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9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7 Sat 16:48:33)

歲月 9


    每一步都是恐懼,
    但是迷失的自我比起這個更加令人恐懼。

    印入眼簾的是紅,
    今晚是酒紅色洋裝,
    頭髮做了造型,
    那是標準的晚宴髮型。

    用了『撕髮』技巧的頭髮無比篷鬆,
    搭配紅的耳環與純白頸部,
    我無法想像這樣的女子,
    可能比我想像得更致命。

    我不禁思考,
    假使每個女孩同時間呼喊了紅,
    那會發生什麼事,
    她會如此優雅地出現?

    還是進入分身乏術的迴圈之中。
    讓她能瞬間移動的到底是什麼神奇科技?
    如果上一秒她還在晚宴中舉杯與陪笑,
    這一秒又如何能前來這裡。


「紅,對不起,這是我的疏忽,請不要…」阿忍神情充滿自責,紅用她的手指搖了搖,她
輕輕撫過阿忍的臉龐向我走來。


「所以…小桃…妳找我有什麼事?」她的眼光雖然充滿溫煦,但是我看出了她眼底的微怒
。
「我…我想知道真相…所有的一切。」我說,雖然這句話蠢到不行。

「哦,妳想知道真相啊。」紅點點頭,我不曉得那是真心的,還是故作肯定。
「對。」

「原來如此…妳是認真的嗎?」她拉了一張椅子坐下,翹起她的長腿,雙手放在膝蓋上,
端著自己的仕女包。




    我不知怎麼回答,只是認真地看著她。




「妳這種女人哪有什麼資格知道真相啊。」她笑了笑。
「什麼?」

「妳有什麼資格在這邊大喊想知道些什麼啊。」她用很溫柔的語氣說著那極致質疑的句子
。
「我…」

「聽好了,小桃。這都是妳的選擇。
我看過太多懦弱的人,
妳永遠只把失敗的婚姻怪罪在男人身上,
懦弱的人永遠只會這樣。

弱者只會指責生活周遭種種的不是,
卻沒有多花一分一秒想著怎麼改變人生,
不是嗎?」

「妳…」我強忍著憤怒,她銳利的眼光射進我的心臟。

「身為母親,妳永遠只計較著表面形式的東西,
就像是妳現在,才真正認識真正的華洋,不是嗎?

打從一開始,妳就是充滿憤怒啊。
那一個喝醉的夜晚,
妳縱容那個愚蠢男人沒有防護措施就進入妳的夜晚。
妳帶著現代女性最常的態勢進入了婚姻,
但打從一開始妳根本沒想清楚,
婚姻永遠不是一場妳說好,他說好,就會好的舞台劇啊。」紅跟那個心理師一樣,他們都
是語言的煽動者,簡單幾句話就把人的情緒帶到了頂點。


    是啊。
    當時我為什麼會答應偉庭那愚蠢的求婚呢?

    也許是我內心知道我的生理期已經晚來一個月了。
    也許是父母的逼婚使我的內心已經走到極限了。
    好像女人到了一個年齡,就一定得褪去些什麼,
    好好嫁人,好好走進一個家庭之中,
    他們說這會很幸福,很美滿。

    但並非每一個幸福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幸福。
    一旦一吋偏離,猶如墳場。

    那是愚蠢的性愛下來的結果,
    這麼講我就記得了。

    我似乎把那一次悲慘的性愛丟進腦海的最深處,
    現在想起來也只是憤怒而已。

    然而我卻不清楚這一切卻下意識的融化在我的思想之中。


紅繼續說:「是吧?
妳的內心根本就充滿著否定,
打從一開始就是消極地面對這一切吧。

華洋生下來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決定,
妳不知道。

妳對這種奇怪的人生感到憤怒,
妳就只是時間到了,到指定的地點做指定的事情,
妳只是某一個人的生活機器人不是嗎?

妳管教孩子的方式,不知不覺也把那股憤怒摻雜其中了吧?
所以當妳重生時,不知不覺也將那一份身為母親的使命感給丟棄了。

妳不只想過一次,不是嗎?
妳想要重新開始,妳想要丟棄這一切,
這毀掉妳美好幻想的一切。

妳的老公理當要是更好的人,
妳會在更好的環境下進入婚姻,
妳會在更好的環境下永遠耐性,
成為孩子的朋友。

但現在不是,
妳這麼想對不對?

老娘我為什麼要進入這一場可笑的婚姻啊?
只因為要滿足世人與父母的期待?

