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12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7/04 Sat 16:43:13)

歲月 12


》 2011年10月16日 凌晨 精誠八街


    小野拖著渾身酒臭味來到了精誠街巷弄中的居所,
    與其說是居所,對他來說應該說是幽會場所,
    他翻了翻桌上的報紙,今晚是個令他回憶湧現的夜晚。

    他滿腦子混沌,或許是紋綾的身影在腦中閃爍,
    最早與這名重生女孩接觸的時候,
    她並不願意進入校園,
    反而選擇進入了社會,
    一步一步地靠著自己的毅力存活下去。

    這是令小野非常意外的選擇,
    紋綾這女子是個異常獨立的的堅強女性,
    不需要任何援救、不需要任何假資料、協助。
    彷彿如曇現一般的花蕊從眼前綻放。

    重生之後,即便擁有著紅給予她們的天生麗質,
    紋綾從來不投機去尋找任何捷徑之路,
    沒有參加任何可以展現她天生優勢之處的場域,
    反而意外地選擇最簡單最實際存活方法。

    那一種異常的樸實執念,
    永遠是小野最無法理解的堅持。

    每一份打工,小野都私自破壞掉了,
    無論是超商店員、加油站員工、電話櫃臺小姐,
    每一次,再大的困難,
    即便是意外或者責任歸屬的斥責,
    紋綾連牙都沒有咬就吞了下去。

    顯然,那份決心,比小野看過的任何女孩還要強大。
    即便是意外地遭受到『消失』的徵召,
    紋綾也是唯一活下來的人。

    那個男人都放過她了,
    那麼他是否跟小野眼中看見的真實是一樣的?

    只是一切從紋綾從那間屋子回來後,
    一切有所不同。

    她尋求小野的幫助,
    並且指定了想去的地方,
    是什麼讓她下定了決心?


    雖然,最後小野才知道那是紋綾的決心,
    與孩子溺愛在一起的決心。
    但仍有無限地問號在小野心頭中打轉。

    原本,小野以為自己是一方霸主,
    活在這個充滿現實與虛幻的國度中,
    熟稔整個校園社會,
    只要他心意一變,那整個校園就為之驟變。

    但在所有重生女孩面前,
    他似乎只是一個不堪入目的失敗者而已。

    無論是紅還是紋綾,
    都以那最狠毒的毒藥刺入小野的內心。

    他想起那個男人最早說過的一句話,
    『要是時間站在女人這邊,
    那男人可是完全沒有機會啊。』

    正當小野沈浸在自己的思忖當中,
    霎時,小野聽見鑰匙轉動大門的聲音。

    是紅,應該是去跟新的重生女孩會面吧?


「你怎麼看起來一臉鳥樣。」紅將高跟鞋脫下。
「哼,今晚有不速之客找我啊。」我去冰箱拿出兩瓶啤酒,此時只有冰冷甘甜的啤酒能夠
讓我冷靜。
「讓我猜猜。」紅穿著夏天色彩的洋裝,每次見到她,自己總無法按耐住心動的感覺,但
是兩人的情感只停留在魚水之歡那種程度中,對於小野來說,他很清楚自己的年輕歲月可
能會隨著新人的增加而漸漸地凋零。


    自己身為是下屬及洩慾工具來說,
    終有一天會進入年邁胡同吧。

    但這樣的女人,竟然可以對愛情不為所動,
    難道這會是那藥劑最大的副作用嗎?


「好啊。」小野打開啤酒罐,拿出玻璃杯。如果可以,他還是不喜歡鋁製瓶罐那一種金屬
的味道。
「好吧,是新人吧?」紅不以為意地說。

「果然女人的觀察力還是超乎想像嗎?」
「他們打算做什麼?」連不是一個人都猜到了,紅依然地狡詐。

「阿忍帶著她來,問盡所有紋綾的事。」
「看起來你沒有任何反抗就說了啊。」

「有些事情就算我不說,那小妞應該還是查得到吧。」小野回應。
「這倒是真的。」

「我倒是很納悶阿忍為什麼會幫他。」
「那還用說,想幫一個人需要有那麼多理由嗎?」紅將自己的包包放在沙發上,打開筆電
。

「他跟我不同。」
「是不同啊,你要說的是心理上的還是生理上的。」紅微笑地說。

「我只是不能理解而已。」
「你需要喝下藥劑嗎?」紅對小野拋了一個媚眼。

「我真的沒辦法說服自己。」小野搖頭。
「那就對啦,這就沒什麼好討論的。」紅聳肩。

「只是一劑藥劑,就會完全改變人嗎?」小野認真地問:「就這麼簡單的生理狀態改變,
就可以讓一個人價值觀完全顛覆嗎?」
「好吧,你的問題算是我的研究議題之一。」紅實際上一直在記錄與撰寫論文,那些無數
的重生女孩,最終都會歸於一種解釋方式。


