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螞蟻 【單篇短篇】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7/06 Mon 00:04:13)

螞蟻


    烈日將整棟房子曬得充滿失焦的模糊感。
    我無精打采地吃著媽媽準備的中飯,
    即便是令人感動的味道,
    但在這熱火難以撫平的日正當中,
    每一次咀嚼都令人感到煩躁。

    暑假才悄悄來臨,
    已經感到一股乏味的味道在腦中徘徊。

    其實也並非是有多無聊,
    只是隨著學期結束。
    在市區學校的住宿生活也隨著結束。
    暑假期間我搬回到山上村落的家中,
    難免有些無法適應。

    好朋友每天爭相地邀約出遊,
    游泳、看電影、唱歌、逛街,
    我光是要在炙熱的公路上等待一小時一班的公車,
    就已經滿身是汗。

    更別說是要一個小時多的車程,
    每次的邀約我得要早退,
    免得錯過市區坐回家的末班車。

    一旦是搭著末班車回家後,
    還得摸黑走十分鐘的路程,
    才能回到家。

    如果只是一次兩次,
    看在勤奮上就算了。

    最後我連姊妹們約會都懶得參加了,
    手上的零用錢光是車錢就已經讓我的皮夾消風。

    我的家是村落中最靠近山的一棟房子,
    每個來我家踏訪的同學都認為我是在豪宅中長大的孩子,
    但殊不知這棟房子其實也是老爸在因緣際會下低價買下的。

    整棟房子跟村落裡的建築特色不太搭,
    像是從西方走出來的一樣。

    爸爸詢問了附近的住戶,
    看來大家都不太清楚這棟房子的來歷。

    經過左鄰右舍與村子裡的大叔大嬸給予的資訊來看,
    應該是某個品味獨特的屋主很久以前就蓋了這棟房子。

    但屋主不喜與人交善,頗為孤僻,
    因此久而久之大家也少與他聯絡,
    後來直到房子兜售之後,
    才知道屋主已經打算離開此地了。

    前前後後屋主不停更換,
    也讓左鄰右舍讚嘆老爸的勇氣。

    這個村落也算是避暑勝地,
    鄰近的觀光景點頗為知名,
    因此當時爸爸不疑有他地爽快簽下房子了。

    整體來說,搬進來的感覺也挺舒適的。
    整棟房子只有一樓的客廳才能稱得上是避暑,
    二樓以上就可以感受到整個太陽懲罰人們的誠意。

    剛好屋主原本餐桌的設計就在二樓,
    所以每次吃飯都讓我十分煩惱。

    高中的住宿生活好險讓我可以暫時脫離這棟『豪宅』,
    但是寒暑假又得要回來忍受這巨大的監獄。

    我們搬進來一年多了,
    弟弟也是在市區唸國中,
    然而他竟然享受著媽媽接送的待遇,
    反正這種重男輕女的傳統風味已經不是稀奇的事情,
    所以我也懶得跟父母爭論了。

    爸爸是個設計師,總體來說就是個玩古玩的傢伙,
    我對此不太瞭解,只看著他整天在家裡忙進忙出,
    定期會開車出去批貨以及進行鑑定工作。

    媽媽是專欄作家,平日接送弟弟去市區上課時,
    會在市區咖啡店裡完成一周需要的文章,
    實際上她是個想像力超群的女人,
    因為她的專欄都是有關家務、環境、女人心事有關的話題,
    但是她從來沒有認真處理過家務這類的事情,
    反倒是有潔癖的爸爸會將這些工作,
    在媽媽不注意的時候就料理完成了。

    儘管如此,媽媽還是發現了一些我們平常並不注意的事情。


「天啊,最近又是螞蟻出沒的時節。」她懊惱地說。其實待在家裡她與我一樣煩躁,畢竟
弟弟也不用去學校,單純只是開車去市區喝杯咖啡好像就有點特地了。
「是嗎?」

「真是粗線條耶妳,妳都沒發現嗎?」
「這種季節肯定會有吧。」不知道就猜測這是常態,這是我最常應付的說法。

「我快被逼瘋了,到處都是螞蟻,妳看。」媽媽指著牆壁,實際上我並沒有看清楚,仔細
一看,那些螞蟻沿著一定路徑不停行軍。我仔細瞧了瞧整條路徑,非常敬畏螞蟻們的勤奮
。
「沒關係啦,媽,就噴點殺蟲劑吧。」

「那還用妳提醒,我已經買水蒸式的殺蟲劑,明天把牠們殺個精光。明天我開車帶妳們去
市區晃晃,回來驗收這牌子到底好不好用。」
「哇,真的嗎?」難得媽媽要帶我們出門,我應該要感謝螞蟻嗎?

