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8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6 Fri 21:52:22)

歲月 8


    這種等級的監視很難短時間匯聚到想要的資料,原則上博荃跟紋綾幾乎沒有交集,從
第一節課到最後一節課,兩人就只是八小時存在於同一個空間的彼此個體,找不到共同集
合的時刻。


    正當我思考華洋這孩子是不是在對我惡作劇時,
    最後一節課的鐘聲已經響起,
    我收拾起書包,準備離開有冷氣庇護的教室,
    跟我一同放學回家的是妤珊與薇婷,
    她們算是三年十一班最為重要的眼線,
    簡單來說我已經看到她們三十年後的人生,
    具有十足的三姑六婆天份,
    只是她們的青春掩蓋了這些天賦。


    當我收拾好書包時,我發現華洋仍然在教室後面無聊地打混。


「喂,別鬼鬼祟祟的啊。」坐在一旁課桌椅上的薇婷已經觀察到華洋遲遲還沒離開。
「幹嘛那麼兇。」華洋回應。

「勸你離我們家的小桃遠一點喔。」薇婷冷冷地說。
「哇,什麼時候小桃歸妳們家管的啊。」華洋回應。

「這還用說,我們家小桃可是要超越校花的潛力股勒…」我摀住薇婷的嘴巴,顯然華洋這
蠢孩子從未翻閱過母親從前的相簿,這種年紀的孩子是絕對不會注意到這種細節的。對此
我反而鬆了一口氣。
「哈,別說了,我們走吧。」我回話,作勢要離開。

「喂,等等啊。」華洋擋在我前面。
「你到底想要幹嘛?」在旁一直觀察的妤珊也開口了。

「我有話要跟小桃單獨說。」華洋認真地說,我直覺這並非是告白,畢竟孩子雖然蠢但我
可以看透他的眼神。
「憑什麼啊,你這傢伙。」

「我沒有要做什麼,我們就在旁邊單獨說話。」華洋解釋。
「你很盧耶,你這捲毛。」薇婷大喊,如果是四十八歲的我,或許就會搧了薇婷一記耳光
,但現在聽在耳裡竟然只有好笑的感覺,高中生彼此之間的對罵,更多的成份是一種『誠
實』的展現。

「好啦,薇婷、妤珊妳們別擔心,妳們在走廊等我們好了。」我回應。
「小桃…」薇婷露出驚訝的表情,實際上我還在想我的話術要怎麼精進才能緩解這兩位女
孩的不解。

「這傢伙看起來滿蠢的,別擔心了。」只有一直罵華洋才有辦法讓女孩們覺得我只是一時
興起。我轉頭對華洋說:「只給你五分鐘時間告白喔。」然後露出『fine,我還很忙』的
表情,雖然作出這些舉動會傷了華洋的心,但我相信華洋的那種諧星特質的人,應該消化
這種等級的虧待。

「好吧,聽好囉。死捲毛,可別動我們家小桃一根汗毛喔!不然你在我們班就不用混了。
」薇婷凶狠地說。
「好啦,一下子就好。」華洋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等到薇婷跟妤珊慢慢走出教室,華洋才整理好他的情緒。


「怎麼樣,妳今天是不是花了一整天觀察。」華洋劈頭就是講我心中掛念的事,果然跟我
想的一樣,他還有其他的事沒說。
「所以你還有什麼情報?」

「唉,有件事我不曉得要怎麼說。」我從來沒看過華洋有這種表情。
「說來聽聽,要是超過五分鐘,那兩位小姐又要衝進來了。」

「我一直以為我媽是回娘家去了,所以一直不以為意。」華洋突然談起他的媽媽,也就是
那個消失的我的故事,從這種視角聽到這種故事,只存在著一種奇特的氛圍,好像我不是
她。
「所以?」

