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

作者  xereo.bbs@ptt.cc (凜悠悠) 看板  story
標題  [短篇] 歲月 13
時間  批踢踢實業 (2015/07/07 Tue 23:00:20)

歲月 13


》 2011年10月18日 大興附中 舊校舍地下室


    這天是星期二,
    博荃的計畫正走在平順的道路上。
    過去十幾年沒有像最近如此充滿動力。

    面對這無理又喪心病狂的男人,
    絕對要處以最嚴厲的懲罰才可以。

    博荃對於父親熟悉的程度已經病態的程度。

    沒辦法,這一切並非自己願意的,而是被強迫瞭解。從小那些烙印在身上的印記記錄
了吳尚天的生活痕跡。回家的時間、出門喝酒的時間、上酒店的時間、去打高爾夫球的時
間。

    吳尚天是社會中標準被壓榨的中產階級。任何對於老闆那毫不掩飾的貪婪自私照單全
收,為了站到足夠的位置與視野,必須拼盡全力揶揄奉承與處理爛攤子。

    所謂衣冠禽獸也不過如此。

『我可是為了妳們母女才低聲下氣在公司當一條狗啊!』

    吳尚天回家之後就將自己當成國王,
    極盡殘忍地蹂躪自己的妻子與兒子。

    對於吳尚天來說,
    妻子跟兒子某種程度不但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切,
    還是人生中最能支配的喜好。

    他不覺得自己是個病態的傢伙,
    他會盡全力滿足他們的需要,
    無論是食衣住行育樂,
    但是前提是他們可要乖乖地順從他的遊戲。

    那些誇張的肢體動作與極具敏感的情緒反應,
    是吳尚天每天在家中使用的刑具。


    因此,當博荃的媽媽意外地消失之後,
    吳尚天的生活像是失重一樣。


『他媽的,那個愚蠢的女人到底滾到哪裡去了。』
『她應該好好趴在這裡才對,媽的。』
『這賤貨該不會在外面有男人的吧?憑她也可以?』
『她可是因為我而受惠啊,也不照照鏡子。』
『要是讓我抓到她,最好給我趴到膝蓋廢掉為止!』


    父親在家不停地歇斯底里叫囂,
    博荃被處以最嚴重的體罰,
    他忍耐著全身肌肉酸痛,
    趴在地上以伏力挺身的姿勢接受父親的鞭刑。


    你可能會問博荃,
    為何不請求社會的支援呢?

    這樣傷痕累累的證據,
    應該足夠將父親定下罪刑吧?

    不,怎能如此便宜這個男人呢?
    博荃雖然年輕,但也非常清楚法治體制下的問題。

    這種不痛不癢的事情,
    肯定會被父親熟稔的手腕功夫給搓揉掉。

    要是真的鬧上法庭或者讓父親關進大牢,
    這種男人也不會因此醒悟,
    只要在監獄裡乖乖當個乖兒子樣,
    就可以輕鬆地出來了。

    這種男人應該要被處以最絕對的極刑才可以,
    就像是古代君王對於不法份子的血腥處置。

    絕對要告誡這些人,
    要以一個人的人格存活,
    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因此,博荃一直在等待,
    等待著絕佳時機。

    他要送父親上死刑台,
    對父親處以絕對極刑的絕對是自己。


    想到此處,博荃就覺得心痛,
    這輩子他最在乎的女人就是母親。

    他永遠想不通母親到底是看上那個混蛋哪一點,
    走進這個永遠對女性不公平的婚姻墳場,
    應該是母親這輩子做的最錯誤決定吧。

    甚至還把自己生出來,
    他這個拖油瓶只會讓母親更加難受,
    更只能接受那個混蛋的支配而已。

    他跟伙伴們找了好久,
    母親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
    她甚至將所有過去東西都帶走,
    一切就像是所有有關的空間都被抽離一樣。

    他連一張可以懷念的照片都找不到。


「喂,博荃,我已經找到可以租借的倉庫了。」地下室裡,淞元提醒博荃,在旁的華洋也
注意到博荃的閃神了。
「每個星期六,你爸都會去打高爾夫球吧。」

「是啊,他那混蛋要去迎合自己的上司,拍些馬屁。時間都卡得很剛好,早上就會出發了
。」

「但白天出入倉庫的話我想不是太妥當的時間,無論我們開上什麼車前往,最終只要警方
循線搜尋,只要車號洩了底,就只會讓我們更加危險,能不能找到可以下手的晚上?」淞
元問。
「晚上的話,每週五晚上他大概都會去應酬吧,會去的地點就大概那兩三間酒店,我會再
確定。」