「先不論其他人說法好了,就我自己的經驗而言,改變最大的就會是你會感受到那時間是
靜止的。」紅認真地看著小野,有時小野會想問出紅到底實際年齡有多大了,從聊天的細
節裡似乎可以看見那名為『歷史』的輪廓。


「這會有什麼影響?」
「嘿,你還不懂嗎?任何有感情的事物,都是伴隨著時間的流逝啊。」

「之所以會有珍惜、安全感的感覺,那都是存在於歲月之中啊。一旦那些東西消失了,很
多事情就像是電影播放一樣,你會慢慢從第一人稱看世界,變成第三人稱,接著那些過去
讓你激情的一切,或許只會歸於平淡。」紅認真地說:「有些事情第一次做覺得新奇,第
二次還不賴,第三次只剩乏味,然而這就是人生最常發生的困擾。」

「就像是性愛一樣嗎?」小野冷笑一聲。
「是啊。我已經好久沒有認真愛過人了。一旦習慣了歲月不會流失的感受,那會是很恐怖
的事情。」

「所以才會有現在這個合作計畫嗎?」小野問。
「哈,你別把我看得太重要了。」紅伸了伸懶腰。

「哦?」
「我只是有了這份工具而已。當然,我也要拜他所賜,他為我做了很多實驗。」

「如果讓妳選擇呢?要當個像重生女孩的紅,還是永遠不會死去的紅?」
「如果有這一道選擇題,我會選前者。」紅的眼神沒有任何猶豫。

「這讓我相當意外。」
「紋綾也是想通了這一點吧。」當紅說出這一句話時,讓小野不自覺地捏緊已經飲盡的啤
酒罐。

「妳說什麼?」
「我看的出來,她是那種視孩子為最高地位的母親。這樣的敏感纖細的母親,怎麼可能沒
有發現她身上正在流失的感情呢?說到底,願意放紋綾出來的,才是真正的魔鬼啊。如果
不是瞭解這一份微妙的情感差異,不可能作出這種選擇。」

「…這好難接受。所以活著反而會更痛苦嗎?」
「這我就無法確定了。這才是人不是嗎?沒有準則,即便是做了大量的統計,你仍然會發
現這只是人自己達到自己要求而無趣的分類,有時實驗與論證走到了盡頭時,你才會發現
始終是實驗者在欺騙自己。理由都是添加的。」紅指著那疊資料。

「我…」小野突然之間不知如何描述自己的情感。
「所以才會什麼都不需要的,說出紋綾的一切了吧。連你自己也想知道答案吧,對不對。
」紅似乎是看透了小野內心複雜的情緒:「你跟阿忍都在不知不覺中相信了新的女孩的想
法吧。」

「她是另外一種瘋子。至少過去所有女孩中,沒有人會想作出這種決定。」
「是啊。」紅有很多話沒說,今晚會是一個獨自沈思的夜晚,小野沒有留下,因為他已經
沒有力氣作些什麼。


    紅打開蓮蓬頭,看著鏡中的自己,
    孤單的呢喃再度從耳邊響起。


    這一次是第幾個歇息地呢,
    紅不清楚。

    她的人生有太多故事,
    一件一件像是各自獨立的小說一般。

    很多令人懷念,但是最令人感到無力的就是歲月的靜止。
    一旦自己還是維持那美貌的樣貌永生下去,
    歷史的浪潮會不斷地向遠方退去。

    遇上現在這個男人之前,
    他跟一名默默無聞的作家『林』在一起,
    還有林的好朋友『金』一同在工作室打拼。

    當時紅只是混入大學校園裡,就認識了林。
    兩人聊得很來,林是個天馬行空的傢伙,
    對所有事情都不會有所成見,
    這樣的想法是最吸引紅的。

    畢竟又有誰能接受這個永生的自己呢?
    說好要白頭偕老的人生,最終只是劃下悲泣的結局。

    他們拍攝的鬼屋歷險影片創下了人生記錄,
    在這樣的光環之下,大夥打算自組工作室來繼續創作。
    然而,風潮的嘗鮮期是短暫的,
    在當兵過後,風潮過後的生活只剩下『過氣』二字,
    日子雖然過的慘澹,但是幾個好友還是堅忍地做下去。

