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投影 12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6/27 Sat 17:35:32)

投影 12


【倪光。2010年12月12日 早上9:45。酒莊 】


「好,繼續吧。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吞了吞口水。
「這些都是由漂流在我們世界的意念所拼奏起來的結論。維騰提出M理論的時候,將時空
維度推展到十一維度,整合了五種不同的弦論,提出了我們剛剛的吐司、草莓醬、肉桂粉
的概念。然而實際上我們的存在比我們想像得來得神奇。」戴文傑認真地坐著,他從鑲嵌
螢幕的辦公桌上叫出了檔案,我從圖檔中看見那是一個球的形狀。

「首先,我不知道怎麼稱呼他們,姑且叫他們『八維人類』好了。」
「六個空間維度?兩個時間維度?」

「沒錯,原本他們的生物機制跟人類沒什麼不同,
慣用使用一個時間維度,
一個經歷生老病死的時間軸,
只是差在他們的世界是六維空間。

然而一個物種一定會經過各種被毀滅的過程,
一顆能夠讓生命物種繁衍的星球其實是很脆弱的,
因此他們才發展出一套系統,
可以讓他們在某種定義上避開所有可能的災難,
達到物種的完整永續保存。」
「會利用我們?」我問。

「你的直覺很好。你看看桌面,這是一個環。我問你,一條線跟一個環有什麼差異?應該
說你要怎麼連結這兩個看似不同的東西?」戴文傑在桌面上隨意地畫了一個圓跟一條線。
「對不起,我完全沒想法。」我聳肩。

「其實只要把一條線頭尾相連,就變成了一個環。這就是我們現今人類所無法理解的部份
。」
「什麼?」

「實際沒有時間軸,其實我們的時間是一道環,大霹靂爆炸開始了我們的宇宙,接著宇宙
開始膨脹,但是只是這個環中的一部份,隨著對我們而言不可測量的時間之後,宇宙可能
開始收縮,最後回復到大霹靂爆炸的那一刻。他們瞭解也證實了這一點之後,著手進行一
種作法,你可以思考一下當我把這個時間環旋轉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指的是軌跡嗎?」

「沒錯。它變成一個球面。」
「這代表什麼?」

「每個角度不同時間環把它想成是一個平行宇宙時間環好了,
我稱這顆藉由環旋轉掃出的軌跡球球稱為『時空球面』,
這就是他們躲開所有災難的法則。

他們透過這項技術來躲開某個會進行劫難的世界,
跳躍到不同的平行宇宙,
然後順著那個平行宇宙的時間環路徑過生活。」
「那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他們需要越多數據越好,
越多選擇越好,
越多不同的歷史背景越好,
他們需要無限多種可能可以進行生活的平行宇宙,
這龐大近乎無限的資料庫是不可能由他們自身建立完成的。

因此他們需要一套自我循環系統,
這套系統就像是一個假想宇宙,
會有大量的人類在毫不自知的情況下一直進行無限輪迴,
補充他們所需的所有資料點,
當這一套軌跡球的所有可能時間環越多
,他們所能享受的生活更多元,也更永生。

只有有所需要,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透過這套平行系統,
重新開始他想要的全新生活,
可以去美國牛仔,或者回到游牧民族時代,
或者在古代成為君王。」

戴文傑說到這裡,我已經很清楚情況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三維空間的我們,就是那套系統。」

「沒錯。這套系統已經運作了多久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我們每個世代的人們會負責填
充近乎快一百年的歷史資料點給他們,其實當我瞭解到這一點的時候,反而覺得過去那些
宗教上的思考與神論似乎與我們的結論不謀而合。」
「這讓我有點想吐。」這真的讓人難以接受。

「因此我們的物理特性其實是刻意被壓縮在一個較低維度的世界,
我們是他們的投影,一個鏡像的投影,
一個六維物理空間投影至三維的結果。

聯繫這兩個世界的就是夢境空間。

假設我們是實驗室裡反覆進行實驗的白老鼠的話,
夢境空間就像是把這些資訊蒐集給他們的中繼站,
我們在醒著或者睡眠的同時,
都在為他們建立一個又一個充滿希望的歷史選擇。」