妳以為自己犧牲奉獻會換來什麼,
結果越多更多的失敗讓妳走向無止盡的黑暗。

妳靠著酒精來麻痺自己,
妳靠著上網網愛來麻痺自己,
妳靠著欺騙自己的信念來麻痺自己,
妳內心總有兩股力量在交戰。

一個是對家庭永遠承諾的王曉筠,
妳期待你悲壯的倔強可以換來大多數人的關愛與安慰,
妳期待他們會協助妳挽回妳人生所遇到的困難。

另一個是痛恨家庭的王曉筠,
妳偶爾會想要一走了之,躲進沒有人發現妳的地方。」


「妳為什麼…」我啞口,對於他們這種人來說,我就像孩子一樣,被看得清清楚楚。


「妳以為我在安慰妳對不對?」
「什麼?」

「不,才不是呢。」紅的眼光變得無止盡的深沈。




「真是愚蠢的賤女人。」她一個字一個字念給我聽,像是她的發音是絕對正確的。

「妳說什麼!」


「妳聽到了,不是嗎?」

「妳們這種女人永遠只會期待別人來救妳,
妳到底努力過什麼啊?

妳自己回想看看那愚蠢的人生,
永遠只期待別人來拯救妳,來幫助妳,
說到底妳的人生只是因為自己愚蠢所累積的結果。

所以妳們這種女人有什麼資格永遠幸福啊?
妳們這種女人內心總是想著女性自由、女性崇上為中心的思考。

嘴巴只會嚷著自己很獨立,
只要受到了一點委屈就會尋求協助,
尋求這世上任何人那悲憐的眼光,
講得難聽一點,天底下任何一個男人對妳好一點,
都可以跟妳上床!」

「夠了!妳講話不要太過份!」我真的忍受不住了。

「是吧,真正戳中內心最深層的思想,
那一種自然反抗心態就會湧現啦?

我最痛恨妳們這種從來沒有痛苦過,
但只會裝得病奄奄的無病呻吟,
只要看到『別人比較好』,
就會在內心湧起無限的波瀾,
進入自己想像的世界之中。

妳有沒有想過也只有愚蠢的女人,
才會吸引到愚蠢的男人啊。」

「妳不要太過份!」我氣得無法好好回應。


「就連反駁我的力量都沒有吧?

這種沒有苦過的人生,
就是一道連嚐都不用嚐的廢物菜色啊。

妳從小就活在這種沒有壓力的世界之中,
想當然耳只會在內心嚷嚷自己是因為受到家人、世人的壓力,
不得不結婚的啊。

實際上妳壓根沒想過,
妳永遠都有主導權,
讓妳成為這樣的自己,
就只是因為愚蠢的自己。

就連重生之後也一樣吧,
妳可以隨便找一個地方重新開始,
只要妳想要的話。

然而只因為一張紙條,
有人可以協助妳,
就把妳引導到這裡,
然後妳就發現,我的人生好棒,
有一個帥氣的男生照顧我,
會跟我聊天,然後喜歡我,
我開始來尋找真相吧,
尋找我人生的新世界,
哇哈哈。

真是幼稚的女人啊。
妳這種女人丟進托兒所反而會活得更好呢。」


紅繼續說:「所以妳這種女人沒資格喊我,
妳以為自己很重要嗎?

不。

妳們的命是我給的。

引誘妳來的不是別人,
是妳自己。

喝下藥劑的也是妳。
所有選擇都是妳。

妳永遠只會乞討,
從來不認真活過。」


    紅的話已經將我的心從裡到外不停地蹂躪到我已經失去力量說任何話。


「紅…」阿忍的神情非常落寞,他想幫我些什麼,但是卻收口了,或許就像紅講的一樣吧
,我就是這樣的女人。


「想知道真相的話我也可以告訴妳。」紅收起了那極度傷人的神情。


「當作是我給妳的賞賜。
那些消失的女孩並非只是消失而已。

有人會幫我料理妳們,
實際上當妳們喝下藥劑的時候,
妳們的命就交在我手上了。

所以,妳認為妳還有時間做妳的公主夢嗎?
小桃?