    這一切都無所謂,日子過得苦也無所謂。
    重要的是大家都還年輕,沒有人會看得出她的差異。

    然而,一切在林開始撰寫他的長篇大作時發生了改變,
    為了蒐集完整的資料,林去了好幾次田野調查(Field research),
    卻意外地在某個社區中的老宿中發現了自己過去的蹤跡。

    林拍了照,打算把這一份巧合給紅看,
    這個行為引發了紅的恐懼,
    因為那已經是另外一個歷史故事。

    一旦被任何懷疑纏身,
    紅很清楚接下來的故事會怎麼走,
    疑惑會隨著好奇心不停地擴大,
    從小小的污點成為宣染整張紙的一切,
    過去有太多的經驗告訴紅,
    這一刻終會來臨,她看出林眼底的疑惑,
    但是仍假裝這是巧合的一種複雜表情。


    王伯伯掛在壁爐上的合照及兩張錶框的電影票,
    紅豔麗地站在鏡頭前。


    泛黃的照片雖然已經斑駁,
    但能夠清晰地看見紅的輪廓。
    紅很清楚這是消失的時機。


    最後,紅以另外一種方式不告而別,
    突然其來的假車禍在夏夜中獨自閃耀,
    留下無法釋懷的林。


    辦理完車禍的事宜後,她舊地重回,尋找王伯伯,
    卻發現他已經在醫院等待人生最後一刻。

    她回到自己的行動處所拿出藥劑,
    未過第二階段的藥劑,
    不確認這是否能救回王伯伯。

    在遇上林的一大段時間裡,
    她是不折不扣的研究者,
    當時她被一間秘密組織相中,
    私底下補助了大量經費提供她進行研究。

    她試圖靠著以自己體內細胞的狀況作為研究根基,
    找出可以改變生理狀態的藥劑。

    最終,藥劑還沒研發完的時候,
    組織取消了補助。

    在沒有金援的情況下,
    實驗室只能宣告研究終止。

    那批存放在冰庫裡的藥劑,
    最後放進了她行動處所的冷凍庫裡。
    在心灰意冷下,選擇重新另外一個人生,
    以紅的身份重回校園。


    因此拿著那瓶藥劑的時候,
    紅仍然可以感受自己心底的那份盼望,
    她想解開謎底的喃喃低語迴盪。

    第一劑藥劑打入了王伯伯身上,
    這雖然是一個瘋狂的決定,
    但是她仍然想救回這個死前都還珍惜電影票的癡心漢,
    與舊愛那份細緻又甜蜜的從前,突然印上了她的心頭,
    雖然她不知道這一份情感會有多少保鮮時間。

    最後,這劑藥劑讓王伯伯從死門關前走了一遭,
    藥劑沒有意外地產生了紅滿意的副作用,
    為了不讓使用者與自己一樣,
    活在永遠被歷史追逐的人生當中,
    王伯伯年輕的面容產生了微量的變化,
    雖然不是足夠明顯,但應該可以矇騙大部份人的眼睛。