戴文傑的眼神散發著學者的光芒,他繼續說:

「因此夢境空間所能掌握的資訊非常多,
也是我們以及意念所能一起運用的部份,
那些不願反覆重回實驗的意念,
靠著夢境空間回到三維空間繼續過著生活。

實際上為什麼我們總是認為鬼魂都是不懷好意的,
為什麼總是要藉由取代及上身來達到主控權,
其實他們的目的是為了不被強制進行重複性的白老鼠實驗,
只有讓自己保有瞭解真相的記憶,
才能解開我們一直都是高等人類的投影世界這件真相。」

「聽起來,鬼好像比我們還更瞭解狀況。」我乾乾地冷笑。

「實際上就是如此。」戴文傑微微一笑:「如果你要進入排序重新投胎或者輪迴,那些高
等人類會執行記憶逆向工程,簡單來說把這個程序輸入在你的腦部之後,你的夢境空間就
會完全瓦解,情緒記憶、慣性記憶、人格特質記憶都會隨著夢境空間消失而消失。」
「所以當我們有意識以來,就是慢慢的建立夢境空間內容,透過自我對自我的錯覺建立,
最後在懂事以後對於自己擁有獨立意識不再存有懷疑。」我大概瞭解戴文傑想說的。

「大多數的人們在進入高等維度之後都非常懷念人間的事物,加上不願意輕易地執行記憶
逆向工程。他們寧願成為地縛與飄魂,即使永遠不得再輪轉也是。」戴文傑講到此時停頓
了一下。他用著想要我猜測出什麼語氣看著我,這是戴文傑一貫的伎倆。
「那些意念想透過現有的人類來接續生活?」這是我的思考,如果我是鬼魂的話,也許真
的走了高等維度一遭,才會瞭解為何不想接受記憶逆向工程。

「沒錯,故事就是從這裡延續的,
任何事情都有明顯的起頭,
只是大多數被我們忽略而已。

那些不願重返高等維度的意念,
最後靠多種不同方式來延續自己對人生、
對世界的執念衍生出不同又激烈的想法。

大多數人在世都是群體生活,
靠著彼此與伴侶、朋友、親友之間的溝通關係,
來維持自己對於世界客觀的價值觀,
一旦流於孤單意念存於世上,
隨著時間慢慢進入鑽牛角尖的執念之後,
往往就成為難以言語與溝通的意念。

他們的執念會不停地發酵,
最終成為一種不可逆轉的思考模式,
為了自己,
為了能以更自由的姿態所存活,
最後他們瞭解可以透過侵佔夢境空間,
來獲得暫時的主人格時間或者是完全佔有。」

    戴文傑將最後四個字說得鏗鈧有力。

「那,解離性人格患者為何會成為那樣的患者,我的疑問是一般人都不會嗎?」

「那關乎夢境空間的結構,我說過,
每個人的夢境空間不盡相同,
因此患有解離性人格特質的患者,
他們絕大多數的夢境空間都處於情緒因子極其不穩定。

過去可能創傷的因子會在夢境空間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細縫。
實際上每個人自身的夢境空間都有防衛機制,
簡單來說夢境空間是許多三維空間在『超空間』中自身組合,
因此要在不同的區塊遊走時就必須遵守『逆投影線』路徑。」
「超空間、逆投影線?」我的納悶爬上我的臉龐。

「人類視力對世界就是以三維空間方式成像,
因此生物結構已經限定各個夢境空間,
都會以人類容易理解的方式存在。

各自的三維空間彼此是互相交疊的,
每個夢境空間可能擺上每個人各自不同的收藏,
像是某些空間你可能放入了愛情的記憶,
某些空間你可能放進兒時曾經有過的回憶。

若是要從兩個交疊的空間穿隧,
就必須依照投影路徑來進行穿隧,

我們把例子等效成三維對二維就會有所領悟。
假設一顆球透過光的投影,投射在桌面上,
你可以看見影子存在於二維空間的平面,
而這個路徑就是投影路徑,
實際上我們人類在夢境空間成像就像是桌上的影子,
我們只能看到影子,卻看不到球體,
又假設另外一道光從側邊打過去,投影到牆上。