沒見過世上恐怖的人,
永遠只會在最後死前才會承認自己有多愚蠢。

不要再當這種女孩了。

想要活下去,就得證明妳有能力,
而不是看到了我給妳別人想要也要不到的天賦,
就歇斯底里像個笨蛋地亂喊。


再有下一次,


我會直接准許妳死。」她用手指在臉龐畫一個圈。




    她優雅地起身,
    阿忍跟她行禮,
    她的神情恢復了那一種魅力,
    直到現在我才瞭解跟她的差距。

    那一種根本不能讓人反駁的眼神,
    幾乎就像是造物主對自己創造的生命裁以生殺大權那樣。




「妳可以嗎?」阿忍過來想扶我。
「沒關係,我可以起來。」

「她…」
「沒關係,她已經把一切都說的很清楚了。」

「小桃,如果妳…」
「謝謝你,阿忍。」我是很真誠的道謝。


「她說的對,所以我是認真地跟你道謝。」我看著阿忍,忍住自己內心複雜的情緒,那種
不甘心阻止我避免說的太多。


    我轉身拿起水杯,
    避免自己雙眼在注視阿忍。

    阿忍從後方環抱住我,
    我瞭解那並非是真實的情愫,
    他只是要安慰我,
    我感謝這樣的友情。


    今晚的星空,
    像極了未來。

    都市的光害與污染,
    讓星空帶上了一份沈默,
    雖是如此,
    仍然能看見些許星光。

    是吧。




「阿忍,如果對方是經驗老道的重生女孩,我需要什麼才能勝過她?」我思考了一下問他
。
「確定嗎?我認為妳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

「教我吧,阿忍。」
「妳是認真的嗎?」


「既然最後都會走上絕路,
那就不如現在開始。」我說。

    我內心那種執念是因為被紅給蹂躪過才產生的嗎?
    我不清楚,
    但是顯然我身處的地方並非兒童樂園。


    有一點我沒有向紅透露,
    雖然我可能真是只會哀聲嘆氣的賤女人,
    但是想獲得真相的直覺卻一直爬上我的心窩。


「我們要找一個人幫忙。」阿忍鬆手,他低頭說。
「誰?」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王八蛋。」鮮少粗口的阿忍將那幾個字輕描淡寫地帶過:「我們先跟
他談談,畢竟要他幫忙,需要不少的代價。」








》  2011年10月28日 紋綾




    這很不自然,
    博荃傳了訊息給我,
    第三節下課要在教學樓天台等我。

    是因為第四節體育課嗎?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要的話應該是中午去禮堂的器材室才對。

    我用了一些藉口搪塞巧薇跟琬茵,
    為此我加入了校刊組,
    這樣才能錯開每個交際圈的人。

    我一步一步往教學樓天台去,
    不知不覺這樣的生活已經過了一年半,
    現在還能待在博荃身旁,
    已經是我竭盡所能並珍惜萬分的結果。

    但我已經不能再有任何錯誤,
    只要有任何一點點都可能招致毀滅。

    一點點都不行。
    我打開鐵門,尋找博荃的身影。


    下一秒,我聽見卡榫扣上的聲音。


    那一剎那,我就知道形勢不太對勁,
    也許是安逸的時間過得太久,
    我的裝備都放在教學樓地下室的儲藏室裡,
    可惡,究竟是誰。


    當我轉身凝視前方時,
    我看見了一個非常陌生的女子。


    轉學生『小桃』。
    為什麼會是她?

    我對小桃沒有任何的好惡,
    事實上我並不關心博荃以外的人,
    對於小桃的印象也只有來自於巧薇而已。

    實際上來說,
    巧薇會討厭小桃也是無可厚非的,
    至少小桃在我眼裡比巧薇來得可愛,
    這種女孩很快就會受到學校的注意吧。

    校刊組的同學也有提到小桃,
    才一個月就把巧薇的光環奪去,
    我不認為小桃之後的路有多好走。

「小桃?」我納悶地問,接下來引入腦中的結論就是,為什麼小桃能夠拿博荃的手機傳訊
給我?
「妳好啊,紋綾。」

「為什麼妳會在這?」
「博荃說他臨時有事,所以就沒辦法赴約了。」小桃微笑地說,顯然這句話不可能成立,
博荃是不可能說出這種話的。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小桃。」
「我看不如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好了。」小桃突然收起笑容。


「什麼?」


「跟自己兒子在一起的感覺怎麼樣啊?」


「妳說什麼?」頃刻,那突如其來的僵硬從我的背脊開始竄升。


「我的同伴負責的重生女孩,幾乎到了一年都消失了。然而妳竟然在大興附中混了一年半
,顯然妳應該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寶貴經驗。」原來她也是!我內心打上無數的問號,為什
麼大興附中還會有新的重生女孩,之前紅應該已經禁止安排者再找人進來了啊。難道是梁
老師陰了我一手,不,這應該不可能。好不容易換來安逸的現況,絕不能被這新手給破壞
了。


「小桃,我認為妳出現在這裡不是一個好選擇。」我得要慢慢接近她,如果只是新手,應
該還沒有任何搏鬥的經驗吧,先不論雙方的體力及能力,光是經驗我就可以佔上先手了。




「抱歉,紋綾,現在不是妳的場子。」小桃冷冷地說。
「什麼?」


    不可能,難道她一開始並不是潛伏在校園裡?
    若只是僅僅只是幾個月的新人,有辦法拿這種東西嗎?