「這週就來場勘一下吧,包括一些裝備就會到貨,我們可以去倉庫檢驗一下。」淞元提醒
。
「車子怎麼辦?」華洋問。

「當然是請人協助,價錢我都談好了。如果是晚上進入倉庫的話,倒是可以減少攝影機會
確認車子曝光的可能性,所以我還是找了實際上『不存在的車子』。」淞元解釋。
「你為什麼總是有辦法搞到這些東西啊?」華洋驚訝地問。

「上網找就好啦。」淞元解釋,實際上雖然他往華洋這裡看過來,但目光實際的對焦點放
在剛剛閃神的博荃身上。淞元與華洋有一搭沒一搭地亂聊,博荃則默默地說自己有點睏,
想回教室睡覺了。

    當淞元看著博荃的背影離去時,
    心中不免有一股巨大的疑問緩緩上升。

    實際上他還是懷疑博荃的決心,
    所謂小孩子就是這樣子吧?
    每當遇到事情時,會嚷嚷著自己的苦處,
    無論好壞,總不經前因後果的思考,
    等到麻煩上身時,才開始後悔自己做的一切。

    博荃是這種沒有肩膀的傢伙嗎?

    淞元小心翼翼地關緊地下室的門,
    期許著一顆真正下定決心的心。




》 2011年10月18日 大興附中 教學樓


    當淞元鎖緊地下室的門時,
    華洋走在前頭,吹著一定頻率的口哨。

    他收到一則簡訊,一個他關心的人傳給他的。

    雖然只是相處一個多月而已,
    但是格外不同存在的人。

    華洋的目標不是走進三年十一班教室,
    而是說好的三年九班教室旁的轉角。

    在此之前他得拉開自己與淞元之間的距離。
    這一次,要以什麼藉口跟淞元說明呢?

    以兩個朝夕相處的好朋友來說,
    說太多模糊不清的理由可能只是被戳破而已。

    華洋雖然臉上掛著幼稚、粗心、愛開玩笑的個性,
    實際上卻是心思細膩異於常人的孩子,
    或許他是天生的掩飾者吧,
    將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包裹在洋蔥裡頭。

    即便如何解剖,仍然無法直視與確認中間的心意,
    那麼,自己為何願意對一個陌生女孩說這麼多呢?

    或許是早就猜到了吧?


「喂,九班的白癡要拿最新一期的需求表給你。」華洋轉身對淞元說。
「最新一期?不是上禮拜才要過了嗎?」淞元不解地問。

「是啊。但是這禮拜新的電影比較多啦,所以那群混蛋要多寫一點。」華洋靈機一動的興
奮完全沒有表露在臉上,每週每個班級都會把男孩們的需求提給淞元,好讓淞元更新FTP
裡頭的資料。當然淞元沒有那種美國時間去蒐集與交涉,大多數工作都交給華洋去處理。
華洋善於與人交涉與聊天,因此這件事他要做得很盡興。
「好吧。我懶得過去了,等等拿給我吧。」淞元的回應完全在華洋猜測的邏輯上,他與淞
元揮揮手後,兩人在三樓的轉角分開,淞元往上繼續走,往十一班走去,而淞元則繼續往
三樓的一側走去。


    九班後面的走廊剛好緊鄰實驗室,
    剛過走廊,華洋就看到女孩從另一側走來。


「後頭見。」女孩走過他身旁,裝作沒看到一樣,低聲地用氣音與華洋說明,華洋不曉得
為什麼要搞得如此神祕兮兮。他往實驗室的後門走去,這時候上一個班級的人才剛離開,
下一節課因為是單節課,所以是空堂,沒人會使用實驗室。兩人各自從實驗室的前後門進
入,並且把門鎖緊。


    當華洋將門鎖住的時候,
    還不免有些興奮。
    這女孩到底要搞什麼他完全不清楚。


「聽說你們有大活動要執行?」小桃緩緩向他靠近。
「哇,消息真靈通。」華洋露出驚訝的表情。

「我想知道細節。」小桃認真地看著他,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卻說著像是命令的句子。
華洋一時間看得發愣。
「為什麼要知道啊?」

「我認為你們辦不到。」小桃不像是開玩笑的回應。
「喂,所以妳根本就清楚要幹嘛囉?淞元說的?」這引來華洋的警戒。

「你別管誰說的,你認為計畫沒有問題嗎?」
「這種事情我怎麼會知道啊。」華洋聳肩。

「什麼?」
「我這種看起來心浮氣躁的高中生怎麼可能有什麼深思熟慮的計畫啊。」華洋說著像是雙
關語的話。

「所以這會是很糟糕的選擇啊。」
「不,對於博荃來說並不是。」

「聽好了,華洋,你可以阻止他的。」
「我不要。」

「什麼?」
「你不清楚博荃有多恨那個男人,這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但你們根本沒經驗啊。」
「小桃,我說明白一點,這件事妳根本不該管的。我們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妳根本還沒
轉學過來呢。」