我們要是希望能從這個桌上的影子,
穿隧到牆上的影子,
就必須透過這兩條投影路徑。

因為我們生物結構不能去理解這顆球的維度,
就像是我們的視野無法理解四個維度、五個維度等的實體。

實際上類比,
夢境與夢境之間就像是一個個電影院放映廳連接在一起。

所謂的逆投影路徑,
就像在放映廳與放映廳之間的走道、路徑,

你做的夢會在同一個夢境之中不同迴圈,
跳接到不同的夢境之中之所以有強烈的不順暢感覺,
都是因為夢境之間有保護機制的界面。

即便是主人格作夢時,都能夠感受到那些刻意的跳接感。

能夠醒來被你記住的部份,可能是迴圈中的任意環節。
類比來說,夢境就像電影院,一直循環播放不同電影,
電影由你的潛意識出品的。

只有你本人才能夠輕易穿隧過這些電影院放映廳,
只有你握有那些鑰匙。」

「你意思這個機制反而保護了每個人自身的夢境空間。要是要在夢境空間穿隧,就必須要
走向那夢境空間既定的規則路線。但是你剛剛有說過意念是閉環弦,他們是可以超脫三維
空間的視野。」

「嗯,夢境空間是高等文明與我們之間搭接起來的混沌場域,
它存在人類能夠視覺的三維空間及、
隱藏鏡像捲曲的六維空間、
每個人潛意識搭接起的『超空間』。

意念在夢境空間漂流時會受到大量且混濁的開環弦、
閉環弦型態的交互作用,
這不曉得是巧合或者是高等人類設計好的特性…」

戴文傑認真地看著我說:
「鬼魂跟人類在夢境空間就好像是踏在同個立足點,
我們的視覺與他們的視覺是對等的。
不會出現書突然從書架上掉下來的情況,
因為你會看得見鬼魂會用手將書丟掉的動作。」

「這代表鬼魂在夢境空間中也必須遵守『逆投影路徑』?」

「我猜測是高等人類也不樂見鬼魂,
想要藉由夢境空間輕易地侵佔人腦,
他們需要的是所有意念都要進行輪迴。

由於我們自身的潛意識自我製造了這個空間,
因此都容易在各個夢境之間穿隧,
要是除了自身以外的意念來到了夢境空間,
你可以確定他在短時間內難以穿隧到別的空間之中,
這也是一種保護機制。

而患有解離性人格的患者,
因為後天或者先天具有大量的情緒創傷,
因此在那些投影路徑上有了多道裂縫或者是轉折,
這些破損路徑使得鬼魂不需要去解析那些逆投影路徑,
就能自由進出所有夢境空間,

因此慢慢的他們容易遊走在本身意識的所有夢境空間,
進而開始進行侵佔行為,
最後成為互相在搶奪主人格的鑰匙權。」戴文傑的說明慢慢讓一起都明朗化。
「等等,所以永夢者的夢境空間之所以能束縛意念也是靠這個方式。」

「我們做的手法分成兩種,一種是誘捕,另一種是強行進入。
詳細的情形,凡會透過訓練告訴你整套流程。」
「誘捕及強行進入?」

「是的,
誘捕的情況是我們直接設計出擁有缺陷的夢境空間,
試著讓意念有機可乘。
當然誘捕是針對非指定意念,
要針對指定意念的方式只能透過強行進入。

實際上,大多數意念會對於有自身情緒損傷的人類有所著迷,
就像是他們會針對神經質衰落的人們下手,
你或許也會聽過八字輕的人也容易受到鬼魂干擾的聽聞。
總之萬物之間的道理之所以有巧合決定不只是巧合而已。」
「那集體夢境空間?」我大致上已經瞭解單一個體的夢境空間作用原理,當然這一切都要
建立在戴文傑的話都是對的情況下。

「經過訓練的永夢者,
能夠把夢境空間設計得適合意念進入但難以出來。
而集體夢境空間靠的是人類本身對集體潛意識的輸入資訊。
實際上我們不能靠簡單的裝置與藥品簡單來完成『共享夢境』。
因為我們要操作的並非單一個人潛意識而已,
我們要操作的是『集體潛意識』。」