「我很早以前就知道我老爸會外遇,三天老頭就跑去他自己買的小公寓,我甚至跟阿達還
有一起闖進去勘查過。」華洋說的事情讓我雙手不禁緊緊握著,原來我才是最後知後覺的
蠢蛋,果然媽媽跟兒子之間還是存在著無法跨越的隔閡嗎?只不過是換了一個身份,真相
就像是洩洪一樣不停宣洩。但最讓我錯愕的是小桃具有什麼樣的魅力,竟然可以讓華洋述
說自己的家務事。現在的我們僅僅只不過認識一個月而已,還稱不上是朋友的關係,就可
以讓華洋卸下自己的面具。
「所以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問。這句話極度刺耳,雖然我想多聽華洋多說一點,但是
站在我扮演小桃這個角色的份上,我有義務與華洋拉出一個距離,好處是可能獲得更多不
知道的情報,壞處是這有可能會讓華洋停止這個話題。

「對不起,小桃。我不是要裝熟或者怎麼樣。」
「嗯?」我裝作冷淡。

「只是我認為有些事情必須要告訴妳,雖然有些事情聽起來很荒謬。」華洋不像是開玩笑
。我心頭抽了一下,難道是華洋一直知道什麼奇異事件,但是因為事件太過於特殊,跟人
分享只會當成瘋子,因此小桃會是那個他認為可以分享的對象?
「什麼事情,跟你爸媽有關?」

「好,我對妳有撒謊,在訊息中跟妳說到博荃的事情,只是想測試妳的反應。實際上博荃
媽媽消失的這件事,我是完全參與在其中的。」華洋說完這句話後,我的激動爬上的眉梢
。原來如此,華洋會發現這些巧合,以及會跟眼前這名新轉學生談到這件事,就代表小桃
這個角色在華洋心中,是可以討論他所說的『有些事情』。
「哇,所以到底怎麼回事。」

「博荃的媽媽對博荃很好,我很常去博荃家玩。但是爸爸對博荃媽媽非常壞,簡單來說就
是家暴及蹂躪,因此當博荃媽媽消失時,他很自然地認為應該是媽媽離家出走了。」華洋
繼續說:「當然這種事情,最後還是以失蹤人口作為結局。博荃爸爸變相地只能把怨氣出
在博荃身上。他會常不在家是有原因的,誰想回家被自己老爸揍。」
「天啊,所以?」我的少女姿態應該作到極致了。

「從那時開始,博荃、我、阿達,我們就開始自組偵查隊,名叫『阿勃勒』。我們試著將
博荃媽媽有可能會出現的地方進行地毯式的搜索。」華洋說到此時我才想起這一切是有跡
可尋的,自從加入了三年十一班之後,我才發現華洋根本沒有加入什麼社團與課後活動,
原來自始自終都是在搞這個『阿勃勒』啊。竟然用我最喜歡的花作為偵查隊名稱,我搞不
懂這些高中男孩在想什麼。
「你們有什麼收穫嗎?」

「沒有。博荃媽媽幾乎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我們甚至請淞元幫我們蒐集了一些資料,但
最終還是全無音訊。也因為如此,我們這幾個人從高一開始就有革命情感了。」我透過華
洋的說明整理事件的來龍去脈。在紋綾轉學前,博荃媽媽就消失了,這意思是這幾個男孩
從高一上就組成了這個偵查隊『阿勃勒』,男孩之間的友情光是這幾個月就可以昇華到這
種地步嗎?最讓我訝異的是擁有極高數理天份的淞元竟然會選擇文組,這個結果在我最早
來三年十一班時就存在這個疑問。
「所以你們做這個偵察隊做了很久啊。」

「是啊。這中間有好多故事,譬如說淞元為了跟我們同班還刻意選了文組。他為了讓大家
同班,甚至在抽籤的時候還賄賂老師跟抽換分班表。」華洋用有點炫耀的口氣說明他們的
搜救隊冒險故事,身為高中生,邏輯能力尚未建立完成,很容易偏離主要論述主題,但此
刻我不想打擾華洋分享這些事情,畢竟這是非常難得的資料。
「哇,看來你們事業作很大。」