「如果…」小桃正準備說出下一句的時候。




    華洋決定不再隱瞞自己的想法。




「別提這件事了,小桃。還是我應該稱呼妳為『曉筠』?」華洋不再露出他那隨興的笑容
,而是認真的口吻。當他將曉筠兩個字說出口的時候,他注意到小桃的表情有著一百八十
度的驟變。


    雖然不想這麼早就說破,
    但華洋不希望小桃干涉這件事太多。
    為了彼此好,把自己心中的秘密提早說破也無妨。


「你在說什麼?」小桃帶著有點發抖的氣音回應。
「別裝了。真的。我第一天就知道了。」華洋認真看著小桃。

「你?」
「我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但是我知道有些動作、默契、不用說明的行為是不可能改變一
個人的。」


「認真的時候喜歡翹著腳、
最喜歡阿勃勒盛開的時候、
看著窗外的表情會不自覺地雙手交疊、
討厭一件事總是會喋喋不休地解釋、
不喜歡自動鉛筆以及青椒、
喜歡的菜色還是那輕而易舉就猜透的菜色。」


    華洋邊說,小桃的眼淚突然輕輕滑落。


    原來自己的孩子比想像中的更瞭解他,
    每個華洋說的細節,都是鐵的證據。

    她沒有阻止華洋繼續說下去,
    在她認真面對華洋之前,
    華洋繼續說著那些兩人才會知道的證據。


「妳那天消失的時候,老爸那蠢蛋還是在那個女人家過夜。我很為妳打抱不平,我希望妳
並不是遇到什麼意外,而是真的逃離妳不想再待的生活。」眼前的華洋,就像是全然陌生
的孩子,這一刻,小桃不確定該感到慶幸還是恐慌,原來跟自己的孩子拋下彼此的隔閡與
沈默對談,會是如此激動與感動的感覺。

「所以當妳出現時,等我確定妳是誰的時候,我反而是鬆了一口氣。我不清楚妳跟紋綾是
遭受了什麼樣的待遇,但是能活下來真的是太好了…」華洋邊說也邊哭了。
「笨蛋,你哭什麼…」小桃回應。

「妳仔細想想就知道啦,怎麼可能有人會用這麼蠢的搭訕方式啊。」
「為什麼…為什麼你知道卻…」

「現在不是很好嗎?」
「嗯?」

「我們都還活著,然後可以這樣輕鬆對談。」
「死孩子,我才不會死呢。」

「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感覺我說的話妳都能感覺到。」
「所以我以前?」

「我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從妳知道老爸外遇之後就變了。即便是任何心事都放在心底
。」
「對不起…」小桃完全知道華洋所說的,她不清楚自己所壓抑的情緒,自己的孩子全看在
眼裡。

「反正那蠢男人連報失蹤都懶得報呢,妳變成這樣,警方大概找一輩子都找不到吧。」華
洋破涕為笑。
「是啊…」小桃微微笑。

「妳會離開我們嗎?」華洋認真地問。
「什麼?」

「我的確沒有全部坦白…紋綾的事,我跟淞元都調查得很清楚了。」華洋解釋,這讓小桃
相當驚訝,隱藏在他面具之下的真實華洋,是個心思敏銳的孩子。
「華洋…我會回來的…」小桃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其實並不清楚這是不是一句肯定句。她
知道華洋眼底的希望,並非是小桃說出什麼真相,還是期待她說出一些樂觀的答案。

「什麼時候?那些恐怖的傢伙何時會找上妳?」華洋緊張地問,他的語氣不像是華洋了,
而是家人擔心的那種口吻。
「我不知道…所以我會主動出擊。」




「拜託妳一定要回來。」華洋認真地說。
「華洋…」

「我們會一起過完這高中生涯對不對,就像我們這一個月一樣。」
「我會的。我會回來的。」

「答應我。」華洋舉起打勾勾的手指,小桃覺得眼眶那些眼淚已經讓她快看不清楚前方。
上一次華洋與她打勾勾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呢?小學?那時候偉庭還跟自己很好呢,一家
人都很好。小桃伸出手。
「放心…」


「妳回來的時候,可以作我的女朋友嗎?」華洋又再次回到那個戴上面具的華洋。
「白癡喔,這種玩笑還敢開。」小桃作勢舉起手想揮擊華洋,兩人又回到了那種打打鬧鬧
的相處模式。

「當然啊。說不定以後,妳還是跟現在一樣年輕,而我會變成老頭子呢。」華洋連這種年
紀靜止的事情也知道嗎?小桃不禁有些佩服華洋。
「如果你變成老頭子的話,我會送你去安養院的。」