「『集體潛意識』?這真的能做到嗎?」這個名詞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太過遙遠,即使瞭
解其表面意思,但仍然無法深究。

「這大概是一直以來都具有爭議的理論,
就像是出生的魚群為何會自動學習呼吸及游泳、
某些動物生下就學會走路、
嬰兒生下來就懂得哭泣、
植物複雜的光合作用循環。

在每個生命的當下,
彷彿與生俱來地學會那些複雜的功能。

如果講解得簡單一點,就假設我們每個人腦都連接特殊網路,
我們會每天無時無刻將我們腦部所獲得有用、
無用的資訊上傳到雲端中,
透過不同種類的雲端,就形成不同種類的集合。

只是這些資訊在現實中,我們難以理解與消化,
就像是你從不會懷疑騎車遇到緊急狀況時,
瞬間做出的反應過程是怎麼學會的,
如果我跟你說明當下所有的神經反應處理流程,
你可能會很訝異地說:『天啊,我太神了』。」
「但的確就像是下意識的閃避一樣啊。」

「那你的神經元跟大腦組織怎麼學會的?」
「透過集體潛意識?」

「沒錯,只是這連自己都難以察覺,
因為那已經是屬於最深的潛意識,
除非你的精神與大腦使用能力能夠克服或者再進一步演化,
才能完全瞭解。

每個生命誕生下來,透過時間的推移,
總是提供有效資料給後代。

以表象來說,這就是演化,
就是生物基因機制,
但是催動這些進行的正是背後的集體潛意識。

每個生命族群的集體潛意識,
在幫助這個族群在遇到所有生命危機的狀況之下,
會自動讓大腦去下載這些雲端資料,接著進行反應。」戴文傑所說的不無可能,但實際上
我對此仍抱有相當大的疑問。
「問題是你要怎麼去操作集體潛意識?」

「我們的作法並非是操作全人類或者全區域性集體潛意識,
那所牽扯的複雜度太過複雜且連基本模型都難以建立,
因此我們就只是單單連結我們身邊的永夢者而已。

一般人在快速動眼期所創造的夢境空間有三個要素:
空間、潛意識、生理規則。」由於大量地動腦加上不停說話,我下意識嚐了嚐服務生送來
的咖啡,果酸味從我口中蔓延,也帶著所有謎團一起擴散。戴文傑在喝了幾口之後繼續說
:「所謂的空間就是從所有潛意識層中擷取所建過或所幻想過的場景重新搭接。」
「所有潛意識層?」

「藉以一般的學理來說,潛意識層分成低層、中層、高層、集體潛意識。舉例來說,在低
層潛意識中,主宰了生物本體最直接的本性,這也是最複雜的潛意識層。低層潛意識就像
是無窮無盡的記憶庫,它容納了你這輩子曾經發生過的記憶,包括你曾經受過的創傷。中
層潛意識儲存著不可忘卻卻又難以回憶起記憶點的資料,包括家中電話、老家小路的路徑
。身為永夢者就是可以解脫自己潛意識秘密,來達到完全組合的意志力。」
「解脫秘密?」我吞了吞口水。

「所有秘密。這實際上很難,簡直就是要裸體地站在陌生人面前那樣,但是比那個還要超
過,這包括你所有做過的『惡事』也是。」戴文傑細細地咀嚼與咬著『惡事』兩字繼續說
:「你可能不能理解,但是一定有一些微薄的兒時記憶,那些曾經你被遺忘過但是曾經傷
害自己或他人很深的記憶,也許現在的你很好,但是沒人會想談論那塊回憶,身為永夢師
必須要先克服這一點。」這對我來說很難,或者應該說對一般人來說都是極難的考驗,因
為曾經埋藏過的記憶肯定都是基於一種自我意識想要『從善』的出發點,當自己要能解脫
這種秘密就代表要向人承認自己也曾經如此齷齪那樣的感覺。也許人天生嘴巴說著不要追
求完美,但是下意識每個人都想要變成更好的人,想要變成自己覺得更完美的人。
「如果真的能做到呢?」

