦。」阿忍避開他的傷口,我相信
一定有更多曾經讓他心碎的橋段,那一種點到為止的辛酸,有時候比完完整整的裸露還更
為令人感傷。
「看起來你也沒有走出新生活啊。」我知道這句話可能會刺耳,也許是酒喝多了,我就這
麼脫口而出。

「哦?」
「我是認真的,阿忍。你維持了這家店,其實也只是維繫著你心中跟好友的約定不是嗎?
」

「你這樣說我也不能反駁。」
「真正的新生活,應該是重新開始吧,沒有小克,沒有以前,重新走自己想走的路。」

「那這樣說起來我們好像都在留戀著什麼。」阿忍看著我。
「嗯…」

「要是真的想通了,應該也不用去找那些跟妳一樣的女孩吧?妳大可離開這裡,過一個全
然不同的人生。」阿忍用一樣的結論回應了我,我倒是欣然接受,我的確內心還有很多牽
絆,對於未知,對於過去。我無法說服自己不去理解這一切。
「唉,所以這種事情總是旁觀者清啦。」我喝了一口紅酒,緩解我們之間的低氣壓。我們
彼此的臉頰都浮上了一份紅潤。


「喂,妳喜歡我稱呼妳新的名字還是舊的名字啊?」阿忍問我。
「小桃好了。聽起來好像比較開朗。」

「嗯。」我們不知不覺就把一支紅酒喝光,阿忍拿了第二支酒過來。
「怎麼啦?」

「沒事,我覺得我現在腦子有點混亂。」阿忍為我倒酒。
「喂,你不要因為我的外表就說話拐彎抹角的。」

「是啊,沒辦法,男人是視覺動物嘛。」
「所以我如果說『你今晚不要回家』會怎麼樣。」我不知道我是哪裡來的勇氣,過去我從
來不會說出這種話,但是現在、今晚,一切好像都是合理到不行的感覺。

「拜託別說。」
「為什麼?」

「因為我會認真答應妳。」阿忍認真地看著我,我感到心裡有一股異樣的情愫在流轉。


    但是我相信這是我們之間因為對於某個現實的無奈,
    彼此因為想互相慰藉所投影出來的情慾而已。

    即是如此,我仍然無法阻止自己。
    他的嘴輕輕地湊了上來,一切都如此自然。

    我感覺到他舌頭的溫暖,
    頓時好像心中某個片刻的失落因此而被補足了。

    我們似乎有些失去控制,
    他向我靠了過來,
    我感受到那份加速的喘息聲。


    最後,我們在那會崩潰的停止線之前煞車。

    只要再多吻一秒,
    就會跨越我們彼此的關係。


「對不起。」他緩緩地低頭看著我。
「沒事的…」我傻笑,藉以緩解一切。

「或許這支酒有50%吧?」阿忍開了小玩笑,想藉此化解我們彼此的尷尬。
「沒事啦,你別擔心。」我微笑地說。

「是我的問題啦,或許是我悶太久了,真的對不起。」阿忍是好男人,至少我從他的眼神
中看見他的原則。
「所以,過去那些女孩都沒讓你動心啊。」我很壞地問他,這不是一個好問題。

「所以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啊。」
「為什麼?」

「所以我才說男人是視覺動物。」我不知道我在他眼裡,已經是一個有別於他過去所見的
女孩嗎?我不曉得這是他的場面話還是認真的話。當我這樣問起我自己時,我發覺自己內
心某個自己好像開始認真了,這使我有些擔心。
「是喔。」我直覺地脫口,其實我不想這樣說,但是因為心底那一份突然湧現的問題讓我
冷冷地說。