「我要說的是紋綾的加入讓整個阿勃勒團隊更加完整。」華洋這一句話終於切入到重點。
紋綾原來也是這個團隊之一。
「所以,紋綾也是?」

「是啊。博荃跟紋綾根本八字都撇不上一撇,當時紋綾轉學進我們高一班的時候,我跟其
他人都只是覺得,『就是一名轉學生』這樣。哪知過了幾個禮拜,博荃就開始對我們介紹
紋綾。所以最後高一分班時,淞元也把紋綾一起分到同一班。」
「所以你在訊息裡說紋綾跟博荃的事情,早在當時就開始了?」

「其實我很困惑。我只能說紋綾知道太多事情了,她開始引導我們追查一些我們過去沒想
過的方向。一開始淞元非常訝異紋綾的推理能力,但是時間越長,我們越來越覺得紋綾跟
我們想像的不一樣。」華洋表情變得複雜。
「如何不一樣?」

「最不合理的是,任何有關博荃媽媽的事情,紋綾就像是先知一樣。她一直用一些奇怪的
解釋說明一切都是巧合,但是淞元跟我都認為紋綾是不是私底下根本知道博荃媽媽在哪裡
。但無論如何推論,結果都很荒謬。淞元有一次跟我說,他覺得紋綾根本就是博荃她媽。
」華洋說到這一句的時候,我發現我心臟快跳了出來。所以紋綾假如是重生女孩,她一開
始的用意就是接觸自己的兒子?另一個讓我不寒而慄的是華洋,站在小桃這個角色來看,
雖然看起來就是個傻子,但從他剛剛認真說明自己的偵查隊時,就可以發現華洋比想像中
的心思細膩。

    所以他已經開始試探我了嗎?

「天啊,這怎麼可能。」我露出驚呼的表情。


「很扯吧。我比較相信紋綾可能知道博荃媽媽的消息,雖然淞元認為,『有些細節』若不
是當事人,根本無法得知。另外紋綾跟博荃媽媽消失及出現的時間太過接近。兩人之間又
有微妙的共同點。」華洋似乎轉變了語調,我不確定他想說什麼。沒錯,畢竟不是每個小
孩都像是華洋那樣,說不定博荃一眼就可以認出來眼前的女孩就是媽媽。
「共同點?」我問。

「淞元曾經在聊天裡有開玩笑問到紋綾是不是長得有點像博荃媽媽,博荃那時非常有說,
很像,但是不完全一樣。他倒是提到,自從他媽離家出走以後,家裡有關她媽媽所有的照
片都消失了。」華洋說完這句,使我胃酸開始翻騰,難道我也一樣,家裡的照片是被誰處
理掉了嗎?
「真是離奇…」沒錯,還有太多細節無法解釋,至少我再也找不到那名心理師,也無從查
證我身上那份奇蹟究竟是魔鬼藥劑造成的。


「妳應該不是我媽吧?」華洋突然傻笑。
「你在說什麼傻話。」當我說完時就後悔了,這句話根本是以王曉筠的身份說出,要是小
桃的話應該就是回應什麼『屁啦』之類的詞彙,我是因為太過激動嗎?

「我只是猜測啊,畢竟我沒跟博荃說到我媽消失的事情。」華洋露出哀傷的表情,我大概
猜測出來,他在三年十一班面前就是個開心果,即便家裡發生什麼大事,還是裝得天沒塌
下來一樣。
「你還好吧。」我問,這一次是認真的回應。我發現母親的角色慢慢在我心中一點一滴的
流逝,我說不上來那是為什麼。最開始從家裡逃出來時,我滿腦子都是在思考怎麼跟華洋
解釋我碰到的情況。但等到遇到了阿忍以及紅之後,那身為母親的一份天職,竟然離奇地
慢慢在我身上抽離。

    直到終於看見華洋眼裡的哀傷,
    我才回憶起身為王曉筠該有的擔憂。
    難道身份與歲月就是如此主觀的東西嗎?
    很多事情皆可以全盤改變。

「抱歉啦,讓妳聽這些奇怪的事情,我就是覺得太巧太巧了,太怪了,又不知道該跟誰說
。」華洋微笑地說,現在這個眼前的華洋是真實的華洋嗎?不是三年十一班的華洋,也不
是在家裡的華洋。
「所以你媽媽的照片…」