「當一個人可以完全超脫自己潛意識,這些潛意識就像變成完整的資料庫,就像是所有節
點通路都是連接並充滿靈活性,而且可以隨意打散與分解。這樣的人才足夠有能力控制自
己想建立的夢境空間。如此一來才能配合建立出具有特定損傷的夢境空間來吸引鬼魂強行
入侵。最終,永夢者甚至可以將自己創造的潛意識分解成封包進行傳送。」
「封包?」戴文傑每次的言論總是如此天花亂墜,就當我深沈地在思考人心從善的氛圍時
,『封包』這個生硬的資訊名詞又砸在我眼前。

「受過強烈心智訓練的永夢者,
可以將那些夢境空間的元素自由搭配,
因此就像是建築師一樣。

一直以來我們希望可以透過『物理效果』,
去連接這些永夢者的夢境空間。

在此之前我們都是靠『化學效果』的特殊鎮定劑,
在相同的環境進行睡眠活動,
能夠使兩人之間的夢境空間達到某種情形的『共振』。

所謂夢境共振指的是兩人在集體潛意識中輸送的資料非常類似,
一旦達成特定的共振條件,
兩人之間各自的夢境空間會互相在集體夢境空間某個地方交疊。

接著我們再透過永夢者自身對於夢境空間的訓練拿找到這個交疊處,
就能在交疊處打造一個小型集體夢境空間。

但光是你聽到這樣的做法就太過於複雜又冗長,
另外交疊處又太過於狹小,不容易拿來應用。」

「天啊,這是什麼鬼東西。」我下意識的喊了出來,雖然戴文傑說的話聽起來很有道理,
但是卻又充滿各種不確定性。

「總之那是上個世代使用的方式,
實際上現在我們做的方式是用mapping的方式。」戴文傑露出微微一笑。
「什麼?」太難以想像了。

「我們讓工程師藉由『化學效果』的方式進入夢境空間,
這些工程師會在那個地方輸入,
我們專利研發的『腦內雙轉換影像視覺成像程式』做感應。

這個程式是利用腦區神經線路、
神經突觸的機制進行回饋訊號反應。

我們將回饋訊號蒐集後重整為一個平面剖析圖,
接著透過夢境內與人體外的同步影像視覺結果,
從外部電腦接收永夢者腦內的資訊,將此結果轉換成網路封包。」

「就像是QR code一樣?」很難想像這個程式能夠真的作用,我的猜想是工程師在夢境空
間所建立的成像會與真實世界所接受的圖樣有著特殊的映像關係,透過程式碼的界定,最
後可以解讀出每個永夢者當下的夢境空間結構。

「you got it。
雖說最終是靠物理機制將大家連接起來,
但一開始還是要工程師進入進行這個程式啟動,
但一旦啟動之後,
之後就不需要再打入鎮定劑給永夢者。

我們是直接透過網路專線把67名永夢者連結在一起,
彼此用腦內雙轉換影像視覺成像做連接,
最終把所有資訊輸入到我們的『核心』,

因此這些永夢者的夢境空間,
就像是額外搭接在核心夢境空間四周,
建立成一個巨大的『意念監獄』。

簡而言之,光是為了執行複雜的工程,
我們花了大概十年的時間不停地更新所有的系統。」戴文傑的咖啡已經見底,蜜糖領結已
經深入在他的腹中。他的神情顯得神采飛揚,的確,他所說的專案難度已經像是傳說一般
。要從夢境空間中寫入一個程式,這個程式能夠與腦神經反應作相搭配的圖像橋接,接著
用他們的技術可以從外部電腦進行解析,再由網際網路連接在一起。