「是啊。你爸不知道又跑去哪裡鬼混,我等等跟他說。」


    爸爸對於螞蟻這件事不以為意,這倒是讓我滿意外的,
    畢竟他可是標準的潔癖,觀察完家裡螞蟻的行軍路徑之後,
    他認為反正就只是螞蟻,定期清理一下就好。

    媽媽買了很多罐水蒸式殺蟲劑,
    通常每一罐能使用的坪數不多,
    所以出發以前我們就在家裡大大小小之處擺滿了水蒸式殺蟲劑。

    先把熱水注滿到指定水面,
    接著只要把一罐一罐的藥劑罐丟進熱水裡就好。

    媽媽要我跟弟弟安排誰要負責什麼項目,
    她負責去熱車順便打開冷氣。

    我們像是放煙火一般,
    像是丟手榴彈一樣,將藥劑罐放入,
    接著就會聽見吱吱作響的聲音,
    將那些殺蟲劑安置好之後,我跟弟弟趕快跑出豪宅,
    坐上媽媽的車。

「唉呀,晚上回來你們就跟我一起好好掃地吧。」媽媽將方向盤打滿,開上公路。
「所以會有很多螞蟻屍體嗎?」我問。

「可能不止喔,還會有蟑螂、跳蚤吧?」
「唉呃。」

「唉呃什麼,不然怎麼叫殺蟲劑。蟲都沒殺到的話我還要買它們幹嘛。」
「說的也是。」


    這一天過得很棒,我們去看了一場電影,
    在百貨公司陪媽媽挑她喜歡的香水,
    吃了好吃的中餐,以及下午茶咖啡。

    原來媽媽平常載弟弟上學之後,
    都在市區吃香喝辣的啊,
    真是令人羨慕。


    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傍晚,
    我們順著夕陽的光線,
    悠閒地哼著歌,
    車上放的是媽媽喜愛的國外女歌手的歌,
    我不清楚是誰,但是是首明快的鄉村歌曲。

    我們下車,伸伸懶腰,
    一想到要打掃,
    就覺得這一天又要從天堂掉入地獄了。

    接著媽媽將鑰匙插入門孔,
    旋轉之後,我只聽見紙袋掉到地上的聲音,
    媽媽左手摀著自己的嘴巴,
  像是看見什麼無法相信的光景。

  我撿起紙袋,
    裡面可是她新買的香水耶,
    也太不小心了吧。


「媽,怎麼了?」我問。接著她將我拉走,不讓我進門。

「媽,妳在幹嘛?」我不理解她在發什麼瘋,她擋在我面前,任由自己的名貴香水掉在地
上也無所謂。


    當然,光是拉住我也沒用,
    弟弟愣愣地站在後頭,
    看著半掩的門後的風景。




「媽…」弟弟的呼喊如絲一般的細緻。
「別看!弟弟!」媽媽衝上前去抱住弟弟。


    為了保護弟弟的眼睛,
    為了不要讓弟弟接受更多不能接受的光景,
    拜這個行動所賜,
    我終於看見門後的世界。



    褐黑色的山尖像是咖啡豆山一樣,
    仔細一瞧並非是咖啡豆,
    而是那些驍勇善戰的堅持者。


    螞蟻,


    螞蟻的身體堆滿了整座豪宅。


    我拉開門,勇敢地直視前方,
    門上的屍體紛紛跌落在我的頭髮上,
    我不停拍打著自己的髮梢,
    也認真地觀察這一切。


    剎時,一股反胃感從喉中強烈激發,
    除了令人無法接受的巨山螞蟻屍堆以外,
    更傳來一股陣陣惡臭,
    那是無法形容的臭味,
    即便是噴灑香水也無法脫離其魔掌的味道。