    小桃手上是不折不扣的446『維京人』手槍,
    彈匣容量可以達到十八發,這種距離要失誤十八次,
    容錯率比山還要高。

    這怎麼可能,即便是我手上擁有的裝備,
    要在這裡找到這種手槍,非常困難。
    是梁老師嗎?那種變態連這種生意都做嗎?

    顯然我的生命已經繫在她身上了,
    如果我受傷或者死亡的話,
    她跟她的安排者有辦法善後嗎?

    這可是一開始選擇校園的最大保障啊,
    要在校園裡拿出這種武器絕對是自毀前程啊,
    她只是仗著這裡是監視器死角嗎?

    大興附中監視器的死角並不多,
    教學樓天台的西側剛好就是。

    上一次的校務會議差點就讓校長下令加設監視器,
    好險當時梁老師擋下了這個決定,
    現在我非常後悔這裡沒監視器,
    有預設消音器的維京人,如同獨裁者,
    再怎麼樣都佔盡便宜。


「如果站在『學姊』的角度,小桃,在校園拿出這種東西風險太大了,妳知不知道。」
「我當然知道。」

「那妳為何鋌而走險,我們大可以好好聊一下。」
「抱歉,學姊。比起經驗妳擁有太多,比起學校人脈妳贏我太多。妳已經在這學校一年半
了,妳擁有全部的優勢,我們坐下來好好談只會拖延彼此的時間而已。」
「好吧,妳想知道什麼?」

「妳所有知道的一切。」
「天啊,妳這樣問,我要怎麼回答。」顯然小桃並非是心思縝密的計畫者,要找人好好問
話,不該選在第三節下課,而是找一個放學時間,好好邊蹂躪我邊從我口中挖出真相。


「博荃知道真相嗎?」
「什麼?」

「我問妳,博荃知道妳是誰嗎?」
「這對妳來說很重要嗎?」

「妳以為我在開玩笑吧?」
「我不懂妳的意思。」

「別太相信身邊的人啊,學姊。」
「妳到底想說什麼。」

「現在距離上課還有五分鐘,扣掉我們要走到籃球場,可能只剩下兩分鐘。博荃的好友中
有人的手機擁有一部影片,妳下次記得找人做愛時,要把所有針孔攝影機確認清楚。」
「妳…妳到底想幹嘛?」

「把這瓶飲料喝下去,我們就可以慢慢開始談。」小桃丟了一罐咖啡罐給我,顯然裡頭應
該加入了安眠藥溶液,從細縫開口透過針筒注射進去,接著再將開口還原。


    這種手法太過熟悉了,
    借來的維京人以及安眠飲料罐,
    這姓梁的混蛋到底吃了小桃多少好處。


「學姊,我知道妳很多疑問。還有兩分鐘時間考慮,不喝也沒關係,不過讓博荃知道真相
好嗎?自己心愛的女友竟然跟導師發生師生戀,妳在他面前裝的清純模樣,可會被那種影
片洩了底啊。」
「真是陰險啊。」完全不給我機會,我拾起飲料罐,思考還有什麼轉圜空間。


「據梁老師說的,妳在一年半以前,踏入大興附中以前,是唯一逃出去的人。就憑這一點
,就值得好好聊一聊。」小桃微笑地說,這種少女拿著維京人真是非常違合畫面啊。


    不過,再苦的事情我都碰過了,
    透過幾句話我就可以瞭解,
    小桃還只是涉世未深的挑戰者,
    她僅僅就只是燃燒內心僅存的勇氣。


    顯然能夠讓梁老師聯手的代價,
    應該讓她跟她的安排者都使盡了全力吧。


    不過我要是那麼容易摧毀的話,
    也不可能撐到今日。


    經驗上還是落差太大了,小桃。
    要讓人走入絕對地獄之中,
    從一開始就不能留戀啊。


    妳要是沒辦法在我最鬆懈的此刻對我將軍,
    那妳只會引火自焚而已。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64.20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394914.A.B8E.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