「沒錯。全消失了…」他落寞的表情已經無法再掩飾:「我那蠢蛋老爸只跟我說我媽回娘
家,暫時不會回來。這種騙三歲小孩子的說法我是不曉得他怎麼有勇氣說。」
「天啊。」沒想到偉庭還是偉庭,他大概不會在意我的消失吧。

「反正妳不是我媽就好,不然我會嚇死。」他又提了一次。
「怎麼可能,所以你覺得紋綾真的怪怪的嗎?」我避免他繼續猜測,至少我還沒找到真相
以前,我該跟華洋保持一定的距離。

「是啊。我跟淞元都不相信她,但是最慘的是博荃好像已經跟紋綾在一起了。」這太讓人
驚訝了,無論如何,從華洋的說明來看,紋綾真的是博荃媽媽的話,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
博荃而來嗎?跟自己孩子在一起到底是什麼想法?
「要是她真的是…那未免…」

「唉,愛情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啦,博荃完全不聽我們在說什麼。」華洋這蠢蛋說得自己好
像是幾十歲的人一樣,他懂愛情嗎。
「這真的讓我滿驚訝的。」

「這次我是真的把梗說完了。」
「好啦,我還是要謝謝你。」

「怎麼樣,要不要我們倆還有淞元一起來調查紋綾?」他突然問道。
「所以你找我的目的就是這個?」我驚訝地問。

「才不是呢,我只是想說妳很好奇,跟妳分享一下這樣。」用小桃的身份跟華洋聊得更多
,越覺得自己的孩子深不可測。
「少來。」

「好啦,我只是想要確認妳應該不是我媽吧。」他笑著說。難道我作出了什麼讓他覺得訝
異的舉動嗎?同一個問題問了三次,這果然才是他真正想問的。
「喂,雖然我對伯母的事情感到抱歉,但是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


「好吧。那就好。」他的眉頭隱藏著令我不確定的答案,所以那就好是什麼意思,正當我
思忖的時候,薇婷與妤珊闖了進來,開始潑婦罵街,我們當然談了超過五分鐘,華洋開始
扮演起自己的諧星面具,盡說一些無聊的笑話,我照著現場的氛圍要兩位女孩不要擔心。


    四個人嬉鬧地漫步在校園裡,
    只有我心裡有個陰影不斷擴大。

    三年十一班,比想像得更為複雜,
    我除了要找個機會接近紋綾之外,
    還得確認那個淞元到底在想什麼,
    至少淞元的直覺與判斷好像凌駕於華洋之上,
    或許我已經在淞元的懷疑名單之中了。


    即便是受過訓練,仍然有被高中男孩揭露身份的可能嗎?




》


「看來那群孩子比想像中的聰明。」阿忍修剪庭院的花草,轉頭看著我,我將今天華洋跟
我說的轉述給阿忍聽。
「我以為我們已經做的很好了。」至少高中女孩該說什麼話,已經跟阿忍沙盤推演過太多
次。

「是很好沒錯,不過我覺得妳不必太擔心。」阿忍收起剪刀。
「真的嗎?」

「至少現階段我們不是原地踏步。」他打開木門,走進店裡。
「這不一樣。」我跟了上去。

「小桃…相信我,他們不會認出妳的。」我不曉得阿忍是哪裡來的自信,任何人要是擁有
一些家裡的照片以及印象,絕對會認出自己的母親吧。我是在思考之下,才確認華洋這種
大而化之的男孩根本不會在意這種小細節,才答應前往到三年十一班。結果今天過後,我
倒覺得自己像個笨蛋,原因是過去身為母親的我,根本不瞭解自己的兒子,或許華洋內心
已經是我無法閱讀的世界了。
「你為什麼那麼有把握。還是,是你負責將我家裡的照片銷毀的?」至少從華洋的口中,
我知道博荃跟華洋都遭受到母親照片全數消失的狀況。