「天啊…」我驚慌地拿出紙袋中的香水,隨意地在空中噴灑,當然這樣愚蠢的動作不能改
變些什麼。我可以看見媽媽背影的顫抖,抱著弟弟。


「媽…」


「姐姐,妳不要再看了,我要趕快打給爸爸,這到底怎麼回事…」媽媽從包包拿出手機,
但因為太過緊張,手機重重地跌落在地上,鏡面變得有些刮痕,但即便如此媽媽無心那些
刮痕,她滑開螢幕,撥打爸爸的手機。


    我只能避過頭來往別處看。
    是不是跟鄰居說一下這個狀況?

    叔叔他們可以協助我們嗎?

    當我腦中正在分析這些可能性時,
    我不小心瞥見另外一個我們忽略的事實。

    豪宅是比鄰山壁,
    因此山壁上的草樹總是蓋掉我們房子的某一側採光。

    我們當時對此不以為意,
    雖然離山壁還有一段距離,
    但是靠著那一側的窗戶,
    老爸都堅持我們要將它們封死。

    從我這個角度看去,窗戶沒有太大的問題,
    只是我在夕陽的餘暉當中,
    瞥見一片黑壓壓的『塊物』像是騷動一般,
    貼緊著山壁與窗戶之間。

    那塊物不像是靜止,
    像是在持續一種運動。


    當我發現這奇異的事情時,
    我回頭看著媽媽,
    媽媽失神地看著我。


「怎麼回事?」我緊張地問。
「爸爸他…」媽媽看著我,已經快被嚇哭了,或者我已經看見她的眼淚在眼眶中打滾。

「什麼?」我不解地看著爸爸,媽媽的手機還在撥打爸爸的電話,她輕輕地將手機遞給我
。




    此時我在安靜的餘暉中,
    聽見了那熟悉的手機鈴聲。


    是爸爸最愛的鋼琴曲。


    手機就在不遠處。


    正當我認真地搜尋音源的時候,
    我差點將手滑將手機遺落。


    那鋼琴曲從我們那美麗輝煌的豪宅中傳出。




    爸爸在裡頭。


    爸爸在裡頭。



「爸爸沒事吧?」我問。
「妳別怕,妳安撫一下弟弟,我打電話給消防局。」媽媽緊張地要我抱緊弟弟。


「媽,我們趕快先跑吧?」正當媽媽要撥電話出去時,我已經看見她身後那塊狀物已經快
從山壁上方垂降到地面。
「什麼?」

「快跑!媽!」我拉著她的手。


    但是那塊狀物比想像中移動地更快。
    當我牽住媽媽的手時,我已經看見塊狀物朝我們凶猛地襲來。


    接著當我要喊叫媽媽時,
    黑壓壓的塊狀物已經將媽媽整個包圍住,
    像是吞噬一般。



    我含著淚水定睛朝著塊狀物看去,
    看見那綿密的邪惡不停流轉。
    就像是嘲笑人類的懶惰一樣。


    我抱緊弟弟,
    不忍他直視這一切發生。


    綿密的螞蟻纏繞著媽媽,
    我聽見血肉模糊的肉泥聲作響,
    接著那些黑壓壓的大軍爬在我的身上。

    刺痛佈滿全身,
    那速度快到我無法在回憶生前所有經歷的美好。


    我最後還有知覺的時候,
    疼痛已經讓我近乎昏厥,
    我看見自己漂浮在空中,

    感受著支離的崩潰,
    與爸爸喜愛的鋼琴曲,
    迴盪在腦中久久不能自己。






    【吉屋出租-美輪美奐的歐式建築】

    【避暑勝地,享受山景與河景】




    又是一個愚蠢的男人撥打了電話,
    今天我要與弟兄們一樣辛勤地工作,
    所有準備都要做好滴水不漏,
    免得愚蠢的人類發現我們的存在。

    我從山壁上跳下,
    跳進我們精心打造的食人豪宅。



---------------------------------------------------------------------



夏日的午後,因為太多螞蟻而發想的故事。
第一次嘗試單篇短篇,請各位笑納。


--
單篇短篇集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33739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天橋底下說書的部落格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1.133.13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6112254.A.8E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