    當下,王伯伯當然無法相信眼前的光景,
    從垂垂老矣的身軀中蛻變成年輕的肉體。

    尤其,救回自己的還是當年那個不告而別的紅。

    那一夜,王伯伯在醫院哭得很慘,
    彷彿複雜的情緒登上了心頭。

    最後,紅跟王伯伯重回了王伯伯的喪禮,
    一同看過王伯伯親人最後一遍。

    王伯伯以另外一個名稱重新生活,王忍中,
    他在舊社區還有一間屋子可以運用,
    紅跟阿忍回到了社區老房子暫時地一同生活。

    然而這中間,當然沒有阿忍為了善意欺騙小桃,
    而編造地與童年好友相擁而泣的故事。

    紅跟阿忍重新生活,
    打造了一間以木作為主的日式風格店面。

    對於紅來說,只是想由另外一種平穩狀態,
    過渡到另外一種平穩狀態,
    這是她一生一直在做的事。

    雖然跟阿忍的生活很棒,
    甚至比幾十年前更好。

    因為她再也沒有什麼秘密可以隱瞞,
    也不必再逃跑了。

    但她的心頭仍然殘存著一些希望,
    她希望那份藥劑可以完成。
    她心底那一份天生冒險的態度,
    當然不甘止於這平淡的人生。


    幾年前,一名長相出眾的年輕男性出現在店裡,
    他沒有名片,名叫『連』,他說叫他『小連』就好。
    紅看到他第一眼就聞到了這男人眼底裡的邪惡。

    滿臉堆滿笑容,卻是不折不扣的危險傢伙。
    他擁有著壞男人的所有特質,
    以及與生俱來的幽默話術。

    他就像是一枚魚雷,在紅那無聲地平淡生活底,
    掀起了隱隱爆炸的氛圍。

    他開始追求紅,用各種方式。
    紅不是第一次領教男人熱烈地追求,
    只是這一次,那一種危險像是過去不曾有過的經驗一樣。

    有點像是毒藥,一點一滴地滲透在自己生活當中。
    這種男人就是有辦法在妳不注意的時候,
    將一封明信片掛在自己要換洗衣物的衣藍裡,
    那一種令人恐懼的存在對紅來說像是致命吸引力。

    既然都能夠潛入房子裡放下明信片,
    到底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

    任何挑逗的告白都會存在紅生活的每一個角落,
    從看的電影、逛的街、接觸的人群,
    小連就像無所不在的空氣。



    優雅地說明自己的字跡、訊息為何在此出現。



    最後,紅在喝完兩瓶小連與朋友創立的自創品牌紅酒之後,
    她的理性已經如那些紅酒一般,滾入腹中。

    他說明了自己的來歷,邊說邊輕撫紅的肩膀,
    以及其他更誘人的地方。
    他說明自己瞭解紅的一切,所有的一切他都了若指掌。

    包括紅的所有故事,
    無論是跟那個小伙子在一起。

    這個男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終於說出口,他需要紅的藥劑,
    那會協助他的事業有巨大的改變。

    這令紅感到反胃,但是下一瞬間,
    當連溫柔地擁自己入懷之後,
    一切都好像再也不重要了。

    紅回憶起久遠的過去,
    最早與男人邂逅的夜晚,
    像是彼此探索的夜晚一樣。

    那種感覺已經很久沒有過了,
    就是因為小連就像是這世上她從來沒看過的事物一樣,
    所以她靜靜地沈醉於其中。

    他輕輕讓紅進入無法思考的慾火呢喃當中,
    一邊進行他要的商業合作討論。

    沒禮貌地邊問話,一邊進行讓紅感到愉悅的行為,
    好像要是不答應的話,現在這一切的熱火都會化為冰土一樣。


    最後,紅答應了連的交易,
    在那一份無懈可擊的追求之下。

    紅慢慢接受身旁這個魔鬼的思維。
    這是一種毒藥,一旦在平淡的生活中滲入,
    那麼就沒有回頭的餘地。


    這樣危險的交易,讓阿忍與紅產生了分歧,
    對於阿忍來說,他想永遠跟紅一起生活下去,
    過著簡簡單單的幸福生活。

    而對於紅來說,阿忍或許只是一個『平穩狀態』的中繼站,
    對於紅來說,她的人生已經無法習慣同一種生活狀態,
    她心底微小的聲音告訴她,這會是全新的開始。

    她與阿忍分開,搬回到了她的獨立處所。
    小連樂意這樣的結果,他們進行了一段美好的戀情,
    也包括那些交易。


    紅負責不斷改良藥劑給小連使用,
    小連也提供了藥劑裡頭可以善於運用的素材給紅,
    包括奈米機器人的摻入、邏輯控制猝死程式設計。

    喝下藥劑的重生女孩以及男孩,
    擁有著無法逃脫的天敵,
    血液攜帶著沒有辦法被循環消化的奈米機器人,
    機器人會將所有資料透過雲端傳載到連及紅的資料庫裡。

    簡而言之即便逃到天涯海角,
    只要那機器人蓄電量還充足,
    小紅點仍然會常駐在螢幕裡頭。

    所有健康資訊會比你買的智慧型手錶還要充足。

    邏輯控制猝死程式結合奈米機器人早已不是秘密,
    這二十年早已大量用在軍事行動上,
    藥劑會滲透腦部海馬區及人腦各神經節點處,
    與血液中的奈米機器人勾稽。