「好啦,或許這是我的錯覺,但我真的好像有點喜歡妳。」阿忍突然話鋒一轉,我的心突
然急速地跳動了一下。
「喂,原來我這把年紀被人告白還是會害羞啊。」

「我這把年紀莫名的告白也是很讓人害羞。」我們彼此都笑了,也許真是內心奇妙的錯覺
。


    他開始收拾杯子,也許再喝一支,我們又會有全新的感覺,
    這或許是我們之間的默契。


「喂,阿忍。」我問。
「嗯?」

「以後我們有什麼想法都互相告訴對方好不好。」
「怎麼突然這麼說。」

「無論喜歡或者討厭。」
「哈哈。」

「我是認真的啦。」
「嗯。我會的。」他似乎理解我想說的。

「說好囉。」
「會啦。」


    這一天我們還是一如往常告別,
    只是當他離開時,我的心臟卻跳得非常用力。
    或許我那句話只是在告訴自己而已,我想。

    我望著牆上的古老時鐘,
    那是阿忍最近換的,
    聽他說是去賣日式小雜貨的店買的。

    我看著時鐘微笑,
    因為那只是我們某次聊天聊到的故事,
    他就買了一個我喜歡的時鐘,
    然後低語喃喃地說這只是為了要幫店面增添風味而已。




》




    隔天早上去學校頭有點昏沈,
    我不清楚是不是因為我太久沒喝酒,
    還是因為想太多而輾轉難眠。

    早自習的那段時間裡,讓我的臉快被桌面強大引力吸住,
    這時候手機的震動喚醒了我。

    又是華洋。
    雖然我已經已讀不回好幾次。




『喂,偷交男朋友都不說一下啊。』他在訊息裡這樣打。


    當我看到時,讓我從恍惚的半夢半醒之間清醒。


『你說什麼我不懂。』我回應。


『少來,
我跟阿達去百貨那邊逛街時,
離開時騎腳踏車到附近社區就看到你們啦。』


    這小子看來很常跑到西區來溜達嘛,我心想。


『你誤會了啦。』我回應。


『所以這樣我還有機會囉?』他的白目讓我有些無語,我只能說兒子,這樣是把不到妹的
。我回了一個否定類型的貼圖。


『好啦,逗妳的。我有認真的事情要跟妳說。』他回應。

『嗯?』


『妳之前不是問我一些問題嗎?』他說。我回憶了一下,當時我想從華洋那邊探聽一些班
上消息,當時我鎖定了班上幾個核心人物的八卦,我希望從他們那邊找出一些蛛絲馬跡。
但顯然我應該還沒讓華洋打開心防,至少目前為止已經一個月了,他都沒跟班上的人透露
自己母親已經消失一陣子了。

『嗯。』我的回答很簡單,這是我學來的招術。


『我想了想,有點不太對勁。』

『什麼?』


『老實說,我媽已經消失一個多月了。』華洋突然打出這句,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想不
到我問的事情竟然會讓他透露這件事。

『哇,真的假的。』我這樣打真是奇怪到不行。


『其實博荃的媽媽也是這樣耶。噓,這可是大秘密,妳可別跟別人說。』

『天啊,我不會啦。什麼時候的事情。』


『某一次打網咖的時候,博荃隨口提到的,至少一年多了吧。』


    我無法串聯這一切,
    難道真有這麼巧的事情。

    博荃的媽媽也是受害者嗎?


『然後聽說最近,紋綾跟博荃走到很近呢。我覺得最巧的是,博荃媽媽消失的時候,當時
紋綾剛好轉學進來。接著我媽消失時不久,妳竟然也轉學進來。妳說巧不巧?』


    當我看完華洋的簡訊時,頓時有些失重的感覺。
    華洋的想像力或許沒有那麼強大,
    因此他的口氣只是覺得巧而已,
    我相信他應該還沒連結到這中間關連性。

    難怪。

    難怪阿忍說過,有一陣子我們這些女孩會受到看管,
    這種湊巧的轉學事件,要是發生有孩子出現在同一個班級裡,
    那可會是增加了奇異的巧合感。

    雖然看起來像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但只要出現了兩次,
    就會引起巧合的輿論。

    現在回想起來,阿忍是否有點太大膽了,
    但也因為如此,我至少因為這個原因,這份巧合,
    確認了紋綾是可疑人物。


『也太巧了吧,紋綾也是轉學生嗎?』這讓我非常意外,她跟班上的同學處得非常好,如
果依照時序,應該是高一或者高二轉學進來的吧。現在回想起來,十六、十七、十八歲對
於少女來說,根本看不出來差異吧,所以我也可以以其他年級的身份入學吧?


『是啊。她是高一下轉進來的。』


    高一下,這聽起來相當困難,
    這讓我對紋綾是重生女孩的可信度度上升了不少。
    這種跨半學期的轉學,
    通常建立在與校方有關係的家長上吧?


『好啦,我沒梗了。談談妳的曖昧對象吧?』


『改天再說啦。』我隨意地敷衍華洋。雖然這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現在的心思都集中在博
荃跟紋綾身上。




    該怎麼開始呢?
    下課鐘響起,
    我聽見大家慵懶地喊叫聲,
    準備迎接無趣的第一節課。



    好吧,監視就從現在開始。
    紋綾以及博荃。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57.10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159946.A.2AD.html
※ 編輯: xereo (122.118.57.108), 06/24/2015 23:36:34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