「喂,真是不孝啊。」華洋從口袋掏出一張紙條。
「這什麼?」

「你想從淞元那邊套出什麼正確解答太難了。還是我出馬比較簡單。」華洋搖搖手指。紙
條裡頭是一個地址。
「你們選擇的地點?」

「聰明。妳該不會跟我想的是一樣的吧。」華洋繼續說:「能阻止博荃做蠢事的,可能只
有紋綾才辦得到。」
「所以你到底在想什麼,華洋?」

「我只是想看好戲而已。」華洋不像是開玩笑。
「看好戲?」

「我不知道。或許是出自對自己父親的一種怨恨吧,他那種心情我能夠瞭解,如果讓我選
擇的話,我可能也會作出一樣的蠢事。」華洋的話道出了自己對偉庭的不滿。
「即使是蠢事,還要做的心態…」

「或許就是恨吧。所以…我是不會阻止博荃的。」華洋已經說明了自己的立場,從淞元跟
華洋單獨對談過後的小桃,發現這些男孩比自己想像得更為成熟及極具隱藏自己內心的想
法。

「好。我知道了。」小桃收起紙條。


「10月28日,日期還有變的話,我會提醒妳。」華洋認真地說。
「要上課了,我們走吧。」


    此時小桃感受到兩人獨自處在的空間裡,
    氣氛已經超越自己的想像,
    她期望,華洋與自己的這次對談,
    並非是最後一次。

    她要活著回來。




》 2011年10月28日 小桃


    紋綾在自己的逼供之下,
    告知了那個男人的所有細節。

    只有一個字,單名『連』,
    大家都稱呼他為『小連』。

    地點是再三確認過的春水街19巷,
    鄰近知名的觀光夜市後緣。

    一年多前曾經經歷一場大火,
    所以房子重新裝潢過。

    整棟大樓就像是刑具大樓一樣,
    在所有迴廊與樓梯之間都有機關,
    包括大門也具有隱藏的致死機關。
    地下室是屍體存放、解剖、處理的地方。

    那傢伙經營的事業是名為Biodynamic Wine的一種紅酒,
    所有受害者的骨頭將會被埋在遠在法國的土壤裡頭,
    讓那些葡萄樹結實地長大。

    這中間當然有相當多不為人知的技術,
    具所知小連大概從2007年開始就做到現在。

    早期他喜歡與受害者意外相遇戀愛之後,墜入愛河後,
    得到受害者的信任之後,再下毒手。

    但隨著此事業受到了業界的青睞,法國的同伴需要更大量的素材,
    因此小連更需要某一個穩定又天生充滿故事質量的女孩作為新來源。

    所以重生女孩的計畫才會開啟,
    他與紅的合作,
    讓他可以穩定地招收到那些人生走過數十年歲月的心靈,
    但身體年齡卻處在最優良的年紀。

    小連對於重生女孩的選擇沒有定向,
    需求量跟不上庫存量的時候,
    甚至也會一次招收多個重生女孩,
    就像是一年多前紋綾與其他重生女孩一樣。


    紋綾始終還是沒有把小連放走她的關鍵說清。
    此時我已經將車開到了倉庫外,
    距離博荃他們要執行計畫大概只剩十分鐘。


    我跟一路尾隨在後的阿忍將紋綾抬出轎車,
    並且為她解開繩結與撕下膠帶。


「十分鐘後,他們就會來。」
「那妳呢?」紋綾冷冷地看著我。

「我要走了。」我手上的小槍當然沒有鬆懈下來,我跟紋綾之間還是處在不信任狀態,她
絕對是不能小看的角色。
「什麼?」紋綾不解地看著我,她大概以為我會押著她一起回到春水巷吧。

「我打算自己去,我希望妳好好作出選擇,關於博荃的未來。」我說。
「妳別開玩笑了,妳這樣只是送死而已。」紋綾納悶地說。

「我有我的打算。真的。」我當然沒有說出我最終的打算是什麼。
「妳真是瘋了。」我將一把小刀丟給她,這樣應該就足夠了吧。


「是啊,我也這麼認為。」
「我們走吧。他們應該快到了。」阿忍在旁提醒我。




「別說我沒有勸妳。」紋綾認真地看著我:「他不可能會放過你的。」




「當然,我也是。」我回應,冷靜地看著紋綾。




    要阻止她口中的殺人魔,
    光只是我跟阿忍後車廂的裝備當然不足以掛齒。

    這是一場長期抗戰,
    我要說服那個男人,
    我要戰勝那個男人,
    我會殺了那個男人。


    我要他對所有女孩所做的所有傷害。
    全數奉還。



--
歲月 短篇 列表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1527031
天橋底下說書的blog
http://xereo770205.pixnet.net/blog
天橋底下說書的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inyoPerson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2.114.10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story/M.1436281221.A.DC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同標題 發表文章 文章列表