    一旦說出特殊關鍵字,經過判讀,
    超過一定危險讀數,
    奈米機器人會進行連鎖自爆反應。

    想當然耳,通常死法可能不會太好看。

    這兩樣武器對於小連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事實,
    用在一般人身上,已經是足夠好用的囚禁凶器。


    但是如果能融合紅的藥劑那會是更棒的東西。
    重生的男孩女孩嚴格上來說,就是不存在的人,
    有了前車之鑒,紅將面容變化提升到了極致,
    這反而成為小連最依賴的道具。

    不存在的人,沒有任何法律問題,
    不需要刻意善後,不需要浪費時間作假資料。
    即便在地球上消失,也沒有人會過問。

    小連免費地得到了大量的奴隸可供自己業務使用,

    當然小連從來沒有說明過自己的『紅酒事業』是個怎麼樣的事業。

    他需要更多串聯網,
    他需要他那些刻意挑選的重生女孩有一個中繼站,
    有一個貌似自己選擇的重生機會。

    那會改變純粹的重量。
    會改變人生活的態度,
    這會影響他的成品結晶。


    紅將這份工作攬了下來,
    他們找了自己認識的傢伙組織了許多『安排者』,
    遍佈在都市的各個角落。

    帶領那些無知充滿惶恐的重生女孩,
    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一旦時機成熟之時,
    就可以豐收這一切。


    恐懼通常只是害怕那些不會成真的事情。
    只要在重生女孩踏入新世界的開始,
    引入了令人恐懼的話題與話術,
    那麼這些白老鼠就會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反應。

    『千萬別提到紅的名字。』
    『要看著日記本與紙卡的叮嚀喔。』

    這種只會出現在奇幻世界中的設定,
    對於這種進入未知世界的人可說是聖旨一樣,
    只要刻意地出現一兩次紅踏入關心的場面,
    女孩們就會深信這些設定是真的。

    人不是就是如此嗎?
    活在一種爛到沒有幻想的現實世界,
    說什麼美好幻想都是無法騙到人的。

    但只要讓人稍稍進入自己無法掌握的世界中,
    即使這個世界可能比現實世界來得更真實,
    卻能夠引發出人相信那些幻想都會是真的。

    這種騙人事物,最早是源自小連的想法,
    『人往往因為好奇心,比自己想像地更願意被欺騙。』

    然而當紅承接了這份工作之後,
    更加地用心設計一切。

    他們甚至嘗試過任何一種奇異腳本,
    越是脫離正軌,反而越加真實。

    原來人是善於或者喜愛被欺騙的,
    這是他們大量數據累積起來的結論。


    雖說如此,
    每個人的反應都十分珍貴,
    那是經過歲月及人生摧殘過後的智慧,
    重生過後所最直接的反應。


    當然,有些女孩,也脫離了他們的想像。
    紋綾與小桃,對連以及紅來說,都是獨特的存在。




》 2011年10月16日 凌晨 模範社區 阿忍




    會接下這個任務,只是不甘心而已。
    站在小野的角度,他應該無法理解我的想法吧。

    是啊。

    畢竟紅跟我有太多的故事。
    我總以為我掩飾地很好,
    我以為我可以這樣靜靜地繼續下去。

    愛情這種東西非常奇妙,
    它會讓許多不合理變得合理,
    也讓許多合理變得不合理。


    當紅提出了擔任安排者的邀約時,
    我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


    是因為嫉妒嗎?
    還是因為不願就這樣離開紅的世界?


    這樣的矛盾一直還在我心頭打轉。
    我原本以為紅只是傻傻地被連給沖昏頭,
    被那從來沒有過的激情沖昏頭。

    我知道這世界上沒有準則可以束縛紅這個人,
    畢竟她應該已經活了太久太久,
    可能久到我這一輩到我的孫子輩都還不止。

    我的命也是她給的。
    對於她的選擇,我認為我沒有過問的權利,
    就某一方面來說,她會我世界的神,
    操有著生殺大權。

    所以我只是期待她的回頭,
    期待她可以想通這一切,
    想通那個男人只不過是想利用他。


    最後我發現我錯了。
    她陷得越來越深,
    小連天生永遠的說服力與感染力像是蝗蟲一般,
    最後,我已經看不見紅眼底所深藏的清澈,
    她彷彿變成了另一個我不認識的紅。

    醉心在玩弄的事物份上。

    跟任何一個誰發生關係也無所謂,
    她永遠無限的永生,
    她像是化為蝴蝶一樣,
    一旦飛翔在美好的花蕊世界之後,
    再也不會回到那個願意她回來的居所。


    我的心,還能夠承受些什麼嗎?