「小桃,我只會知道我負責項目的內容,妳剛剛說的細節,肯定就是別人去做了,這或許
只有『小克』知道。」阿忍解釋。這句話簡直把我的話給堵住了,我根本沒有勇氣開口問
紅。所以現在想起來倒是可以理解阿忍這種角色為什麼會被定位成暖男,或許就是因為他
只能知道部份的真相,因此他的關懷以及關心才會如此無微不至,我甚至在那一夜,還差
點被那氣氛下給騙了,會不會阿忍知道的更多,在我眼前又是扮演另外一個角色。
「阿忍,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告訴我。我是很真心把你當成朋友。」

「相信我,小桃。我絕對會幫妳,實際上我的任務就是幫助妳。只要是我懂的內容,我絕
對會告訴妳。」阿忍知道我已經生氣了,很溫柔地說。
「但…」當我還在思考怎麼解釋內心的想法時,阿忍突然露出『啊,我知道了』的表情。


「怎麼了?」我問。
「小桃…妳重生之後,還沒拍過照片嗎?」阿忍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什麼意思…」
「天啊,那混蛋心理師少告訴妳一些細節。」

「我不懂,怎麼回事。」
「我以為妳知道,妳自拍一張照片。」

「我不懂,為什麼?」我照過鏡子,當然也用過手機前鏡頭化妝過。
「妳照著我的步驟作。」阿忍靠近我,要我冷靜。


    我拿起手機,自拍。
    喀擦。
    記錄下來這個屬於十八歲女孩小桃的面容。


「好,我幫妳拍一張照片。」她拿起我的手機,拍下另外一張照片。

「這要幹嘛?」我不解地看著他。
「現在我要把圖片輸出。」他邊走到自己電腦那裡,邊要我將照片傳給他,我打開電子郵
件,把兩張照片丟了上去。

「圖片輸出?」
「是的。」阿忍開始操作自己的電腦,將兩張照片各自修圖成九種不同風格,金屬風、歲
月風、懷舊風、黑白風、高反差差異等。我無法理解地看著他,但是他的眼神告訴我要保
持一些耐性。


    接著他開始將這些照片輸出出來。
    然後將它們排列在木桌上。


「聽好了,小桃,無論等等發生什麼事,請記得保持冷靜。」他說的好像這些照片會吃了
我一樣。
「好,我現在該做什麼。」

「兩張照片我都修了不同風格了。然後已九宮格的方式排列。」阿忍說明,沒錯,要是他
只是將我的照片放上不同色相濾鏡,那這樣看起來就是普普藝術的風格。

「中間那一張我是用高反差的方式呈現。我等等會將電燈做開關的動作,九宮格中心那張
高反差照片是特殊紙質列印的,在低光源狀況下顏色佈局會有特殊變化。你等等可以觀察
這兩張照片有什麼變化。」
「好…」阿忍說完後,我只能留下滿腦子的疑問,接著他按下木桌上方電燈的開關鍵,我
一直以為那開關鍵旁邊的特殊圓形按鍵只是裝飾品,但是當阿忍按下那個圓形按鍵後,再
按下電燈開關鍵,整個房間就像是手電筒閃燈那樣。