    當戴文傑的神采爬上臉龐時,我背後的涼意不停地入侵我的脊椎,原因是要是他說的
話都是真的,代表眼前這個男人能夠運用的資訊與能力遠超於我的想像。


「難道沒有鬼魂會發現你們的作法嗎?」
「我只能說,有,但結果超乎你的想像。」戴文傑的自信像是從臉上衝了出來,他的發笑
一次次地勾勒著我身體內心的恐懼。

「什麼?」
「就像煙癮、性癮、毒癮。我說過,有些意念最想獲得的自由就像是『癮』。我們的工程
師不只是要設計這些程式,他們四處地蒐集各種最讓意念受不了的『缺陷』,那種會讓鬼
魂受不了的缺陷,想要侵佔、想要佔有,這樣的念頭是我們搭接出來了,也是透過他們的
特性去研究出來的。」戴文傑的描述令人不敢恭維,但我已經聽出弦外之音。他一直以來
應該都不是要讓那些鬼魂好好生活著,肯定會進行某一種形式上的『拷問』。

「好吧,終於走到了核心,因此,我姊在這中間的角色是什麼?」回到原點,倪采,我的
老姊,為何會成為我眼前這現代收驚師的最重要選擇,那是我心中最渴求獲得的答案。實
際上透過那些慢慢甦醒的孩童記憶,我已經心理有了答案。

「她的夢境空間內建天生的色澤變化,因此我們可以有效地控管所有意念,每個意念的動
態情緒與思考行為都會被特定的色澤界定,我們可以直接在中央就確認所有夢境空間所囚
禁的意念思考些什麼?或者是有效地管理。」果然如此,我在早上的夢境中所見到的土耳
其藍,這會是他找上我的原因嗎?

    對我來說,戴文傑的說法已經超越了道德的極限了。還是孩童的我,只是單純覺得當
時的『遊戲』十分好玩,沒想到這個『遊戲』茁壯成眼前我無法想像的科學怪物。倘若戴
文傑所說的這集體夢境空間真的存在,那這會使我非常懊悔當時所做的所有事情,但眼前
的我必須壓抑這份情緒,否則戴文傑那敏銳的雙眼會將這一切帶走。

「就像是裝了無死角的針孔攝影機,連心理想什麼都會被知道,你們是認真的嗎?」

「我知道每個人對於這概念的道德觀感都保持有待商榷的態度,但你不能否認,我所囚禁
的意念大部份都是擁有強大的執念的地縛意念。」
「我瞭解,那麼連同那五百個無辜的意念也是了?」我一想到在這個土地上,為了商業利
益,被連根拔起、盡數囚禁的意念都在那些永夢者的腦中,我思考著過去、未來。

「那我問你何謂無辜呢?」戴文傑的反問使我啞口。
「我不曉得,我只知道這些事情已經超過『人』能夠所界定的。」

「不過這一切並非只是囚禁而已啊,他們可是在我所設計的夢境空間活得相當快活呢。」
戴文傑的話是我想起他能讓那些五百個意念群妥協的,並非是囚禁他們,而是讓他們『生
活』。
「是嗎?就像你剛剛說的,要是沒有那些可以研究的『意念』,怎麼會有人能去設計出讓
意念受不了衝動的『缺陷』?」我沈下心來,能夠囚禁五百個以上的意念群,所需要的就
是『集體夢境空間』,那個核心正是老姊。我不希望他是利用老姊做了更不能理喻的事情
。


「沒錯,倪采是我們『曾經』唯一擁有過最好的核心。」戴文傑的話像是低吟一樣,彷彿
傳唱著故事。
「所以現在可以跟我說了嗎?」我的聲音已經像是低語一般,經過一圈又一圈的故事,現
在的我,終於走到了這一刻,意念與殭屍、收驚師的歷史、柳村、泉水巷之爭、高等維度
、高等文明與流亡、意念及夢境空間還有記憶逆向工程,最終,倪采的故事就在眼前。


「2000年年底,我還在思考集體夢境空間的可行性,倪叔某夜找上了我,他帶著一個女孩
。」


「12月23日?」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天,那天是老姊消失的一天。



-----------------------------------------------------------------------

燒腦階段已經要走入尾聲了,
這邊說明幾點:

1.可搭配煙洞10那部份做瞭解
2.電影Inception中的鎮定劑效果偏向我小說裡寫的化學共振
戴文傑創造的方式是用程式、封包來串連所有人的夢境




--
投影 長篇連結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5189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64.20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397733.A.CEA.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