    因此當這名重生女孩,不小心看透我的內心時,
    我才發現自己也病得太深了。


    昨天下課後,她跟我說了她的想法。
    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
    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作法。


    她想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她想要改變些什麼。


    這些事情比她能活著還要重要。

    是真的嗎?我問她。

    我拿出了工具箱裡頭的手槍。
    將子彈上膛,瞄準她那可愛的臉蛋。

    我的武器都只是為了有一天,
    哪一天我真的不願意承受下去,
    要去面對小連所準備的。

    我知道這些武器不可能制伏得了那名惡魔,
    小連的過去只要問過小野就知道。
    簡直就是他媽的不要太誇張。
    所以他才會有各種令人意想不到的喪心病狂思想吧。


    我用槍指著小桃,我看出她的害怕,
    她的臉龐似乎在顫抖,但她還是向前站了一步。

    彷彿那暴戾的子彈不會穿透她的腦袋一樣。


「你不會殺我的。」小桃說。
「妳真的知道妳要面對的傢伙嗎?」

「我很感謝紅那天對我說的一切。」
「什麼?」

「我過去的確是個只會乞討的女人而已,現在對你也不意外。但是這一次,無論生死,我
只想了結,如果要我活下去,我可不接受現在這種活法。」她不像是開玩笑。


    我放下槍,跟她說明我所知道的一切。
    包括紅跟小連的事情。

    我不擔心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他們喜愛事情有越多改變越好,
    越是掙扎,越是活出自我,越能成就美好。

    對於連來說,每一個通過『揚棄』的女孩,
    就像是鑽石一般,她們內心擁有的堅忍與聰明,
    會再最後落下最美的櫻花,名為血祭的櫻花。


    這一次,要不要把我自己的命賠進去?
    我不曉得。




「你在發呆喔?」小桃突然說話,將我拉回現實,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從燒烤店步行回到了
店裡。
「哈,沒事,突然想到很多事情。」

「關於紅的嗎?」我們之間不需要再以小克這個名字借代,因為我已經告訴她真相了。紅
只會在一開始嚇那些女孩來完成恐懼的條件。
「是啊。」我苦笑:「接下來妳打算怎麼做?」我想她不會要我直接開車去找小連吧。

「我想從紋綾的口中問出真相。」
「哦?」

「即便是梁老師說的那些也不能帶來什麼樣的幫助。」
「到學校就不用吐槽他了。」

「不會啦。」小桃似乎還在思考自己該怎麼做,她根本不知道她要面對的魔鬼有多強大,
即便我跟她說了這麼多,她還是不願改變想法。


「我有個想法,但需要一點時間計畫。」她對我微笑地說,接著拿出一隻簡易型手機,放
在手掌心。
「這是什麼?」

「哈,我原本怕以為你是內應,所以私自辦了一支手機。」
「沒想到妳還會製作假的身份證啊?」真是意想不到,我不曉得小桃學事情那麼快。

「這沒有很難。」
「給我看是什麼意思?」我納悶地問。

「既然我們都把話說開了,就像一開始我說的一樣,我們之間不要隱瞞別的事情。」
「哈,妳不怕我背叛妳嗎?」

「是的話,你早就拿那支手槍斃了我吧。」
「嗯…」

「放心啦,如果我有辦法幹掉那個叫作連的傢伙,最後一槍一定留給你。」
「好,這是妳說的。」她那種天真到海平面另一端的決心,突然使我臉上堆滿了笑容。


    我不自覺地牽起了她的手。


    她沒有反抗。
    晚風吹在她的髮梢上好美。


    我還在留戀什麼呢。
    紅從那一天離開為止,
    到底過了多久的時間?


    我與小桃沒有特別說明些什麼。
    如果要活,就一起活吧。

    我心想。

    死也是。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1.133.13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5999394.A.78C.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