    頻率是人眼可以感受的閃爍,
    我不停盯著眼前那十八張照片,
    明亮之間,時而看見十八張、時而看見兩張。

    一開始我還沒意會過來阿忍要我看什麼,
    但是當我專注地凝視之後,
    有一股強大的震撼力在我心中膨脹。


    像一顆原子彈,
    我感受那股質量變化而產生的連鎖反應,
    我微微地張開嘴巴,
    不理解眼前所展現的事物究竟何真。


「天啊!」我不自覺地喊了出來。


「妳看到了嗎?」阿忍溫柔地說。


「天啊!」


「放輕鬆,小桃。」


「為什麼!」


「我很抱歉,妳直到現在才知道。」


「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想再看下去,雙腿癱軟地跪坐在地上。


    我並沒有流淚,只是失神地望著眼前的空白,
    阿忍將裝置解除,蹲下看著我。


「告訴我,妳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我自己。」我已經有點難說出我要說的文字。

「然後呢…」
「這不可能啊。」

「然後呢?」
「為什麼?」我不想去相信。

「這是保護機制,小桃。」
「那為什麼我會看不出來…」




「這是經過長期研究才訂定下來的方針。大多數人要是沒有求證精神,就可以避免受測對
象遭受不必要的精神影響。」阿忍輕輕地抱住我,我的眼淚突然緩緩流下,他繼續說:「
是我不對。當妳對我說妳想要找到真相時,我以為妳的心理師已經評估過妳能接受的範圍
,將所有藥劑影響都告訴妳了。這是我不專業的錯誤判斷,我應該要再協助妳確認一次。
」
「所以這並非每個重生女孩都知道。」

「實際上…每個輔導的心理師都會先進行評估,接著我手上會有一份妳的資料。顯然這中
間出了差錯,我以為心理師已經進行告知與評估了,我也以為妳知道這些狀況。」
「為什麼我看到的不是這樣。」


「這藥劑強大的部份就是能產生催眠效果,除了讓妳的身體產生全面的改變之外,還能控
制你眼睛接受到的資訊,只要是特定範圍內的資料,你的頭腦會自動略過想知道的真相,
轉而變成過去記憶中的自己所記的樣子。」


「就像是妳無論看照片,別人拍的、自己拍的,照鏡子,都只會看見自己記憶中十八歲的
樣子。」


    是的,我以為我看到的是我自己。
    但在那特殊的閃光之間,
    我看見另外一名截然不同的美麗少女。

    那不是我。
    而是另外一名面容極致姣好的我。

    那些傢伙不僅改變我的年紀,
    甚至改變了我的臉龐。

    我終於理解我為何會在短時間內獲得三年十一班的所有人喜愛,
    為何路過跑步的大學生會關心我的狀況,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那極致搶眼的外表。

    我終於理解巧薇為何對我有一種天生的敵意,
    大概是她知道我會取代她在大興附中的絕對位置。

    為何華洋會三番兩次跟我告白,
    以及第一眼完全沒有認出我來,
    我以為他單純只是一個傻蛋。




「大腦只要判斷是妳自己的照片,就會搬出記憶庫裡的妳來取代掉妳看的影像。剛剛妳看
到的顯像技術就是讓大腦沒辦法判斷眼前的高反差照片是不是妳自己,因此大腦就略過了
對這張照片進行處理的功能,最後妳才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這不是我…」我終於知道阿忍會無法冷靜地看著我,我現在不確認何謂真實。

「小桃…」
「你別碰我!」我大喊。

「對不起。」
「所以你…一直看到的都是另一個我。」

「是的…」
「難怪你會想吻我…所以到底…」

「不對。小桃,我不是因為那樣…」
「好了…你讓我靜一靜。」這是我重生以來受過最大的打擊。




    我的眼淚不停落下,
    我很想問紅,這到底是為什麼,
    那一切開始的起源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要變成另外一個自己,
    我們不僅僅只是變得年輕而已,
    而要是變得比其他女孩更有優勢,
    在這之下的原因會不會是另一個我更無法想像的真相?




    我重新對真相下了新的註解。
    原來眼見不一定為憑。


    阿忍靜靜地收拾起照片,
    離開了木桌,轉往吧台,
    開始洗滌餐盤。


    我下了一個判斷,
    雖然危險,但是可以讓我走到更快。


    我有多少時間,
    假設那些經驗告訴我,
    這些女孩只有為數不多的時間,
    如果『消失』比想像中的更早光臨,
    我該怎麼辦。




「紅…妳聽得到吧。」我大喊。
「小桃!」我聽到盤子碎掉的聲音,阿忍緊張地跑了過來。

「妳聽得到吧。紅。」
「小桃!」

「我有好多問題想問妳。」
「小桃!」




「妳趕快給我出來,紅!」我歇斯底里地大喊。




    接著我看見阿忍蒼白的臉孔流轉,
    風鈴聲響起,
    下一秒,
    我相信那是屬於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鞋踏下的聲音。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64.20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326743.A.33A.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